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在談論到所謂的『四、五、六、七年級』的事情,剛開始我就問:『你是不是五年級的同學…』。

對方說:『怎麼五年級的同學』。

我說:『五字頭』。

………

我問:『你覺得那一年級的同學最快樂…。』

對方說:『六年級的同學最快樂』。

我問:『你覺得那一個年級的同學最不快樂…。』

對方說:『四年級的同學』。

我問:『那一年級最會回憶…。』

對方說:『五年級的同學』。

以下就是她的一些看法:





如果說出去玩:

『六年級同學最快樂』,因為六年級同學出去玩就會盡興的去玩,回來被罵,聽一聽就算了,明天又是活龍一條。

『五年級同學』,出去玩的時候很盡興,可是回程的時候就開始煩惱了,煩惱回家之後該怎麼辦才好…。

『四年級同學』從出去的時候就開始煩惱,玩的過程也在煩惱,回來的時候也在煩惱,是最不快樂的人。

『七年級的同學』則是出去玩盡興、回來的時候也盡興,回家被罵就會頂嘴,因為七年級的同學『駭』過頭了。





在思維模式中:

『四年級同學』的身上好像有一把鎖,將他鎖住,放不開的行為,縱使放縱也還是有一把鎖將他鎖住,猶豫不決的、該不該的個性在心中盤旋,表面看起來很快樂,其實內心掙扎許久,因為他們承接的是二、三年級的枷鎖,總是聽著別人的話走一步、算一步,面對自己的婚姻大多數為『媒妁之言』、『長輩的要求…』等。

四年級同學給我結婚的建議:『找一個興趣相同的人結婚』。

『五年級同學』的身上沒有枷鎖,但是有一個小小框框,雖然會放縱,但是心中還是有個小小的框框將自己約,雖然思想、行為開放,但是還是裹決不前、猶豫不定,希望別人給予他建議…,讓他可以繼續走下去。面對自己的婚姻是『時間到了,該結婚了…』。面對男女關係時則是『試婚。』

五年級同學給我結婚的建議:『找一個志同道合的人結婚,否則不要結婚』。

五年級同學給我結婚的建議:『雖然我的老婆不是我的最愛,但是她是最適合我的;雖然我的老公不是我的最愛,但是他是最懂的照顧我的』。

『六年級同學』的身上已經沒有枷鎖也沒有框框,是一個獨立自主的時代,有自己的思維模式、自主的行動力,不喜歡盲目的聽從,別人的話只當作參考,不會全然的加入自己的思維,有一套自主的自我觀念。面對結婚,有志同道合的就結婚,沒有志同道合的,就單身吧!面對男女關係時則是『同居』。

『志同道合』:並非玩的志同道合、吃的志同道合…,單一的志同道合只會加速分離。

所謂的志同道合,是生活上的志同道合,像是『金錢的使用』、『兩人的朋友是否會讓彼此產生衝突』、『是不是有潔癖』、『生活語調的不適應』、『衛生習慣』、『長輩的關係』、『外在的人際關係』、『興趣是否相似』、『吃喝玩樂的內容是否可以協調』等,這些都是必須考量的,如果單一的『志同道合』還是不要結婚,當朋友就好。

『七年級同學』的承接六年級的自由及自主,可是卻是『無厘頭』式的思維,不懂裝懂的年代,不喜歡被約束、思想前衛但卻不想負責的年代。





我很慶幸我有一群不錯的朋友,他們有『三年級』、『四年級』、『五年級』及『六年級』的同學。

我喜歡『三年級』同學的原因,是因為他們用他們的人生經歷在跟我分享人生。

尤其是他們用他們的態度看待我這個『追求快樂不追求名利的六年級』。

我喜愛『四年級』同學的原因,是因為他們用自己的人生感受在跟我體驗人生,喜歡跟他們一起去吃路邊攤的麵店。

我很愛『五年級』同學的原因是因為他們跟我的年紀差異不大,但是搞笑的人生態度決不輸給六年級同學,我的五年級同學喜歡『逗我笑』,因為他們幽默風趣的個性讓我覺得這群小男人真的很可愛。

我超愛『六年級』同學的原因,是因為他們是我的同班同學,可以吃、喝、玩、樂 在一起,不用擔心年紀問題,可以侵犯他們言語上的禁,可以放縱的開玩笑、盡情的蹂躪他們,只因我們是處於同一陣線的夥伴。

每次遇到十分談的來、聊的來、可以玩、可以樂的朋友,我總是會跟朋友說:『為什麼我們不早一點認識呢?為什麼要拖這麼久才認識呢?為什麼認識這麼久,才知道你是這麼值得玩味的人…』。

