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經驗就是「倒垃圾」經驗

羅麗珠(Julia Ross),國籍:美國,在台:一年,現職:華盛頓DC的自由撰稿者。

今年年初,許多台北市民都收到一張市長郝龍斌簽名的單張,那是美國人茱莉亞.羅絲投書華盛頓郵報的文章中譯:「我在台北學到的垃圾功課」。

內容描述羅絲的「台灣經驗」:鉅細靡遺的垃圾分類、壯觀的等垃圾車隊伍,讓她回到美國深思:我對消費的每一樣東西都有責任,「這門功課,跟中文課一樣有價值」。

兩年多前,身為自由撰稿者的羅絲獲得美國傅爾布萊特獎學金到台灣研究,租住台北木柵,現已返美。

經由電子郵件,羅絲接受本報訪問,談她的投書與台灣經驗。

問:你的投書「在台北學到的垃圾功課」被官方大量散發,可以談談嗎?

答:文章刊出來已經四個月了,我收到許多電子郵件,有台灣人跟我道謝,也有印度、美國、香港及歐洲的回收業者,想知道台灣的資源回收作法。





垃圾蒐集,方式迷人

我回到美國之後,看到抗暖化這麼熱門,大家不斷在談「碳抵銷」,但消費還是這麼暢旺!

我覺得可以分享我在台灣學到的垃圾回收理念和作法,因為台灣經驗,我自己改變很多。

當我第一次在木柵把我的垃圾丟上垃圾車開始,我就被台灣的垃圾蒐集儀式給迷住了。

在台灣,倒垃圾是件整個社區的大事。

不像在美國,丟垃圾就只是丟出去罷了,晚上丟、早上有垃圾車載走,大家不會見面。

等垃圾車是台灣最生動的社區經驗,外國朋友都該親眼體會一下:不同種族、不同收入階層和職業的人,都參與這場倒垃圾的盛會,這也讓我覺得自己真的是這個社區的一分子。

像我在投書裡寫的:「我看見夜市的小吃攤老闆提著一大桶蛋殼,邊等垃圾車邊跟便利商店的店員聊天;幫主人倒垃圾的菲傭提著垃圾袋,用家鄉話聊天,還交換廚房用品,熱鬧得像星期天早上的跳蚤市場。還有一些拾荒者穿梭著想撿些紙板和報紙,可以多賣點錢。里長會出來吹哨子維持交通。」這些畫面至今還是很深刻。





垃圾丟出,才知浪費

我的房東太太幫我上了堂丟垃圾的速成班:先到便利商店去買政府規定的專用垃圾袋,你丟得多就得多花錢買袋子。

然後,在政府規定的時間才能把垃圾拿出去,和其他居民一樣,在巷口等垃圾車和資源回收車。

當你把自己的垃圾丟上車,你會看到你整個星期消耗了多少東西,你會覺得自己該為這些消耗負責。

有些房東會幫房客垃圾分類。

我有位美國朋友一搬進他台北的套房,就丟了好幾袋的垃圾出來,結果他的房東太太仔細檢視他的垃圾之後,責備他吃了太多糖,水果吃太少。

他覺得很羞愧,隔天馬上買了一袋橘子,指望房東太太會注意到他故意放在垃圾最上面的橘子皮。

我的房東太太是第一個教我怎麼搭公車、怎麼付車資的人。

要先看司機座位旁邊的「上車投幣」或「下車投幣」燈號,這對剛到台灣的人,真的是很有用的資訊。

問:你會如何對美國友人形容台灣?

答:我想我會說,台灣是傳統中國、日本及美國文化綜合體,很有趣,而且人民非常、非常友善。

我從沒有在別的國家覺得如此自在。





台北食物,勝過上海

我曾經在上海住過一陣子,比較兩地,我會說,第一,台北有更多人說英文,溝通更容易。

第二是食物,上海食物太甜也太油了。所以當我在台北發現有這麼多不同的中國菜,我真是鬆了一口氣。

要說台灣有什麼事讓我抓狂,就是每次我到大賣場買東西,很多人都會盯著我的購物車看,想要知道這老外到底都吃些什麼,啊,我受不了!





我說台灣好沒人信

羅斌(Robin Ruizendaal),國籍:荷蘭,年齡:45歲,在台:14年,現職:林柳新紀念偶戲館館長。

在羅斌看來,台灣是個「很急,又很友善」的地方。

這個很懂布袋戲的漢學博士,因研究布袋戲曾在廈門住過幾年,羅斌說,比起大陸,台灣實在太自由了,而且東西又好吃。





我愛紀露霞也愛嚼檳榔

一九九四年在台灣定居下來,羅斌愛嚼檳榔,還愛聽文夏、紀露霞的台語老歌。

問:你認為台灣人的性格有何特色?

