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論事件與我有無干係,主人每每會拿我來大作文章。

無奈?

是的,但或許這就是我的命吧!

我不只一次想發出我的不平之鳴,但在主人的脅迫之下,最終我道出的全非我心裡的話。

除了無奈,還是無奈,我已是一肚子黑。

平日不需我服務的日子,主人也不放過我,將我監禁在不見天日的鐵屋裡,他的手機就近在咫尺,這擺明了是對我的嘲諷。

他知道我口不能言,只能用紙交談,報警根本是空想。

主人還會定時對我千刀萬剮,讓我遍體鱗傷!

我只能暗自飲泣,默默承受,日復一日在恐懼中度過。

啊,現在主人又拿刀來了,嗚嗚!

「吼!筆又斷光了,很難削欸!」主人拉開抽屜,拿著美工刀說。

    全站熱搜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