可是有一回我面對朋友時,卻對朋友說:『如果早些年看到你,你可能無法接受我這樣的朋友,在你、我經歷過這麼多年之後,經歷人生太多的事件以後,在這樣的情況下我們巧遇了,在該認識的地方認識了,我想我們的認識讓彼此留下好的印象,所以就成為了朋友。否則,不可能成為朋友,尤其是以你以往的觀點及思維不會把我當成朋友。』





我想很多時候在歷經很多人、事、物的變化之後,會對以往的人生有不同的看法與思維,不管是自己的情感、工作、家庭、興趣等,都有不同的改變,這就是朋友帶給我們『幸福的滋味』。

『交朋友,真的是一件很奇怪的事情』。

我常常遇到一些同樣性質的朋友,或許我就是這樣固定交這些朋友吧!

我記得我當兵的時候,我有一對好搭檔(一個處女座、一個羯座,超級喜歡鬥嘴,但也是互補的一對好搭檔),常常在假日之後去吃飯、吃冰的朋友,畢業之後各自當兵,鮮少聯繫,但是,偏偏在我當兵的時候,我卻遇到兩位好朋友,一個是魔羯座、另一個是處女座的朋友,我那時就很好奇,為何會如此…,那時我便有一種想法:

『在人生的旅途中,緣分就是這樣的奇妙,老是遇到同樣的這些人,老是碰到有相同性質的朋友,但絕對不是我將他們當成我鮮少聯繫朋友的影子,而是,將們當成我生命中的過客』。

或許是一種緣分吧!

前幾年我跟『射手座』的朋友特別的有緣,週遭老是一些射手座的朋友,說話老是讓我覺得很不知該如何?

這幾年來,我反而跟『天蠍座』的朋友談的比較來,或許這跟緣分有關吧!

朋友總是以不同的年紀、不同的環境、不同的人生經驗給予我他們最真誠的友誼。

朋友當中,年紀比我長的人,總是閱曆多些,個性也成熟,彼此談話容易心領神會,久而久之,自然來往得頻繁。

也特別喜歡跟年紀大的男人一起吃飯聊天,因為他們總是會找到一些很特別的麵店、很古早味的麵店,一邊吃著麵一邊談論著他們的人生經驗、訴說平生的故事,或許我在這些老朋友眼中,我只不過是一個『黃毛小子』,一個對他們沒有造成威脅的小毛頭,所以,他們可以盡心的說出自己心裡面的事情…,可以談論他們的雄心壯志;

可以淺談他們不為人知的另一面,因為在他們的世界中是不允許有這樣的情形,防護週遭的每一個人都來不及了,怎可坐再麵攤上吃著麵,聊著自己心裡面的事情,告訴我這個年輕人該如何去追求自己的人生,告訴我要如何追求自己的快樂。

這是我喜歡跟『三、四、五年級的朋友在一起吃飯、聊天、出去玩的原因』。





對自己身邊,老是些年長的朋友一事,也有點納悶,不知為何總是遇到年長的朋友,他們總是十分的關心我、疼惜我,就像疼惜自己的兒子、兄弟。

後來,漸漸地發現到,原來這些年長的朋友個性是屬於秋天,不那麼灼熱,不那麼滾燙,在楓葉漸漸轉紅,橘子慢慢成熟,柿子逐漸甘味甜美,大地正用乾爽溫和的氣候來撫慰我們,將活潑的綠意暫時放下,正用暖暖的橙色讓我們寬懷。

我那些秋天的朋友,正用他們人生經驗的溫暖包容我,協助我走過酷熱的夏天。

希望會有那麼一天,希望我也能用同樣的溫暖,帶領我年輕的、夏天的朋友,一步步地穿越、走過酷熱的暑氣。

如今我終於明白,朋友是不分年紀,不分個性,不分認識多久,而是時間到了,朋友就來了。





最近我終於明白,朋友是不分歲月,不分性別,不分多久沒有聯繫,見面依舊可以開玩笑、可以凸槽、可以逗你笑的人。

最後我終於清楚我最愛的朋友,他們是『三』、『四』、『五』、『六』年級的同學,他們用經驗、理念、夢想、智慧、快樂、幸福、開心、哀愁、無奈、滿足、喜悅、活力、動力、毅力、勇氣…等來跟我分享。

而一無所有的我,只能用『傻笑』的方式一笑置之,因為每每看到這群朋友正用他的生命在享受人生,我就覺得想要『笑』,笑他們可以懂的過自己的人生,而自己卻只過著平凡的生活。

    全站熱搜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