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孩子小小的時候,是處於「似懂非懂,記住之後很快又忘記」的階段。

某次我悠閒地在早餐店吃早餐,聽著音樂,看著報紙,享受舒服的早晨時刻。

隔桌一個年輕媽媽,帶著大約三歲的小兒子,漸漸地噪音來了。

年輕媽媽低怒的聲音訓斥小男孩快點吃,媽媽邊吃早餐邊看報紙,還騰出手來邊擦小男孩不情願吃早餐掉在桌上的麵包屑,邊擦邊用手拍打小男孩的手,還有他的臉。

很快地,小男孩在啜泣,不想乖乖坐在椅子上吃完早餐,也不知道喃喃地說了什麼話,年輕媽媽低怒的聲音越來越大聲,開始用力的打小男孩的大腿,還乾脆站起來用力地抓起小男孩坐在椅子上。

我假裝一切很快就會結束,我假裝年輕媽媽很快地制服小男孩,他可以把早餐吃完,然後她帶著他一起離開。

但十分鐘過去了,我如坐針氈,根本沒有快快結束。

小男孩反而嚎啕大哭起來,我一直深呼吸,按奈我想站起來罵人的火氣,我想罵的不是小男孩的不乖不聽話,而是非常想罵那位年輕媽媽:「如果妳讓人又罵又打,妳的情緒會好起來還有胃口把早餐吃完嗎?如果妳打他都是因為他很皮、他不聽話,那麼等到他長大了,妳老了,妳還打得動嗎?」

但是我終究沒有衝動到站起來罵人,我繼續忍耐著。

小男孩哭鬧說要上廁所,要媽媽陪,媽媽叫他自己去,他不願意繼續盧。

終於,媽媽把手上的八卦報紙用力一放,帶他到廁所了,我正想終於安靜了。

但是,突然從廁所傳來小男孩更恐怖大聲的「悶哭聲」!

原來年輕媽媽把他拖到廁所,開始用力毒打他,打得他哇哇叫,才讓他尿尿。

我終於忍不住,站起來走到櫃檯告訴老闆娘,「請妳的朋友不要這樣打小孩,我聽他哭心很痛!」

老闆娘很抱歉地說,「她是客人,不是我的朋友。」

我喔一聲,「還好,不然有這種朋友會很倒楣。」

事後,在對面麵飯小吃店又看見她的身影,帶著那個小男孩還有一個更大的男生,原來她是兩個小男孩的媽了。

小吃店老闆娘告訴我,年輕媽媽三十幾歲了,曾讓她當家教老師幫唸國中的女兒補習功課,但補了幾個月效果不好,就讓女兒去補習班上課了。

年輕媽媽沒有工作,常在小吃店出入偶爾客串幫忙端碗盤,我已經很不常去小吃店了,卻三番兩次又看見年輕媽媽當客人面打小男孩,一副咬牙切齒模樣教訓她的小兒子。

我告訴老闆娘,「我非常討厭看到她,沒本事教小孩只會用打的,當什麼媽媽?我看她的小兒子脾氣不好,無形中都是學她的。」

我並不是說小孩子不乖不能用打的,但懲罰小孩子時,一定要確定這次的懲罰一定會讓小孩子不會再犯,而懲罰的方法比懲罰的力道來得重要,選擇錯誤的懲罰只是讓小孩子知道痛,卻並不是真的瞭解、領悟,「下次我要怎樣才會避免犯同樣的錯?」

在女兒幼稚園時,偶爾一次她鬧脾氣不想洗澡,僵持幾分鐘之後,我讓她在牆角想一想,再去問她,她還是說不要洗,我就再問,「妳不想洗澡,很好,媽媽可以省下水費、瓦斯費,妳不洗澡到了明天身體臭臭,老師和小朋友都會聞到臭臭,就不和妳玩了,那妳就自己一個人玩喔。而且妳今天不洗,以後都不能洗喔。」

