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世界上,一個人需要的,除了另一伴,還有一個紅顏知己。

當一個男人臥病在床與痛苦激戰的時候,拉著你的手,慌張無措淚流滿面的那個人必是老婆。

老婆怕你痛,怕你死,哭哭啼啼,讓你感動,讓你心靈難安。

紅顏知己則不同;她不哭,只是站在床頭,靜靜地凝望著你,閱讀你的心靈,然後用她的口、她的眼、她的心,告訴你她知道你痛在何處;她理解你,願意為你默默分擔,讓你靈魂不再孤寂,令你欣慰。

由此可見:『老婆』和『紅顏知己』的本質區別了。

哭~是因為愛你;不哭~是因為懂你。

一個男人假如生命中有一個刻骨銘心愛你的女人,又能有一個心有靈犀懂你的女人,夫復何求?

紅顏知己;全是些絕頂智慧的女孩,她們心底最明白:一個女人要想在男人的生命中永恆,要麼做他的母親,要麼做他永遠的紅顏知己。

當你出門或遠行,音信皆無,紅顏知己;心有牽掛,多次撥打電話,但每次均打不通,因為你關機。

待你漂泊夠了,蓬頭垢面地站到她面前時,她只是盈盈地笑問:好久不見,玩得開心嗎?

通常情況下:老婆是傾訴者,而紅顏知己則是聆聽者。

在她面前男人可以是倦鳥是浪子,可以疲憊、孤獨、無助、逃避、怠惰,而她是能接納你的黑夜,給你安靜,做你恢復能量的空間。

因此說,紅顏知己才是曠世的絕代佳人。

如果說老婆是太陽或月亮,那麼紅顏知己則是星星。

太陽和月亮都有疲倦的時候,星星卻沒有,它閃閃爍爍若即若離,甘於寂寞卻又燦爛而長久。

無論你在別人面前多麼地高高在上,不可仰視,在紅顏知己眼裡,都只有尊嚴沒有威嚴。

她能穿過層層面具,如入無人之境地走進你的心靈,用一種你與她都懂的語言來和你進行靈魂的對話與交流。

故能做紅顏知己的必是女人中的精品。

而能擁有紅顏知己的也必是男人中的智者。

生命中,同樣女人也需要紅粉知己,來發洩她內心的一些苦悶,能傾聽妳抒發情緒的知己,妳找到了麼?

紅顏知己有三種境界。





第一種境界是《詩經》中的,「蒹葭蒼蒼,白露為霜,所謂伊人,在水一方」一份可遇而不可求的機緣。

因為距離,故將一切美麗收於一身。

通常情況下,老婆佔有男人,情人分享男人,而紅顏知己則是塑造男人,她充分地挖掘他的潛力,並通過完善男人,幫助男人來完成自己知己的使命。

所以,紅顏知己是男人的另一個魂靈,她時而近在咫尺,時而在水一方,但你卻能感受到她在生命裡存在;她不見得贊成你的人生觀價值觀,但絕對尊重你,並對你篤信和相知。

紅顏知己其實就是跟你一起點燃生命之火的那只溫存的手,男人往往因了她,人生才變得豐盈起來。

因此,紅顏知己才是曠世的絕代佳人。

遺憾的是,大多數女人的聰明剛剛夠不上做紅顏知己,而男人慾望的陷阱也剛好令她做不成紅顏己,這就是為什麼很多女人本來想扮演紅顏知己後來卻淪為情婦或陌路的根源。

故紅顏知己實在是男人的奢想,女人的不甘。





第二種境界是宋詞,「和羞走,倚門回首,卻把青梅嗅」的誘惑。

從本質上看,人是抗拒不了誘惑的,比如老婆和情人就沒有誘惑——她們把它變成了現實;而紅顏知己妙就妙在把誘惑保持了,她因此而成為男人生命裡積極向上的蔚藍。

當老婆令你頭疼、情人讓你心疼的時候,紅顏知己則讓你哪兒都不疼。

她渾身洋溢著親和力、想像力,帶給你如沐春風的愉悅是「不一定天天見、月月想、但什麼時候見了都是故知重逢」的快慰。

是你「無論身在何方、發生何事都能感受到的、在這個世界上的某個角落還有人會關注你、傾聽你」的那份感動。

她雖然淡淡地從你身邊走過,只偶爾回眸。

你卻不由自主地要跟在她身後,因為她對你生命的獨特閱讀方式,實在是你今生無法抗拒的誘惑。

而誘惑,不正是推動人前行的動力?





第三種境界是副對聯,上聯「招之即來」,下聯「揮之即去」,橫批「全為你好」。

這一層境界將紅顏知己與其他任何關係的女人區別開來:

老婆是招之不來,事實上是她招你你必須來。

情人是揮之不去,她還想要名份呢,怎肯輕易放棄?

另有一種人?

妓女是招之即來,揮之即去的,橫批卻又是「全為錢好」。

只有紅顏知己才最肯把主動權交到你手上。

因為是朋友,所以沒有性,沒有愛,沒有粉紅色的情感,也沒有癡癡纏纏恩恩怨怨的陰雨天;又因為是知己,故她能把所有的出發點都放在「為你著想」這個角度,本著理解,本著支持,也本著友誼的光光艷艷,她寬容著你親密著你,她實在是已把知己一詞的內涵推上了出神入化的頂端。

    全站熱搜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