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許我們不是來自同一種相同的原料,但是經過教育的一番大刀闊斧,留下我們不一定想要的,丟掉他們不想要的,使我們有了差不多的形狀。

每個物體可能有大有小、長短不一,長的、大的可能是能力強,短的、小的卻可能被視為不良。

通過了基礎教育,卻又被送往名為高等教育的冰庫中,此時我們的軀體與內心,一點一點地被冷凍起來。

好不容易脫離學生時代的冷凍,馬上又投入社會這口油鍋,剛進鍋的冷凍食品,第一次與熱油接觸所發出的「嘶~嘶~」聲,究竟是初入社會,懷著理想抱負而熱血的吶喊,亦或是對未來感到不安的哀號?

當初的事早已忘記,只記得剛入鍋時渾身堅硬的身心,已被這油鍋的熱逼得逐漸軟化。

適應這樣的溫度後,外在開始膨脹、變得酥脆,以保護內在的柔嫩,累積實力,努力使自己金黃酥脆、散發香味,也許就能得到拔擢,離開酷熱的環境。

面對周遭和自己一樣的競爭者,除了靠運氣,也要拼命擠向雇主最近的位置,才有可能被吃進嘴裡,「推心置腹」。

否則當你熱度不在,只有被扔進廚餘桶,感嘆自己也曾有過一段「金碧輝煌」的過去。

我們都曾經努力,收穫的卻不一定是我們,這就是人生。

    全站熱搜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