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聽了二則類似的故事。

一則是男性,一則是女性。

男性同事小光在畢業後找到了一份屬於自己夢想的工作,因此帶著無比的熱情去工作,但是工作後發現並不如預其的那麼順利,而公司中總有分前輩和晚輩,因此前輩或許看晚輩比較好欺負吧!

因此老是把粗重和麻煩的工作給小光做,讓小光做的很吃力,雖然薪水待遇不錯,但仍然是有苦不敢言。

所以有了想要離職的念頭。

大家一起聚餐時,聊到彼此工作時,知道了此事,皆鼓勵小光努力撐下去,因為之後撐過後你就是前輩了。

不要太計較了,這時一位慈濟友人就說了名言:「歡喜做,甘怨受。」

讓大家哈哈大笑,但是回家後,我想了想,其實他說的一點也沒有錯,只是要做到真的比較困難,小光後來放棄了計較,現在仍然是被使喚著要做一些他不喜歡的工作,但是…他也撐下來了,而在他之下來了一位同事;他告訴我們說,我當初沒有計較是對的,因為後來的同事因為處處計較,反而他有些不愛做的工作,全部都變成那位菜鳥要去做,因為他有勇敢去挑戰前輩的話,因此他告訴我們一句話:「他學會了放下。」

我們也為他高興,而他也高興的請客感謝大家對他的鼓勵。

女性友人的故事說起來真是複雜多了,話說!

女人是麻煩的東西,這個小故事說的一點都沒有錯,雖然我也是身為一位女性,但我先生說:「只要像上一則故事中,學會放下就容易多了。」

朋友是位護士,對於在加護病房工作的壓力和辛苦,我想只有護理人員和相關人員才能體會的吧!

不管!

但在護理長的對待以下的護理人員不公平時,所以謂的悄悄話,在傳來傳去就是可怕的了,更何況是三位有著同樣身份、條件都相同,但護理長只對一位護理人員好,這時可想而知,反對的聲浪該有多大呢?

三位皆為懷孕的護理媽媽,說巧也真是巧,三位護理人員的預產期各差為1~3週,而這個單位只要前三個月因為不穩定會盡量讓護理人員多休息,這是病房大家所決議的,穩定後皆不上大夜,但小夜班仍要輪班上,由於排班的是護理長,因此過了三個月後,甲乙護理人員開始輪起了夜班,丙,卻沒有,在二個月後,甲和乙對護理長提出了疑問,但護理長只是隨意的帶過,並沒有給甲和乙明確的答案,因此開始不滿的言論,而朋友是位對朋友超級相當重朋友的個性,因此也聽到了這樣的言論,衝動的去找護理長理論,想當然,馬上被駁回,並被扣了考核,這樣友人真覺得不值得,這樣的結果,使得這個加護病房的工作非常的不合群,因為護理是一個團體合作的工作,所以也造成了群體更加的明顯,而友人因對於護理長的不滿,更發動了像古時代一樣的叛變,更是努力的排擠丙,以及不聽話,因而引來上級長官的注意,或許這家醫院要大不大,要小不小的規模,聽完故事後真是想打那位護理長,因為他跟上級長官報告一切都是友人的錯,因此對友人做了一堆懲罰,雖然不到開除她,但意思卻也到位了。

最後她選擇了離開,但是相對的代價是她付出了她到下一家醫院時有著碰壁的處境,後來才知道醫院和醫院間的聯擊是很密集的,儘管是有著彼此競爭的醫院仍然是一樣的,也知道了,沒有人會喜歡會頂撞上司的下屬。

聽完心中是沉重的心情,因為我無法為友人做任何事情,也不知道該怎麼安慰她,因為這是當初她自己所選擇的,只是這次的教訓會為她帶來一次新的人生經驗,或許是因為她年輕吧,也或許她不懂事,很多人常常會口不擇言,但她後來想想,她為自己註明了一句人生座右銘:人在說出話前,想想這句話會不會傷害到別人。

這句話人人都會講,但她則是經歷了痛苦後才深深的體會到。

二則故事中給我和先生有著不同的體驗,先生說,就像我打的主題一樣,每件事太計較,受傷、吃虧的是自己,像小光友人學會放下才是王者,但如果要體會人生經驗而換來那麼大的傷害,那麼反而要三思而後行。

我則是為小光開心,為後者難過,因為我聽完故事後,心中是為後者感到不捨的,因為這樣做,我是不知道二位孕婦是否有什麼樣的意見,只是如果為了朋友而丟掉了自己的工作,我想這是不明智的決定,我沒有批評的意味,只是人說,年少輕狂這句話一點都沒有錯,往後我仍鼓勵都我的朋友們,做與說之前請想一想。

全站熱搜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