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在我退伍前去演習時發生的事了。

有一天,保防官過來交代。

保防官:「你們下禮拜就要去演習了,叫阿兵哥各寫一封遺書跟家書,放假前長官要看。」

我:「怎麼跟我講啊?」

保防官:「你是代理輔導長啊!」

於是當我在晚點名時跟大家宣布了這件事,當然是幹聲連連。

老兵A:「X的,要去演習就已經很幹了,還要寫這鬼東西。」

老兵B:「我已經2年沒寫過東西了,怎麼寫啊?」

我:「有寫就18,沒寫就08,這麼簡單,等等各排各派一員到輔導長室拿信封。」

想當然,有個討人厭的就來凹我寫了。

上士甲:「聽說你是中文系的啊?幫忙寫一下嘛!」

我:「怎麼寫都沒關係嘛?」(奸笑)

上士甲:「我就要退伍了,沒差啦!」

後來,有封遺書在長官檢查時出了包。

在營五查時,被政戰主任叫去訓話的營輔很火。

營輔:「XXX,給我過來念你的遺書,大聲念!」

上士甲:「要是我死了,請幫我收集七龍珠讓我復活。(全營大笑)」

後來我們去演習,他退伍了,就沒在見過面了。

聽說他最後在營期間,每個人都叫他龍珠。

快退伍了心臟都比較大顆。

但這種書,還是自己寫比較好XD。

全站熱搜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