義大利男高音卡羅素(Enrico Caruso,一八七三〜一九二一)被譽為聲樂史上傑出歌唱家,他是義大利第一位錄製唱片的歌手,生平錄過二百五十多張唱片,演出歌劇五十餘齣。

卡羅素感情淳厚,有幽默感,坦率熱情,慷慨助人。

成名以後仗義疏財,經常掏腰包幫助窮困的朋友。

有的朋友深深感動,有的卻認為有了錢就該助人,理所當然。

不過他看得很淡,全不在乎。

有一次,他的太太看他簽了好幾張支票。

因此忍不住提醒他:「這些人絕不是每個人都配接受你的幫助。」

「是沒錯啊!」

卡羅素淡淡地說:「可是,我怎知誰配誰不配呢?」

有人問蘇格拉底他來自何處,他答說他是世界公民;他認為自己是宇宙公民。

陶淵明(約西元三六五〜四二七)〈雜詩〉(其一)正好為蘇格拉底和卡羅素的寬闊情懷做了完整的詮釋:

人生無根蒂,飄如陌上塵。

分散逐風轉,此已非常身。

落地為兄弟,何必骨肉親?

得歡當作樂,斗酒聚比鄰。

盛年不重來,一日難再晨。

及時當勉勵,歲月不待人。

人生在世,猶如無根浮萍,四處漂泊,就像瓜落地,又似風中之塵,輾轉再輾轉,滄海桑田,這個人再也不是原來的樣子。

人身難得今已得,既得之,何不善用之?

所以,不必有血親關係,所有的人,從他呱呱落地開始,就是算一家人了。

美好光陰一去不返,一天一天過去,及時做一些事吧,歲月從不等人。

對經濟狀況極困窘的人而言,獲得金錢的幫助是最實質且有效率的。

無可諱言,金錢是最大最有力最直接的助人工具;然而,關於用錢,我們本來可以更聰明的選擇,但是生物的本能卻驅使我們做出愚蠢的選擇。

已故的哈佛大學經濟學教授高伯瑞(John Kenneth Galbraith,一九○八〜二○○六)說:「錢是奇怪的玩意兒;如同愛,它是人類喜樂最大的泉源;卻也如同死亡,是人類焦慮最大的來源。」

慈悲使人找到人生的目標,智慧使 人知道如何達到目標。

以智慧使錢,錢將不再奇怪。

史懷哲說:「尊重生命包含:一切愛、奉獻、對苦樂的同感,以及同心協力之類的東西。」

對他人痛苦隨手幫助,是人所能到達的最高境界。

未行之善,其過不下於偶行之惡。

人嚐過行善的快樂後,會一直想再重溫相同的喜悅。

當然,種樹的人往往來不及乘涼,但十六世紀宗教改革家馬丁.路德的信念很值得參考:「就算明天世界末日,我今天仍要種下葡萄。」

就是因為只要播種,必可期待來日生根、發芽、茁壯、開花、結果。

「落地為兄弟,何必骨肉親?」

我種的樹,我不一定要乘涼。

最後以一個我很喜歡的故事來收尾:

某天,國王正散步著,看到一位老人在整地,準備栽種蘋果樹。

「如果你年輕時多做點,老人」,國王說:「你就不必這麼老還要這麼辛苦了。」

「我年輕和年老的時候都工作。」老人笑著回答。

「你幾歲了?」國王問。

「一百歲。」老人回答。

「一百歲!你還種蘋果樹!」

國王笑了,「難不成你還指望吃樹上的蘋果嗎?」

「如果我配,我會吃到的。」

老人很堅定的說,「但是如果我不配,就像我的父親為我種樹,我也為孩子們種樹。」

全站熱搜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