答:台灣人很急,又很友善。要了解一個國家,就看他們的交通,台灣人喜歡闖紅燈,騎摩托車的人多,騎腳踏車的人少,都很急很急;什麼可以賺錢就一窩蜂,蛋塔熱門就開一堆,一下子又全不見了。





台灣人很急可是很友善

紐約人也很急,但很不友善,台灣卻很有人情味。

我有時買東西忘了帶錢,對方都會說:「下次再給好了。」

很信任別人。

問:你住在大稻埕快十年了,覺得這個地方有何特別?

答:大稻埕是台北的發源地,不像台北東區和新加坡、香港都差不多。

大稻埕像鄉村一樣有人情味,又有台北味。





大稻埕社區像東京淺草

這幾年來,大稻埕的變化很大。

容積移轉的政策帶來非常正面的影響,很多有良心的建築師用傳統的方法、材料修復,甚至把新房子拆掉用傳統的方式重蓋。

不像淡水,淡水以前很可愛,現在就是個噩夢;或是在鶯歌老街,老街沒有老房子,很可怕。

現在霞海城隍廟因為月下老人變得很紅,很多年輕人會進來社區裡,這樣很好。

我覺得這個社區會慢慢變得像東京的淺草,變成老街觀光區,但更有意思,因為大稻埕更完整。

最無聊的是年貨大街,一年比一年糟糕。應該要好好規畫、包裝,要不然變得像夜市一樣,就沒意思了。





人道看歷史別在乎族群

問:你曾經策畫幾次十七世紀荷蘭與台灣的展覽,有什麼感想?

答:以前的歷史觀點都是我們最好,別人不好;以前荷蘭人說荷蘭很厲害,征服全世界,現在也說那是不好的行為。

這種歷史的概念一直在變。

我希望大家能用更人道的概念來看歷史,而不是從族群本位出發而已。

台灣的歷史在這五十年一直在重寫,我覺得這是很健康的一件事,是成長的;這裡面有很多錯誤、溝通,卻是民主化必然的過程,從一個極端到另一個極端。





想去中國化讓他們玩嘛

即使去中國化的討論也都很健康,因為大家可以罵,而不是什麼都不能講;只要是討論,表示公民夠聰明,夠成熟。

很多人擔心去中國化的影響,我覺得「讓他們玩一下嘛」,沒關係。

反正台灣社會不是由政治家決定的,而是由台灣民眾跟股市決定。





不是台灣亂而是媒體亂

問:你住在台灣,最不喜歡台灣的哪一點?

答:媒體。台灣有個很奇怪的現象,就是媒體創造不存在的現實,只為了不斷刺激感官,不是性就是暴力或明星。

我在國外的朋友都問我:「台灣是不是很亂?你住在台灣不是很危險?」

很多媒體呈現出來的,跟台灣都沒什麼關係。

媒體如果只關心自己島內的事情,或是誇張灑狗血,對台灣真的很不好。





問:如果要介紹台灣,你會如何說?

答:在台灣,生活可以過得方便又輕鬆,經濟水準也不輸歐美。

可是誰會相信你呀?西方人把上海當成亞洲的夢想,連台灣人都要跑到大陸去。

我說台灣好,沒什麼人聽得進去;如果每個人聽聽別人的話,就世界和平了。





前駐台大使夫人:聰明有企圖心不斷向前行

白可玫(Marie-Carmel B. Perodin),國籍:海地,來台:12年,職業:前駐台大使夫人。

白可玫說:「台灣已經是我的第二個家。」

廿五年前在台北圓山飯店與當時海地駐台大使白若丹(Raymond Perodin)的婚禮,蔚為外交界大事。

那是台灣第一次有外使結婚,由行政院長孫運璿證婚,中外賓客五百餘人。

離開台灣十四年,二○○五年她與夫婿二度駐台,日前又再調離。

行前白可玫說,台灣人聰明,又有企圖心,是不斷向前行的地方。





熱愛土地在意外人

問:你覺得台灣人有何特質?

