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一被后羿赦免的那個太陽,囂張地在天空放肆。

沒有空調的教室,幾支帶著歷史的風扇在天花板上唧唧嘎嘎地轉,學生拿著墊板,或者書,或者扇子,在沉悶的小小空間裡,接受大量二氧化碳的荼毒,沒有風願意憐憫他們。

只有一男一女穿著制服外套,在那樣的情況下,特別突出。

汗水順著臉滑下,滴在卷子上,黑色墨水暈開了,他們還是不願意把外套脫下。

「脫了吧!我看著都熱了。」我對那女生說。

她搖頭,「我不熱。」

然後擦汗。

堅持什麼呢?

怕曬嗎?

還是跟那男生打賭了?

「不熱嗎你?大熱天穿得像個傻子。」我對那男生說。

他靦腆地笑,只得默默把外套脫了,回頭,發現女生也脫了外套。

「難得的情侶裝快把我給熱死了。」彷彿聽到有人這麼甜甜地抱怨著。

    全站熱搜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