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車回程路上,後座寶貝們商量著,回家後玩扮家家酒時的角色。

大女兒搶先表示:「我演媽媽。」

小兒子說:「我當爸爸。」

「我要當狗。」沉默了一會,二兒子開口了。

「當狗!為什麼你不當兒子?」顯然女兒對這個答案不滿意。

二兒子語氣堅定:「我要當狗。」

「那你要問爸爸願不願意養?」女兒還在做最後努力。

不等二兒子問,小兒子就先一口回絕:「我不要養。」

「我就是要當狗。」二兒子也卯上了。

「那你就只好當流浪狗,因為沒人要養你。」女兒最後妥協。

「OK!沒問題,我就當流浪狗。」二兒子阿沙力地回覆。

「不過如果你被車撞或被其他野狗咬了,可以來找我,我會幫你擦藥。」女兒語氣中居然帶點心疼。

全程在旁耳聞的我唯一能做的是,忍住笑意、控制顫抖的肩膀、緊握方向盤,把他們安全送回家玩扮家家酒。

全站熱搜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