男女之間沒有純友情,這是真的嗎?

不!

男女之間絕對有純友誼。

何謂純友誼呢?

就是那種可以互相傾心交談,相依相惜的異性朋友。

你不相信?

我證明給你看。

這18年來,我一直都是個刁蠻不講理,嘻皮搗蛋的女生。

身邊可以說是很少有男生的朋友,更不要說是知己了。

不知道為什麼,每一個對我好的男生,到最後總是會顯露出馬腳,對我示愛,或者向我告白。

國中快畢業時,有個不知天高地厚的男生,以為送一隻Kitty貓就可以擄獲我的芳心,最後那隻Kitty貓,我轉送給了旁邊的同學。

還有一個是買了一盒愛心形狀的金莎巧克力,在情人節時送我,那個情人節收到了好多巧克力,不過我都不喜歡,因為我最喜歡吃金莎,因為我喜歡金莎,所以我偷偷拿了一顆放進口袋,其它的則分送給我的好友們。

那個男生看到了,臉上完全沒有任何表情,這種行為,簡直就跟當場賞他兩巴掌沒兩樣,沒辦法,誰叫我那麼喜歡他。

就因為很多人追我的關係,我始終認為自己長的不賴。

就算稱不上美女,不過對於那些噁心的臭男生,還是足以讓他們垂涎三尺。

身邊很少會有男生可以逃得出我的手掌心,雖然我沒有刻意去勾引他們。

但是我好像一舉手一投足,都可以讓他們小鹿亂壯一樣。

不過,也不是我認識的所有男生都很臭啦!也是有幾個例外。

我國中時,有個很要好的男同學 我們要好到會一起去上廁所,一起去吃中飯。

其實,他在我的眼中,算是一個長的不錯的男生,只可惜眉清目秀的他,是個不愛女生,只愛男生的人。

而且,他喜歡的男生,比我還更像女生,真是夠了。

高中時,因為搬家,所以也轉學轉到一間靠近山區的學校,山區的學校,就是雨多,霧多,蚊子多。

要不是我離家還不算遠,要不然,要我撐傘冒雨擠公車去學校,倒不如讓我死了比較快。

那間學校還是一樣,臭男生就跟地下道的蟑螂一樣多,而身為轉學生的我,當然也引起他們的高度好奇。

還有個男生會幫我做作業,買飲料,甚至還送我手機當做生日禮物。

那個時候手機並不是很盛行,班上也只有半數的人有手機而已。

有時候真的不知道那些男生在想什麼。

好像拿那些手機啊!娃娃啊!衣服啊!就能夠套住我們女生的心一樣。

雖然我很重視男生的外表和身材,不過我覺得有那顆心更是重要。

有的時候,再名貴的傘,都敵不過兩人一起淋雨,漫步在雨中。

也有過那種帥到女生會尖叫的別班男生會來跟我搭訕,不過我都是一概拒絕。

不為什麼,因為我覺得那樣的認識方式,好像只因為對方看中我的長相一樣。

一樣的虛偽。





從國中到高中,認識的很多男生,不是暗戀我的,就是曾追求過我的。

不過,倒是有一個例外。

他,許項洋,我給他取了一個外號-羊咩咩,因為他的名字,像羊…像羊…

他在我見過的男生裡面,算是最表裡不一的男生。

我說的表裡不一,並不是說他會假猩惺,或者虛張聲勢。

為何說他表裡不一呢?

