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魔法

我想,許多男生都和我一樣目賭過魔法。

魔法和可愛的女孩具有某種不可分割的關係,猶如耶穌之於十字架,吸血鬼之於木樁,不過在這裡,那顆停止跳動的心臟是指我們這些祭品。

你或許體驗過「失語咒」,我知道你的喉嚨曾試圖掙扎,但終究還是對她的笑容無話可說,你愈是努力想要擠出一些字句跟她交談,只會說出更多事後不堪回想的傻話。

你或許經歷過「多重障礙咒」,儘管你認為這個女孩是生命中唯一的意義,你相信自己可以帶給她最大的幸福,她卻對你和其他人保持同樣友好又不過份親密的關係,你不信邪的丈量了一下,發現她與每個男生的最近距離竟都是準確的666(聽說是撒旦的數字)公釐。

或者你已經體會到了慘烈的「記憶轉移咒」,當你終於無法忍受她安排得井然有序的宇宙,寧願成為一顆引火自焚的流星,以為至少能夠在她心裡留下絢爛的煙火,然而,從此她對你視而不見,彷彿你們以前共同度過的事物都被吸進了深不見底的黑洞,只剩你一個人獨自背負那似乎不曾存在過的(而且是雙份的)美好回憶。

如果你同樣是從魔女手中倖存下來的人,那麼你一定會同意,這些都還不算什麼,真正折磨人的地方在於,直到今天,你仍然相信她是個天真的女孩,她只是有些不善交際,只是對於感情有些笨拙,這種信念就像希臘神話中薛西弗斯的圓石,你重複嘗試著將它推上山頂,巨石卻毫不留情的砸落下來,只換來一次又一次的遍體鱗傷。

奇妙的是,你甚至不會感覺到疼痛。

當你事後回想起來,已經無從分辨她使用的是攻擊系魔法還是癒療系魔法,種種繁瑣事件被時間的潮汐給揉碎、翻攪,隨著風浪漸漸平息,關於她的記憶也如同水氣那樣蒸發、聚散,最後,在腦海深處凝結為一句讓人魚掉眼淚、讓貝殼不忍傾聽的咒語。

我永遠記得,那個女孩對我說的最後一句話。

那是在夏天的晚上,我像隻撲火的飛蛾,帶著準備送給我第一位女朋友(後來當然沒有成真)的禮物,我想沒有必要去描述我發冷的嘴唇以及顫抖的牙齒,總之我告訴她,如果願意的話,希望她可以收下我的這份心意。

那天她穿著素色襯衫、綁著馬尾,我不知道該如何形容她的表情,在我眼中她一直是閃閃發光的,那個時刻尤其明顯,我不知怎的聯想到了喇嘛教的活佛。

密宗佛教相信靈魂轉世,因此常有喇嘛跟隨訊號尋找活佛的情景,而那些年幼的新活佛見到大隊人馬絕不驚慌,童稚的臉上表現出超齡的成熟,只是淡淡微笑對眾人說道:「你來了。」

我以為自己設想過了所有可能的結果,但我卻再次折服於她魔法般的笑容,雖然她還沒有說出答案,可是一切都已經不重要了,我心裡僅存的念頭便是想要逃走。

然而,就在我即將棄守的那一秒鐘,她卻用她最最無辜的眼神叫住了我。

「我可以看一下那是什麼禮物嗎?」





2.學校

於是我開始相信,世界上存在一所只讓女生就讀的魔法學校。

這很不公平,不過造物的安排確是如此。

當男孩通過拉扯辮子的方式向女生示好的時候,女孩們已經學會使用噴著香水的信紙來寫情書,而當男生好不容易脫離無知的蠻荒時期,女孩子卻更進一步開發出她們的眼淚、適度的撒嬌、看似不經意的小動作等種種武器。

