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子是一位非常真實的哲學家,從來不會離開經驗說一些抽象的話。

他認為,人的生命結構有『身、心、靈』三個層次。

身體的需求是必要的,同時要發展人的心智和基本潛能,去追求智慧、仁義以及勇敢,纔可能走向靈的生命,展現一個人生命的價值,培養浩然之氣,讓自己享受到真正的快樂。





不空談哲學

首先,人有身體需要吃飯,這是經濟條件。

孟子告訴我們注意經濟條件,讓大家都吃飽喝足。

當時天下人都知道孟子,很多國君喜歡和他交往。

齊宣王對孟子很尊重,給他很高的待遇,當國家顧問。

孟子帶了幾十個學生一起吃,以至於還被嘲笑說『傳食於諸侯』。

有人說,學者怎麼可以老是想到吃東西呢?

孟子很強調人的經濟生活。

孟子說『飢者宜為食,渴者宜為飲』,肚子餓了吃什麼都好吃,口渴了喝什麼都好喝。

的確是這樣,山珍海味不重要,肚子餓了就是最好的吃飯條件,吃什麼都好吃。

孟子說,有恆產,纔有恆心。

我家裡有田產,有固定收入,我纔有恆心做好人,做好事。

那我如果沒有恆產的話,你叫我做好人,怎麼做到呢?

肚子沒有吃飽,讓我守規矩,是強人所難。





無愧於心是真快樂

那滿足了物質享受後應該怎樣?

我們看看孟子和齊宣王是怎麼對話的。

齊宣王很誠實,他跟孟子說:『寡人有疾。』

也就是『我有病啊。』

看到這句話,我立刻想到尼采,尼采說哲學家是文化的醫生,文化有病的,社會有病的,請哲學家治療。

齊宣王跟孟子說他有病,代表他相信孟子是醫生,這個醫生是治療心病的,是治療國家問題的。

孟子說:『說來聽聽看?』

他說:『病很重,第一個病,寡人好色,第二病,寡人好勇,喜歡打鬥,第三個,寡人好貨。』

孟子很聰明,跟齊宣王說,『你好色嘛,那讓天下人都好色,你一個人希望有美女,讓天下人都有他的美女,男有份,女有歸,各個都有感情的歸宿,這不是很好嗎?第二個,你喜歡好鬥,孟子說勇敢有很多種,真正的勇敢是一生氣天下就安定。走在街上有人一瞪眼,你就打一架,那是匹夫之勇,那個恐怕也不容易活很久。第三個,你貪財好貨嗎?我們現在講4個字很好,『藏富於民』,讓老百姓有錢就不要擔心了。老百姓有錢,稅收一下就來了。如果你一個人有錢,老百姓很窮,你能用多少呢?』

孟子把三大毛病轉變為三個方向給你去努力,讓你覺得很有道理。

齊宣王追求美色、金錢和權勢,但是他自己也不覺得快樂,反而覺得『有病』。

很多現代人也跟齊宣王一樣,喜歡這些東西,但心裡常常感到空虛。

很多東西你需要的時候纔會重視它,你說吃飯很重要,那吃飽之後還會吃嗎?

變成痛苦。

賺錢很重要,賺錢之後還要賺錢嗎?

最後變成巴菲特,把400億美元捐出來。

我們不妨看看孟子的快樂觀,叫做『萬物皆備於我矣,反身而誠,樂莫大焉』。

什麼是『萬物皆備於我』?

就是我本身沒有什麼缺憾。

我要做到4個字——『反身而誠』,反省自己,發現自己,沒有任何對不起別人的地方,沒有比這個更大的快樂。





光明正大地生活

孟子曾經說過兩個字『性善』。

我的理解是『向善』。

大多數人一輩子都不是很真誠,都在扮演各種角色。

所以做人首先要真誠,真誠之後就會發現有一種力量由內而發,要求自己做該做的事情,這種力量叫做『向』,該做的事叫『善』,所以叫做人性向善。

如果一個人行善不快樂的話,那他就要問了,『為什麼我行善不快樂?』恐怕是他不夠真誠,沒有瞭解快樂的各種層次。

很多年輕人坐公車,上車之後搶位置,這是本能。

接著下一站上來一個老太太,很多年輕學生閉上眼睛養神,有的學生頭轉向窗外欣賞風景,有的人拿起書趕快看書,都不願意看到老太太站在前面,結果老太太摔一跤。

終於有人站起來了,因為他可以忍受汽車的顛簸,不能忍受良心的煎熬。

然後他站起來發現站起來比坐著快樂,這就是人性。

孟子說『殺身成仁,捨生取義』。

人活在世界上為什麼要捨生取義呢?

孟子說:『魚是我所喜歡吃的,熊掌也是我喜歡的,兩個選一個,我一定選熊掌。』

因為『義』就像熊掌一樣,絕對比生命要好,一個人活著如果不講道義,他的生命已經不再有光明了。

一個成功的人活在世界上心胸坦蕩,這一生光明正大,這種快樂無與倫比。

全站熱搜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