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擇學業,還是選擇生活?這本不矛盾的問題,在廣東省計劃生育科學技術研究所最新的一項調查中卻對立了起來:為了順利完成學業,目前我國大學生、研究生不得不將性問題放到一邊,他們普遍處於性壓抑狀態。無獨有偶,香港《明報》近日一項報道顯示,當地大齡單身青年性壓抑問題也相當普遍。

香港大學性學博士麥砉認為:“當原本埋頭于書本的年輕人從寢室臥談會中意識到自己的性需求時,容易一發不可收拾。我們有責任幫助他們。”

大學生性現狀不容樂觀

廣東省計劃生育科學技術研究所的調查顯示,我國研究生中大齡未婚者的比例明顯高於普通人群。未婚者中,很多人思想依然很保守。他們表現出與生理年齡極不相稱的消極狀態,認為抑制性反應和性感受是清高的表現。

而對於已婚研究生來說,各種限制條件也讓性生活變得遙不可及,首先是居住地方的制約。隨著研究生群體的加大,很多高校都取消了“探親房”,取而代之的是涇渭分明的男、女研究生樓,極大地限制了男女交往。

其次是經濟限制。很多研究生只能領著每月300元到500元不等的政府補貼,無法養家糊口,情愛更成了一種奢侈品。他們只能沒日沒夜地做研究,對性生活望而卻步。

另外,研究生身體素質差的情況越來越嚴重,很多人已經處於“亞健康”狀態,對性生活力不從心。

如果說處在“象牙塔尖”的研究生們日子不好過,那麼剛進入性慾最旺盛階段的本科生就更“困難”了。記者從某大學校園網站上看到了這樣一段留言:從最初的不準許在校大學生結婚,到現在禁止夫妻學生同住一房,再加上禁止校外同居,打擊校園周圍出租屋,“性”成了大學生的禁忌。在性權利方面,我們處於弱勢。

同居仍可產生性壓抑

“香港大學生、研究生中也有同樣的問題。”麥博士指出,“《明報》報道中提到,香港校園的封閉情況更嚴重,以至於有大學畢業生不知性為何物。在他們中間,急需解決性壓抑問題的人群是學生情侶。”

一對選擇了校外同居的學生情侶說:“我們也曾經躲在宿舍單人床布簾後纏綿過,但最終決定搬出去同居。我們有戀愛的自由,卻沒有性行為的權利,各種戒律讓我們掙紮在內心需求與愧疚之間,究竟我們做得對不對?”

麥博士認為,同居是緩解性壓抑的方法之一,但絕不是最好的,應謹慎選擇。因為大學生選擇同居,往往是簡單的“男孩+女孩”的扮家家式生活,性行為發生得隨意、頻繁,有時甚至可能源自對校方的反叛,充滿了不安全因素。

“事實上,許多大學生同居後,固定的性生活並沒有減少其焦慮、抑鬱、失眠等性壓抑反應。這說明,他們更需要的是家庭溫暖,希望靠模擬的家庭生活來減輕心靈的孤單和學習壓力。但過早嘗試同居,容易提早進入婚姻倦怠期,可能讓兩人關係在對未來不確定性的擔心中惡化。”

自慰時不忘保護自己

在與伴侶分居的已婚學生,以及還沒有愛人的單身學生中,自慰是他們最安全、最方便的發泄方式。麥博士認為,自慰可以激活性興奮,但僅適合偶爾為之。

對於男生來說,自慰應以次日不感到疲勞為宜,自慰時應注意清潔,還應注意環境是否隱密,以免受驚嚇,形成心理陰影。對於女生來說,不衛生的自慰會誘發膀胱炎、腎盂腎炎等疾病,因此,女生應避免直接的陰道刺激。

當性得不到滿足時,還有相當一部分人流向了網吧、色情書籍,性幻想成為他們調節欲求的方法。麥博士強調,性壓力有時候來自性無知,因為越神秘的東西誘惑越大。色情作品滿足了對性的追求,但也可能讓年輕人忽視性生活中美好、人性的一面。因此,大學生一定要接受性別教育,了解人體學知識,弄清性是怎麼回事。然後通過欣賞優美的人體藝術照片、聽情歌、看高尚的性藝術作品等方式,用高尚的情趣來化解渴望。

麥博士建議,學生不要把情感完全寄託在愛情上,也不要學習壓力過大,因為這兩點都可能轉化為性慾望。多做戶外運動、健康交友都是轉移注意的好方法。

全站熱搜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