她聽了,似懂非懂地沉默了,我再問「妳現在要不要洗澡?」

她居然很爽快地說「要!」

並且高高興興地自己拿衣服走進浴室放水了。

後來一直到現在(高中一年級),她不曾鬧過她不洗澡。

以前初出社會(民78年),在某公司工作,暫時住在住辦合一的公司裡。

看見老闆娘每餐都要追著二歲的大兒子吃飯,小女兒才剛滿月又嗷嗷待哺,簡直身心俱疲。

也不知哪裡來的靈感,我跟老闆娘建議,「豪豪不吃飯,就不要讓他吃,等到他玩夠了,餓了,要討吃的再給他吃,妳就不用辛苦地追著他餵飯啊。」

講完沒多久,老闆娘真的故意不讓豪豪準時吃飯,剛開始他很開心大人吃飯他在旁邊玩,漸漸地到了下午他餓了,哭著要吃飯,老闆娘狠下心不給他吃,趁機教訓他,叫他去睡覺,只能晚上吃飯,他哭哭啼啼的累了就睡著了,沒多久到了晚上,大家吃晚飯,從那次起,豪豪吃飯速度都很快,並且不再鬧不吃飯了。(至少在我離開那公司之前。)





兒子去美國留學,畢業後定居美國。

還給我找了個洋媳婦蘇珊。

如今,小孫子托比已經3歲了。

今年夏天,兒子為我申請了探親簽證。

在美國待了三個月,洋媳婦蘇珊教育孩子的方法,令我這個中國婆婆大開眼界。





不吃飯就餓著

每天早上,托比醒來後,蘇珊把早餐往餐桌上一放,就自顧自地忙去了。

托比會自己爬上凳子,喝牛奶,吃麵包片。

吃飽後,他回自己的房間,在衣櫃裡找衣服、鞋子,再自己穿上。

畢竟托比只有3歲,還搞不清楚子的正反面,分不清鞋子的左右腳。

有一次托比又把褲子穿反了,我趕緊上前想幫他換,卻被蘇珊制止了。

她說,如果他覺得不舒服,會自己脫下來,重新穿好;如果他沒覺得有什麼不舒服,那就隨他的便。

那一整天,托比反穿著褲子跑來跑去,蘇姍像沒看見一樣。

又一次,托比出去和鄰居家的小朋友玩,沒多大會就氣喘吁吁地跑回家,對蘇珊說:「媽媽,露西說我的褲子穿反了,真的嗎?」

露西是鄰居家的小姑娘,今年5歲。

蘇姍笑著說:「是的,你要不要換回來?」

托比點點頭,自己脫下褲子,仔細看了看,重新穿上了。

從那以後,托比再也沒穿反過褲子。

我不禁想起,我的外孫女五六歲時不會用筷子,上小學時不會繫鞋帶。

如今在上寄宿制初中的她,每個週末都要帶回家一大堆髒衣服呢。

一天中午,托比鬧情緒,不肯吃飯。

蘇珊說了他幾句,憤怒地小托比一把將盤子推到了地上,盤子裡的食物灑了一地。

蘇姍看著托比,認真地說:「看來你確實不想吃飯!記住,從現在到明天早上,你什麼都不能吃。」

托比點點頭,堅定地回答:「Yes!」

我在心裡暗笑,這母子倆,還都挺倔!