因為他的外表,實在難讓人想像他會寫歌。

而且他寫的歌,實在是有夠,扣人心弦,連我看到了,都不禁徘徊在他的感傷歌詞中,看的出來,那是他喜歡某某女生而不敢行動的證據。

身邊會寫歌的人已經不是很多了,沒想到這一次遇到的,還是個臭男生。

那個時候,我只覺得這傢伙好噁心,他一定是那種只會暗戀人家的大變態。

不過跟他認識之後,才發覺到他人還算不錯。

有時候我會叫他幫我買綠茶和雞排,或者叫他幫我打個作業,查個東西。

我這樣的對他予以予求,他只有偶爾的嫌我麻煩之外,幾乎沒有別的怨言。

我後來才發,羊咩咩會這樣對我好,原來是因為他喜歡我旁邊的那個女生。

『羊咩咩,妳喜歡詩蓉對不對啊?』

「耶!妳…妳聽誰講的?」

『哈哈!我隨便講講而已,看你緊張成那樣子。』

『那看來我沒猜錯囉,嘿嘿!』

他一臉苦惱的說:「噓!拜託妳,不要跟別人講好不好。」

『嗯,可以啊!我想吃雞排耶!』

我話才剛講完,他就拿了皮包往外面衝,『啊!忘記叫他買綠茶了。』

其實不是我懶的出去買,只是上課時間校門口只能進不能出。

所以要出去買東西,就只能靠男生的翻牆技術來解決。

而他買回來的東西,則用我的嘴巴解決,真是沒想到,他竟然連綠茶都幫我買好了,真傻,他真的傻的可以。

偶爾跟詩蓉出去時,會有一個隨身侍從可以幫我提東西、買東西。

甚至我和詩蓉隨手一指,羊咩咩就會摸摸口袋的錢,在手掌裡盤算著。

高二時,發生了一件事,嚴重影響了我後半段的高中生活。

那時班上有一個自以為帥的小流氓買了99朵玫瑰,想要我當他馬子。

可是他那醜不拉幾的中分頭,又緊又痞的煙管褲,還有嘴裡的檳榔和煙從沒停斷過,要不是他小弟多,要不然我真的想拿摺凳打他兩巴掌。

那時我只是臉很臭的轉頭就走,沒想他一把抓住了我的手腕。

「喂!我在跟妳說話,妳那是什麼態度。」

「放開你的髒手!」

那時他們一群人圍了過來,我眼見情況不對,趕緊發出求救訊號。

不過由於那一群流氓勢力太大,班上沒有人敢跟他們作對。

這時我只想到了羊咩咩,因為我班上認識比較熟的男生,就只有他了。

不過眼光在教室裡尋了尋的,就是看不見他人。

可惡!這傢伙不會落跑了吧!

其實當時的我很希望羊咩咩來個英雄救美,幫我突破重圍,不過最後來救我的,不是羊咩咩,是羊咩咩找來的教官。

從那次之後,班上大多數的男生好像開始斜眼看我,甚至趁我不在時。

丟垃圾到我座位附近,或者開我黃腔,和罵我臭三八。

想也知道是那一群流氓搞的鬼,他們到處放風聲 說我有出去賣援助交際什麼的。

不只是男生,連班上的女生也開始漸漸疏遠我。

唯一剩下的朋友,就只有詩蓉和羊咩咩。

有時候被那些死流氓搞的很煩,就會蹺課出去,離開那間滿是臭味的教室。

而羊咩咩也會幫我多抄一份筆記,幫我多拿一份講義,甚至點名時還故意不記我曠課。

羊咩咩追了詩蓉兩年,只見詩蓉身邊的男友一直換,也感受到羊咩咩的眼淚,一直滴。





高三時,我一直以為羊咩咩一定認為我沒有利用價值,所以而不理我了。

不過正好相反,我們反而更熱絡,更靠近。

我們會常常出去逛街,或者放學跑去泡沫紅茶店坐著聊天。

跨年、中秋烤肉,就連國慶日也不例外,跟他相處的感覺很好,簡直就像跟女生相處一樣。

有一次因為我腳踝受傷,沒辦法上學,我還叫羊咩咩騎車來接我上學。

誰知道,到學校時被那一群正在校外抽煙的流氓看見。

班上的人又開始謠傳說羊咩咩暗戀我,甚至還有人撞見我和他攜手逛街。

剛聽到這件事,心中實在是感到尷尬不已,甚至有一點刻意要迴避羊咩咩故意不跟他說話。

但是,我發現他好像根本沒放在心上,對於同學的調侃更是不肖一顧。

他還是會很大方的跑來找我講話,或者談一談有關詩蓉的事情。

其實,鬧緋聞這種事情,我早已習慣了。

因為以前只要誰誰誰送了我禮物,或者當眾向我告白。

我和那個男生,至少會被傳個緋聞差不多2、3個月才會煙消雲散。

不過和羊咩咩鬧這個緋聞,倒是挺讓我不知所措的,這種情況還是第一次,有種說不上來的奇怪。

後來有一次,當我從補習班下課時,被娜莉颱風豪大的雨勢困在補習班門口,動彈不得,路上簡直就成了台北威尼斯,一望不見底的水鄉澤國。

你知道那時候的我,有多無助嗎?

我打給了羊咩咩,但是他手機響了好幾聲都沒人接。

我坐在階梯上,看著外面天空掉下來的滴滴水珠,我手機響了,上面顯示的是羊咩咩。

『羊咩咩,雨好大哦!我被困在補習班門口了啦!』

「是哦!那妳等我。」

『你要來接我啊?不行啦!我這邊水都淹到膝蓋了,你機車怎麼進來?』

「反正妳等我就對了,掰。」

他沒等我回,就掛上了電話,他的這句話,講的實在是很沒有可靠性,有點像是在開玩笑。

不過,我現在也沒有可以質疑他的心情了。

20分鐘後,一把深藍色的傘出現在我面前,我高興的跳了起來。

「小妹妹,妳坐在這邊做什麼?」

我跳起來後,當下就愣住了,原來撐著一把深藍色傘站在我面前的,是大樓管理員伯伯。

「沒有傘回去啊?要不要伯伯借妳?」

『呃!不用了,謝謝!我在等人。』

「沒關係,我這就進去拿,我裡面好多傘。」

『呃,伯…』

管理員伯伯還沒等我說話,便轉身離去。

唉唷!伯伯怎麼那麼熱心啊!都跟他說不用了。

才過沒幾秒,便有一把淺藍色的傘出現在我的面前。

「喂!拿去。」

嗯!伯伯的聲音怎麼忽然變得好年輕,而且連腔音都沒了?

