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我們打坐時,先選個乾淨的位置,通風良好,坐具依著個人的須要,做適當的調整。

心裏可默念:

正身端身,當願眾生,坐菩提座,心無所著。

結跏趺坐,當願眾生,善根堅固,得不動地。

俢行於定,當願眾生,以定伏心,究竟無餘。

若修於觀,當願眾生,見如實理,永無乖諍。

念畢,或念佛、持咒、調息,可交叉運用調適,當調適得宜,平常緊繃的身體,由重到輕,漸漸有放鬆的感覺,呼吸由快到慢,由粗轉細,息越來越微細,心也隨著氣息沉靜下來了,全神貫注在用功上。

無論打坐念佛持咒,禪修靜坐或修止觀,身鬆、息 微、心靜是一個「定」的相狀。

這是就著坐的威儀來說,還有在日常生活中的行、住、臥等,每個環節都很重要。

所以佛法要生活化,靜坐也要生活化,平日的打坐,內心清明愉悅的感覺,不能說是保任,至少要像電鍋煮成熟飯之後的保溫,讓靜坐的餘溫生活化。

此刻的「靜坐」不只是靜坐了而是內心一種靜坐著狀態,逐漸形成一個「體」,行住坐臥是個「相」,作到身鬆息微心靜就是「用」,這就是體相用,依體起用,攝用歸體的意思。

能把握住這一點,讓心能保持沉靜,雖不能作到「喜怒哀樂未發謂之中,發而皆中節謂之和。」

也要隨時能讓心歸定位,不使動作起伏太大,配合著出入息,照看自己的呼吸,尤其是呼吸的出入點,身鬆、息微便會相得益彰,身體就會自然放鬆,行進間會緩而穩,站立時也不會吃力,睡覺品質轉很好易入眠。

在白天上班工作,免不了外緣多,問題答話交待吩咐等等,很容易會把心給忽略忘失掉,只要記得再重新調整,旋放旋收,一來一往,生處轉熟,熟後漸能習以為常,久而久之形成慣性,靜坐不再只是靜靜的坐著了,隨時隨處都能得到「身鬆息微心靜」的受用。

永嘉大師證道歌的「行亦禪,坐亦禪,語默動靜體安然」,也可以成為學習的依據和指標。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藍色憂鬱 的頭像
藍色憂鬱

夢想天空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