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人夜宿賓館,半夜有人敲門,問:「誰?」

有一女的說:「有緣千里來相會,兩百塊錢貴不貴。」

我說:「萬水千山總是情,五十塊錢行不行。」

小姐:「曾經滄海難為水,五十塊錢露大腿。」

我說:「相逢何必曾相識,務必給我減三十。」

小姐:「春風欲度玉門關,最底也要一百三。」

我說:「映日荷花別樣紅,先欠四十從不從。」

小姐:「天涯何處無芳草,一百塊錢不能少。」

我說:「何必單戀一枝花,超了百圓我傻瓜。」

小姐:「萬里歸來顏愈少,只插一處好不好。」

我說:「萬水千山總有情,不給小費行不行。」

小姐:「人間處處有真愛,請你大哥甭耍賴。」

我說:「東邊日出西邊雨,再鬧下去譜單曲。」

小姐:「人間哪有真情在,多賺一塊是一塊。」

小姐急了:「哎呀!」

十塊就十快,動作要趕快。

一百就一百,姿勢隨你擺。

一千就一千,搞你一整天。

    全站熱搜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