答:台灣人很愛自己的土地,很在意別人怎麼想自己的國家,這一點我能理解。

海地有一首民歌是這樣的:「這個國家像甘蔗一樣甜,雖然我們也有許多問題,離開這裡時,眼淚還是禁不住流下來。」

國際媒體寫到海地,總是犯罪、毒品、愛滋;我們有豐富的文化,出了許多很棒的作家與詩人,卻脫離不了負面形象,常讓我覺得不平。





女性傑出行動力強

我覺得台灣人很聰明,一直求進步。

許多台灣人到國外修碩博士,就算英文不是很好,也能很快進入狀況。

那是一種專注力,想要有所成就的企圖心很強,設定目標就會努力達成。

我也認識許多傑出的台灣女性,她們行動力很強,很積極投入,又不會帶給人過多壓迫感,讓我印象深刻。

我覺得台灣的女性對社會繁榮的貢獻很大。





視野打開更加友善

問:你的黑皮膚,讓你在台灣社會自在嗎?

答:曾有人要跟我握手,但見到一位白人走過來,就停住手,轉而去跟他握!

我並不覺得是我的膚色有問題,而是他個人缺乏教養。

沒教養的人在什麼國家都有。

我最早來台灣時,台灣少有黑皮膚的人;我的身分在菁英階層會受歡迎,但一般大眾就有距離。

這十多年來台灣人到處旅行,視野打開了,比以前更友善、好客,也更容易接受不同文化的人,現在連小孩都會微笑跟我打招呼了。





愛打聽私人問題

問:台灣有哪一點是你比較不喜歡的?

答:在台灣文化裡,很習慣問私人問題。

廿多年前我結婚時,我的司機一直問我婚戒多少錢,我沒給他滿意的答案,他竟然跑去賣戒指的店打聽!

每當有人問我這個多少錢?

你要去哪裡?

我會告訴他們:在我們的文化裡,不太問私人問題。

真的沒辦法,我只好板起臉裝凶:「我是大使夫人,不准問!」





問:對台灣,你有何建議?

答:比起我的國家,台灣發展得非常好。

既然已經在對的方向,就繼續往前行。

這世界上有不少國家或社會,因為欠缺動力而原地踏步,甚至後退。

台灣是慢慢往前進,如果願意,還會更快。

台灣人拚過頭生活忙、盲、茫。





瑞典人胡馬迪不愛拖泥帶水,但台灣人喜歡圓融、不直接說「不」的文化,常讓簡單的事變複雜。

不過,習慣了規律、穩定的瑞典風格,胡馬迪更欣賞台灣在競爭下迸發的靈活。

待在台灣三年半,台灣人的打拚精神更是他強力推薦瑞典人學習的特色;但他也提醒:「拚過頭」有礙健康。





房東發喜帖「炸」我

問:台灣人給你什麼印象?

答:熱情、友善、有禮貌。

雖然彼此不熟,看你感冒了,會主動教你一些偏方。

台灣人好像比較禮遇外國人。

有一次到醫院看病抽號碼牌,竟有病患堅持讓我先抽,這種奇怪的好意讓我很尷尬。





問:參加過台灣的婚喪喜慶嗎?

答:這裡的紅白包文化的確讓我印象深刻。

比如我從沒見過房東的兒子,但房東還是發兒子的結婚喜帖給我!

瑞典婚禮的賓客都是至親好友,台灣好像不分親疏,不邀請像是不夠意思。

在瑞典參加喪禮,是為了送往生者最後一程,送花就能表心意,就算要包「白包(奠儀)」,也為了幫助喪家。

但台灣的習俗是不論貧富都要送白包,如果喪家很有錢,我搞不懂要包多少?

喪家回送毛巾,我也不懂為什麼。





夜生活有活力

問:台灣有各種夜生活,在瑞典逛街只到晚上七點。你喜歡哪一種生活?

答:台灣有夜市、KTV、酒吧、釣蝦場…,下了班不怕沒地方去,我很喜歡。

在瑞典,工作和生活分得很清楚。

社會制度讓我們「很family(居家)」,勞動法讓瑞典人不必加班,可以準時下班,去運動、接小孩回家,一起吃飯、做功課,好好過家庭生活。

商店只開到晚上七點,很多台灣人覺得很無聊,但我們認為這種犧牲是值得的。

台灣夜生活讓人感覺很有活力,但有學者說,夜生活豐富,常不在家,會影響親子關係和閱讀習慣。

這點我很贊同。





炸雞排配檸檬汁讚

問:最愛吃台灣什麼食物?

答:我常排隊買路邊攤的炸雞排,配上檸檬汁,實在讚。

台灣食物選擇多樣,從很便宜到很貴都有,多數國家都比不上,我很喜歡。





問:你覺得台灣人快樂嗎?

