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坐在捷運站的公共座位上,看著人群像溪水般從車箱內溢出,漫入車票口,接著從車站湧出,流向工作崗位。

似乎沒有人在乎世界末日並沒有如預言發生。

難以形容的失落此刻完全佔據我的心頭。

我一直相信這個世界只是我夢境的一部份,所有事物的存在都是我潛意識創造出來的,真實的我正躺在一張舒服的床上,做著一個被工作壓力追得喘不過氣的噩夢而已,總有一天我會醒來,回到屬於我的真實世界,然後逐漸忘記這個枯燥乏味的噩夢。

因此當我知道世界末日的預言時,我感到相當期待,我認為這意味著我即將從夢境中甦醒,而這個潛意識創造的世界將會隨著我清醒而崩毀,回歸虛無。

夢醒之後,我會過著更棒的生活,世界末日對我而言不是個結束,而是一個開始。

然而預言的日子過去了,這個世界並沒有如我預期的消失,這種失落感讓我無法承受,我無力地坐在捷運站的座位上,讓繁忙的人潮將我淹沒。

就在我感到完全無助的時候,某種想法突然進入我的腦中,現實和夢境其實都是由感官的認知所組成,並沒什麼不同,關鍵是如何掌握對這個世界的看法。

既然世界末日對我而言是一個開始,或許我應該試著開始一個新的生活。

我說服自己,那個枯燥的過去已隨著末日在昨天死去,從今天開始,我將過著更棒的生活。

「第一步就是把那該死的工作辭了,然後重新尋找自己的價值。」接著我站起身,暗自對自己說。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