下午,蘇珊和我商量,晚上由我做中國菜。

我心領神會,托比告別愛吃中國菜,一定是蘇珊覺得托比中午沒好好吃飯,想讓他晚上多吃點兒。

那天晚上我施展廚藝,做了托比最愛吃的糖醋裡脊、油悶大蝦,還用意大利麵做了中國式的涼麵。

托比最喜歡吃那種涼麵,小小的人可以吃滿滿一大盤。

開始吃晚飯了,托比歡天喜地地爬上凳子。

蘇珊卻走過來,拿走了他的盤子和刀叉,說:「我們已經約好了,今天你不能吃飯,你自己也答應了的。」

托比看著面容嚴肅的媽媽,「哇」地一聲在哭起來,邊哭邊說:「媽媽,我餓,我要吃飯。」

「不行,說過的話要算數。」蘇珊毫不心軟。

我心疼了,想替托比求情,說點好話,卻見兒子對我使眼色。

想起我剛到美國時,兒子就跟我說,在美國,父母教育孩子時,別人千萬不要插手,即使是長輩也不例外。

無奈,我只好保持沉默。

那頓飯,從始至終,可憐的小托比一直坐在玩具車裡,眼巴巴地看著我們三個大人狼吞虎嚥。

我這才明白蘇珊讓我做中餐的真正用意。

我相信,下一次,托比想發脾氣扔飯碗時,一定會想起自己餓著肚子看爸爸媽媽和奶奶享用美食的經歷。

餓著肚子的滋味不好受,況且還是面對自己最喜愛的食物。

臨睡前,我和蘇珊一起去向托比道晚安。

托比小心翼翼地問:「媽媽,我很餓,現在我能吃中國面嗎?」

蘇珊微笑著搖搖頭,堅決地說:「不!」

托比嘆了口氣,又問:「那等我睡完覺睜開眼睛時,可以吃嗎?」

「當然可以。」蘇珊溫柔地回答。

托比甜甜地笑了。

大部分情況下,托比吃飯都很積極,他不想因為「罷吃」而錯過食物,再受餓肚子的苦。

每當看到托比埋頭大口大口地吃飯,嘴上臉上粘的都是食物時,我就想起外孫女。

她像托比這麼大時,為了哄她吃飯,幾個大人端著飯碗跟在她屁股後面跑,她還不買賬,還要談條件:吃完這碗買一個玩具,再吃一碗買一個玩具。





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這身

有一天,我們帶托比去公園玩。

很快,托比就和兩個女孩兒玩起了廚房遊戲。

塑料小鍋、小鏟子、小盤子、小碗擺了一地。

忽然,淘氣的托比拿起小鍋,使勁在一個女孩兒頭上敲了一下,女孩兒愣了一下,放聲大哭。

另一個女孩兒年紀更小一些,見些情形,也被嚇得大哭起來。

大概托比沒想到會有這麼嚴重的後果,站在一旁,愣住了。

蘇珊走上前,開清了事情的來龍去脈後,她一聲不吭,拿起小鍋,使勁敲到托比的頭上,托比沒防備,一下子跌坐在草地上,哇哇大哭起來。

蘇珊問托比:「疼嗎?下次還這樣嗎?」

托比一邊哭,一邊拚命搖頭。

我相信他以後再也不會這麼做了。

托比的舅舅送了他一輛淺藍色的小自行車,托比非常喜歡,當成寶貝,不許別人碰。

鄰居小姑娘露西是托比的好朋友,央求托比好幾次,要騎他的小車,托比都沒答應。

一次,幾個孩子一起玩時,露西趁托比不注意,偷偷騎上小車,揚長而去。

托比發現後,氣憤地跑來向蘇珊告狀。

蘇珊正和幾個孩子的母親一起聊天喝咖啡,便微笑著說:「你們的事情自己解決,媽媽可管不了。」

托比無奈地走了。

過了一小會兒,露西騎著小車回來了。

托比看到露西,一把將她推倒在地,搶過了小車。

露西坐在地上大哭起來。

蘇珊抱起露西,安撫了她一會兒。

很快,露西就和別的小朋友興高采烈地玩了起來。

托比自己騎了會車,覺得有些無聊,看到那幾個孩子玩得那麼高興,他想加入,又覺得有些不好意思。

他蹭到蘇珊身邊,嘟囔道:「媽媽,我想跟露西他們一起玩。」