答:我常聽朋友形容台灣人是「拚命三郎」,不但常加班,下班手機也不能隨便關,得隨時待命,在瑞典絕不可能。

瑞典人不加班是法律規定,讓你變得更有效率,從我們的高國民所得可以證明。

另外,台灣人的小孩生病,大人要請假在家照顧,或是想提早下班到安親班接小孩,員工都會不好意思,要找其他藉口。

我覺得很奇怪,在瑞典,孩子比工作優先,沒有人覺得不對。





都想自己當老闆

問:你做北歐旅遊生意,有何感想?

答:台灣人愛旅行,而且很大膽,事前會認真做功課,女性比較擅長規畫行程。

有一位八十幾歲的老先生要去北歐玩,嚇我一跳,因為他長途旅行有高風險,但他說:「沒關係,我還是很想去。」

台灣人很會做生意,都想自己當老闆。

我覺得有夢想是很棒的;但小老闆太多,競爭也很激烈。

我看到台灣的老闆會設法先把生意接下來,再解決問題;產出的品質也許不是最理想,但通常夠好,這是激烈競爭培養的能力。

買設備也一樣。

瑞典人會推銷耐用一百年的貴機器,但台灣人不會死腦筋,因為生意是不是能做十年都是問題,何必增加成本?

這一點,我覺得瑞典人還是要跟台灣人多學學。





「最安全地方」歐美都比不上

江莎霞(Shazia John),肯亞裔籍,移民至聖文森。

現年廿二歲,來台兩年多,目前是清華大學化工系學生。

「安全」是台灣清華大學化工系外籍學生江莎霞愛上台灣的重要理由。

來自加勒比海島國聖文森的她是虔誠的穆斯林,有次她遺失背包,數天後,背包寄回她手上,裡頭的護照、手機和超過七千元的台幣,一件也沒少,她感動極了。





頭巾下穆斯林愛上台灣

江莎霞外出堅持依伊斯蘭教規戴著頭巾;在頭巾之下的好奇眼睛,熱切地觀察台灣,包括清涼的檳榔西施。

這是她從非洲肯亞移居美洲,又來到台灣念大學的歲月中,一次奇妙的文化洗禮。





穿拖鞋上課自在吃東西

問:聖文森在中美洲加勒比海,為何選擇來台灣念書?

答:我在非洲肯亞出生,十二歲移民聖文森。

但聖文森沒有大學,高中畢業後得選擇到古巴、委內瑞拉等國念大學。

台灣是最遙遠又最困難的地方,因為得學中文。

許多同學到鄰近國家升學,但我喜歡異國文化、愛交朋友,而且中文在世界上愈來愈重要,台灣給的獎學金又高,所以我第一志願選台灣。

先到師大語文中心學中文,隔年就進清大化工系。





問:學一年中文,就能上理工課,你超厲害的?

答:啊,台灣人很愛誇讚外國人的中文。

我到超商買東西,用中文問:「多少錢?」

店員很驚奇地說:「哇,好厲害!」你也是,哈哈。





夜市讚珍奶剉冰真好吃

問:對台灣大學生的印象?

答:台灣大學生很自由,上課可以吃東西,很多同學把早餐帶到課堂邊聽課邊吃。

也有學生穿拖鞋、短褲上課。

一開始覺得很不禮貌,我刻意準備的正式服裝,都派不上用場。

但後來發現,連教授都穿拖鞋上課!

現在,我跟著上課吃東西、穿自在的衣服,我入境隨俗了。

台灣學生不喜歡坐課堂前面,不喜歡發問,我都覺得奇怪;在聖文森,每個人都會趕早搶坐第一排,上課喜歡問問題。





問:在台灣生活,什麼讓你覺得有趣?

答:我愛逛夜市,尤其是師大夜市和清大夜市,台灣怎麼做得出珍珠奶茶這麼好吃的東西?

還有椰果奶茶、蛋餅和剉冰。

不過,我怕臭豆腐,只要聞到味道就趕快跑。





掉背包整個寄回錢沒少

台灣女孩喜歡把自己打扮得很可愛,不管年齡適不適合或者搭不搭,這是台灣獨有的文化;不過,我找不到適合我的size(尺寸)。

剛見到檳榔西施時,覺得不可思議:為何有人在公共場合穿得這麼性感?

在伊斯蘭教裡,這是不可能的!

但我現在很能適應了,將來如果有朋友來台灣,這些都是很好的介紹題材。

台灣還有很多優點,像台北捷運,是全世界最乾淨的捷運,歐洲、美國的捷運,都沒台灣好。

台灣也是我去過最安全的地方,有一次我的背包掉了,幾天後,我收到別人寄回來的背包,包括護照、手機和超過七千元的台幣,一件也沒少。





戴頭巾有人不敢坐身邊

但是,因為我戴頭巾,捷運上有些父母不敢讓他們的小孩跟我一起坐!