我終於發現,「男生追女生」這句話包含了多少前人的智慧結晶,不管時間如何流轉,男生永遠都是落在後頭的那個角色。

在學習與異性相處的這條路上,我們接觸到的教材只有貧乏的兩種,第一種有點不切實際,像是少年漫畫、武俠小說、好萊塢電影,另一種則是太過於實際,例如那些毫無劇情可言的成人光碟。

至於在女生的世界裡,她們似乎天生就懂得將信紙摺成愛心的形狀、懂得保持一段讓人能夠聞到髮香的安全距離、懂得在恰當的時機笑著轉身對你說再見,這幾乎是每個女孩的必修課程,只有修得好與不好的分別而已。

可悲的是,男生總以為自己可以掌握主動的優勢,事實上正好相反,讓我們仔細想想,你不會因為一個女人躺在那裡而莫名其妙愛上她(好吧,在某些情況下是成立的,可是這更證明了她們的魔力),或許因為她的外在打扮、她的談吐氣息、她所展露的個人特質,總之就像人類跨足外太空必須有個起頭一樣,而你終究領悟到,原來一切都是月亮惹的禍。

噢,我在這裡無意談論月球、水晶球之類的東西,那已經被工匠或者詩人大量的粗製濫造,真正的魔法應該藏在更隱密、更意想不到的所在,比如說,學校裡的女生廁所。

難道你從來沒有懷疑過,為什麼女生幾乎不會單獨一個人去上廁所?

這個地點是所有私密話題的最佳匯流之處,任何男人都無法一窺那個未知的異世界,即使踏進了不屬於你的紅色磁磚,你也不可能旁聽女生如何在聯誼時吸引男生的目光,如何在生理期滿足男友的需求,如何衡量她跟學校的系草還是工作穩定的上班族在一起才能獲得最高的期望值。

夠了,也許我講得太過火,你想要對此提出反駁,你說,在更早以前那青澀單純的校園裡,感情不過像是花朵綻放的過程那樣自然與美麗。

既然如此,請你回想一下那段初嘗戀愛的日子,可能在高中或是國中,你沒來由的深深為一個女孩著迷,有時候她像親兄弟一般搶走你的便當,有時候她像個小媳婦穿上跟你借來尺寸不合的制服外套,那個女孩伶牙俐齒、雪白聰明,但她偶爾也會粗心的接過你喝剩一半的飲料。

是的,那是個青澀單純的年紀,當她從女廁走出來和你不小心相遇的時候,她甚至還會微微臉紅。





3.女孩

我坐在圖書館的電腦前,為整篇文章做最後的修飾。

嗶嗶一響,一個女生走進了圖書館,細碎的腳步慢慢朝向這裡接近,我低頭瞄了一眼,這個女生穿著黑色的長襪,襯出她勻稱的小腿。

根據我和朋友的投票統計,黑襪在「對男生最具吸引力的服飾」中是不可或缺的配件,我忍不住多看了她一眼,她化著淡妝,睫毛恰如其分的翹起,簡直是撒旦派來的使者,剛好可以成為我文字底下的模特兒。

女孩放下包包,選了一個靠窗的位置坐下,然後,她將雙手背在頸後,旁若無人的開始綁起頭髮。

我忍不住輕拍一下滑鼠以示抗議,依照統計數據,綁頭髮絕對是「對男生最具吸引力的姿勢」前三名,從側面看過去,這個動作突顯了女生胸前隆起的高度,同時拉緊的衣服向下勾勒出腰身的弧線,在外頭陽光照耀之下,形成一幅無與倫比的美麗畫面。

我已經放棄了繼續描繪這位女孩,畢竟你也明白,我們面對的是千年以前流傳至今的神秘魔法,你不知道它何時會來到你眼前,更不知道自己何時會淪陷。

正想到此處,我的心臟被一陣酸軟的無力感給充滿。

你看,那個坐在窗邊的女孩,已經扎好了一個無懈可擊的馬尾。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藍色憂鬱 的頭像
藍色憂鬱

夢想天空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