蘇珊不動聲色地說:「那你自己去找他們啦!」

「媽媽,你陪我一起去。」托比懇求道。

「那可不行,剛才是你把露西弄哭的,現在你又想和大家玩,就得自己去解決問題。」

托比騎著小車慢慢靠近露西,快到她身邊時,又掉頭回來。

來回好幾次,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托比和露西又笑逐顏開,鬧成了一團。





管教孩子是父母的事

蘇珊的父母住在加利福尼亞州,聽說我來了,兩人開車來探望我們。

家裡來了客人,托比很興奮,跑上跑下地亂竄。

他把玩沙子用的小桶裝滿了水,提著小桶在屋裡四處轉悠。

蘇珊警告了她好幾次,不要把水灑到地板上,托比置若罔聞。

最後,托比還是把水桶弄倒了,水灑了一地。

興奮的小托比不覺得自己做錯了事,還得意地光著腳丫踩水玩,把褲子全弄濕了。

我連忙找出拖把準備拖地。

蘇珊從我手中搶過拖把交給托比,對他說:「把地拖幹,把濕衣服脫下來,自己洗乾淨。」

托比不願意,又哭又鬧。

蘇珊二話不說,直接把他拉到貯藏室,關了禁閉。

聽到托比在裡面發出驚天動地的哭喊,我心疼壞了,想進去把他抱出來。

托比的外婆卻攔住我,說:「這是蘇珊的事。」

過了一會兒,托比不哭了,他在貯藏室裡大聲喊:「媽媽,我錯了。」

蘇珊站在門外,問:「那你知道該怎麼做了嗎?」

「我知道。」蘇珊打開門,托比從貯藏室走出來,臉上還掛著兩行淚珠。

他拿起有他兩個高的拖把吃力地把地上的水拖乾淨。

然後,他脫下褲子,拎在手上,光著屁股走進洗手間,稀里嘩啦地洗起衣服來。

托比的外公外婆看著表情驚異的我,意味深長地笑了。

這件事讓我感觸頗深。

在很多中國家庭,父母管教孩子時,常常會引起「世界大戰」,往往是外婆外公護,爺爺奶奶攔,夫妻吵架,雞飛狗跳。

後來,我和托比的外公外婆聊天時,提到這件事,托比的外公說了一段話,讓我印象深刻。

他說,孩子是父母的孩子,首先要尊重父母對孩子的教育方式。

孩子雖然小,卻是天生的外交家,當他看到家庭成員之間出現分歧時,他會很聰明地鑽空子。

這不僅對改善他的行為毫無益處,反而會導致問題越來越嚴重,甚至帶來更多別的問題。

而且,家庭成員之間發生衝突,不和諧的家庭氛圍會帶給孩子更多的不安全感,對孩子的心理髮展產生不利影響。

所以,無論是父輩與祖輩在教育孩子的問題上發生分歧,還是夫妻兩人的教育觀念有差異,都不能在孩子麵前發生衝突。

托比的外公外婆在家裡住了一週,準備回加利福尼亞了。

臨走前兩天,托比的外公鄭重地問女兒:「托比想要一輛玩具挖掘機,我可以買給他嗎?」

蘇珊想了想,說:「你們這次來,已經送給他一雙旱冰鞋作為禮物了,到聖誕節時,再買玩具挖掘機當禮物送給他吧!」

我不知道托比的外公是怎麼告訴小傢伙的,後來我帶托比去超市,他指著玩具挖掘機說:「外公說,聖誕節時,給我買這個當禮物。」

語氣裡滿是欣喜和期待。

雖然蘇珊對托比如此嚴格,托比去卻對媽媽愛得不得了。

他在外面玩時,會採集一些好看的小花或者他認為漂亮的葉子,鄭重其事地送給媽媽;別人送給他禮物,他會叫媽媽和他一起拆開;有什麼好吃的,也總要留一半給媽媽。

想到很多中國孩子對父母的漠視與冷淡,我不得不佩服我的洋媳婦。

在我看來,在教育孩子的問題上,美國媽媽有很多值得中國媽媽學習的地方。

全站熱搜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