他們大概看到穆斯林就想到恐怖分子吧?

也有人就當面討論起我,但我馬上用中文回答他們,他們嚇一跳,哈哈!





太美國不知非洲鬧饑荒

問:對台灣同學有什麼建議?

答:我和同學在清華成立國際聯誼小團體,不同國籍的人,用英語介紹自己的國家、討論時事及全球化議題。

台灣人的英語能力不錯,就是不敢講,還有缺少國際觀,除了美國之外,大家太少關心世界上發生的事情。

比如談起非洲發生的戰爭、饑荒,同學會吃驚地問:「啊,真的嗎?」這是我覺得比較不足的地方。





單身女生多 「除了男人什麼都有」

葛若琳(Caroline Gluck),國籍:英國,在台:三年半,現職:BBC特約記者

英國人葛若琳說,住在台灣愈久,愈發現台灣的好,問題是台灣不懂得包裝與行銷。

葛若琳喜歡亞洲,曾住過柬埔寨及韓國首爾。

她對台灣有眾多單身女性印象深刻,「除了男人,她們什麼都有。」

很多朋友對葛若琳說:「你在我們從沒去過的地方耶!」

所以她開了部落格「Caro's Choice」,要讓國際朋友多認識台灣。

問:你對台灣社會有何觀察?

答:台灣有八十萬單身女性的比率是很高的,晚婚、不婚的趨勢愈來愈明顯;台灣的生育率低,在亞洲僅高過香港、南韓,是很特別的現象。





像樣好男人都到大陸去

我有很多卅多歲的女性朋友,她們對找尋人生伴侶有很高的期望,她們覺得像樣的男人卻好像都到大陸工作去了;前一陣子,我有個採訪對象還說,好男人似乎都不在台灣了。

台灣女性受高教育,有很好的工作、經濟獨立,也有活躍的社交生活和人際網絡,男性也許沒有相對等的成長,這些女性會覺得:「我為什麼要妥協?」除了男人,她們什麼都有。

很多台灣女性旅行全世界,有很開放的視野,但大多數的台灣男性可能還是只想娶個在家打掃煮飯的傳統老婆。

台灣中下階層的男性,到東南亞去找外籍新娘;雖然台灣女性仍受傳統的家庭期望與社會規範所制約,但她們愈來愈覺得,好像到其他國家才能找到適合的另一半。





對待外地人熱情又好客

問:你最喜歡台灣的什麼?

答:來台灣之前,我對這裡沒什麼概念,以為和南韓很像。

後來才發現,台灣、南韓雖然都曾被日本殖民統治、走過民主歷程,但對日本的態度截然不同,主要是兩個國家對外來者的態度非常不同。

南韓還是種族很單一的社會,我住在首爾時,很少在街上看到外國人;台灣人很不可思議地歡迎外地人。

台灣人很好客、很樂於助人。

如果我是推銷員要推銷台灣,我一定會大力推「台灣的人」。





英文資訊少地方很難找

問:為什麼你說,待得愈久,才愈發現台灣的好?

答:因為台灣缺乏好的包裝和行銷,不容易讓人一開始就喜歡。

我覺得台灣不是很了解外國人的喜好,而且到處都缺乏英文資訊,很多地方很難找,要轉車或換交通工具就更難了。

這幾年我去過很多原住民部落,到外島看過澎湖綠蠵龜產卵,也進過故宮的山洞庫房,我覺得台灣最棒的就是文化的多元性。

這麼多原住民部族,還有客家、漢文化,再加上外籍配偶,讓台灣文化變得豐富有趣。

去年我曾為英國BBC電視台報導台東的南島文化節,說台灣企圖藉文化資源尋求全球三億人口的南島語族的認同。

製作人嚇一大跳:「台灣有原住民?」

很多人只知道台灣有高科技工業,對台灣文化的認知非常有限。





問:行銷台灣,有何具體的建議嗎?

答:南韓挾文化浪潮的勢力推廣觀光,很值得參考。

像「大長今」電視劇、流行音樂,都吸引很多國際人士想到南韓。

以前如果不會韓文,在餐廳根本沒辦法點菜;現在南韓的計程車司機都要上英文課,英文如說得不好,還可以撥個電話號碼,就有翻譯組織的人會幫忙,比以前真的好太多了。





對罵傳海外誰覺台灣好

更重要的是,國家形象不能只靠旅遊廣告,而是靠平常印象塑造出來的。

你不能期望國際間在CNN、BBC看到台灣藍綠對罵等負面形象時,還會覺得台灣是個美好、讓人想去的地方。

    全站熱搜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