而且伯伯怎麼知道我最喜歡的是淺藍色?

我猛然轉頭一看,是一個褲管捲到膝蓋,穿著雨衣,拿著一把深藍色傘的男生。

『羊…羊咩咩?』

「真是的!水怎麼淹那麼高?害我Levi's都濕了一大半。」

『你怎麼來的?』

「廢話,當然是騎車啊!」

『你車停哪?沒有淹水嗎?』

「我停後面牛肉麵那條巷子,那條巷子沒淹水」

『真的嗎?那我們要怎麼過去?』

「走路啊!這還用…」

羊咩咩話說到一半,看了看我的腳,又看了看馬路上的水。

「嗯,走吧!」

『喂,我…』

因為當天我穿的是七分褲,所以褲管根本不能捲,走到進巷子的路口時,羊咩咩蹲了下來。

「上來吧!我揹妳。」

我被羊咩咩這個舉動嚇了一跳,『呃,不用了啦!我自己走。』

其實我挺不想涉水走路的,可是讓他揹又蠻不好意思的。

「水裡有很多蟑螂在游泳,還有水溝裡的污水哦!你敢走嗎?」

『好啦好啦!』

我脫去了鞋子,拿在手上,雙手圍繞在羊咩咩的背頸上,整個身體靠在他背上。

「好了嗎?」

我不好意思的說:『嗯…』

他把我背了起來,雖然我覺得自己蠻重的,可是他似乎絲毫不費力。

『喂,我會不會很重?』

「妳幾公斤?」

『嗯,49。』

「50就50,還49。」

『你就讓我活在49的範圍內嘛!』

「好好好,49就49。」

『我…會很重嗎?』

「不會啊!輕的很。」

「要走囉,抓緊!」

羊咩咩揹著我跨出了第一步,那水的高度已經直逼他的大腿,也快要碰到我的臀部。

「來,高一點,要不然會碰到水。」

在我還沒來得反應這句話時,他便奮力把我向上拋了一下,再著實的接住我。

原來是他怕水碰到我,所以把我給提高高度。

『嗯,這樣可以了。』

平常看羊咩咩身體軟軟的,可是現在被他揹在背上。

才發現其實他蠻壯的,結實的臂膀讓人有種莫名的安全感。

而且羊咩咩的頭髮飄出來的淡淡髮香,已經覆蓋過淹水的惡臭。

好溫柔,我第一次感受到羊咩咩的溫柔。

不!這是我第一次感受到男生給我的溫柔,此時此刻此地此景,讓我的心跳,不禁的加快了動作。

『項…項洋』

「嗯?妳在叫我嗎?」

『要不然勒?』

「哇靠,自從認識妳之後,我好像就捨棄了許項洋這個名字一樣。」

『哪那麼嚴重?』

「真的啊!連班上的人都叫我【小羊】,打來我家還跟我媽說找【羊先生】。」

『為什麼?』

「什麼東西為什麼?」

我把頭輕輕的靠在了他的肩上,感受他那令人溫暖的氣息。

『你還喜歡詩蓉嗎?』

「………」

他變得沈默且不發一語,繼續涉水往前走。

「妳也看到了,這兩年我是怎麼對她,可是她完全沒有放在眼裡,讓我很傷心。」

「其實沒差啦!當作經驗,反正她脾氣野蠻差的,動不動就捏我鼻子。」

『那我呢?』

「什麼妳呢?」

『我問你,你對詩蓉好,是因為你喜歡她,對吧?』

「嗯,對啊!」

『那你為什麼對我這麼好?為什麼?』

「………」

我的心跳好快,他似乎也感受到了我的急促心跳。

我的聲音在顫抖,我不知道在害怕什麼,也不知道自己想講什麼。

我的腦袋一片空白,唯一感受到的,就是羊咩咩的體溫,和他的溫柔。

他又再度陷入了沈默,而且讓周圍的空氣顯得死寂,好像夜晚的撒哈拉沙漠一樣。

羊咩咩已經走到了一條沒有淹水的路上,而眼前不遠就是他的車。

「到了…」

他蹲了下來,讓我站到地面上。

我覺得我剛剛好像問錯問題了,現在忽然覺得好後悔。

後悔自己幹嘛為了一時的心動而衝動,這樣搞不好會破壞兩人的友情。

他轉過身來,把一頂安全帽帶在我的頭上,並把手放在我的肩膀上。

他的聲音像蓄勢待發的火箭,劃破了空氣,消滅了死寂。

「有些事情,是不需要為什麼,不需要理由的。」

有淚水在我眼眶裡打轉,我的眼前一片朦朧。

「就好像我喜歡妳一樣。」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