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清理東西時,不經意看到一張兒子二年級時所畫的謝卡,上面是一隻穿著球鞋的鵝,還歪歪斜斜寫著:「親愛的佛萊明先生:我覺得安迪鵝是世界上最幸運的殘障鵝,因為他有你這個好爸爸,我希望我以後也能如此幫助行動不便的人。」

原來有一隻鵝天生沒有腳掌,兩隻細棍似的腳無法平衡牠的身體,所以牠只能匍匐前進,或是站起來突然之間跑得飛快,但是一停下就摔倒,像我們騎腳踏車時,車子在動就不會倒下,但是一停住沒有支撐點,就會倒下。

這種殘障鵝當然是受人欺負,所以佛萊明先生看到了就動了惻隱之心,將牠買回家,替牠裝了義肢,穿上小嬰兒的鞋子,鞋子上還得打個洞,使牠游水時,水可以從鞋中漏出來,以免太重把牠拖到水底溺死,所以安迪鵝就變成了一隻穿著鞋子的鵝了。

佛萊明先生帶著這隻鵝到各個小學演講,教導孩子不要歧視跟自己不一樣的人。

美國小學每學期都有像這樣的生命教育活動。

「我比較笨,但沒有比較壞。」

我看到這張卡片很感動,因為想起前幾天報上登過輕度智障者想搬入啟智技藝訓練中心替她們買的房子,自己獨立生活,但是社區住戶不讓她們遷入,斷水斷電,孩子們所養的金魚因斷電而死亡,還將他們強拖出門,推倒在地,甚至傳出呼吸會傳染精神病的謠言,要求他們裝獨立空調。

這個消息真是令人不能相信它是發生在二十一世紀的現在,而且是號稱以人權立國的台灣。

誠如這個小女孩說的:「我比較笨,但是我沒有比較壞。」

一個人生為智障兒不是他自己的選擇,是上天的不公平,我們豈可再添加人間的不公平,助紂為虐?

精神病不是傳染病,空氣不會傳染,不需要獨立空調設備,這應該算是普通常識吧!

從這點看到台灣教育的失敗,我們不但在知識上教的不夠,在生命教育上,差的更多,為什麼一個受過國民教育的大人這麼沒有憐憫心,竟會對一個力求上進的智障兒百般打壓?





生命教育的推動,刻不容緩

生命教育的推動真是刻不容緩了,我們要盡量找這方面的書給孩子看,培養他的同理心和悲天憫人的情懷。

消除偏見最好的方法是靠閱讀,我的兒子在看完史坦貝克的「人鼠之間」這本書後,行為有顯著的改變。

這本書是他中學時社會科的指定讀物,大意是說一個智障兒與他的朋友一起在加州北部的農場打零工幫助收割,因為他天真不懂事,對人沒有戒心,結果出了人命,朋友帶他走水路逃亡,躲在沼澤中時,聽到狗吠聲越來越近,知道逃不掉了,就將他悶死,因為一個純潔的心靈在邪惡的社會是沒有生存的空間的,與其被捉後受刑而死,他現在將他悶死解脫他的靈魂。

這個故事非常的淒慘,看完後不久,他們學校舉辦園遊會,兒子與同學大老遠坐公車下山去光顧喜憨兒烘焙屋的生意,而沒有就近在學校附近買西點。

他告訴我,沒有人願意生為喜憨兒,但是每一個人都有他生存的價值,他們願意盡他們的力給殘障人一個生存的空間。

如果一個十四歲的孩子會說出這種話來,為什麼有著更多智慧、更多人生歷練的大人反而不如國中生呢?

我敬佩那些教導殘障者的輔導員,他們是對的,「給他們機會,讓他們有用。」

沒有人願意成為社會的負擔,給他們機會,讓他們跟你我一樣自食其力。

最主要的是你給了他尊嚴,而尊嚴是做人的基本條件。

請不要因為不是他的錯,而拒絕他做人的基本權利。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