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傑瑞的新女友真醜!醜還要出來嚇人,還愛學人家化妝,用那種廉價粉餅,搞得臉像掉漆的牆,這也就算了,穿那種爆乳小可愛,她難道不知道她的小腹比她的胸部還大……」

小雨誇張的形容著,大概感覺到我的沉默,突然問:「妳不覺得嗎?」

『嗯……的確沒有很漂亮啦。』

我努力回想著傑瑞的新女友的長相:『但妳也講的……厄,怎麼說?太直接了吧!』

「對阿!」

她嘆了一口氣:「我這個人就是直腸子,常常得罪人,哪像妳這麼有心機,明明心裡覺得她很醜,也不會講出來!」

蛤?

我瞠目結舌,突然覺得自己被狠狠狂甩了兩巴掌,所以罵人不留餘地的她是個誠實的好人,而我,卻莫名變成虛偽的婊子?

身為女人,我承認也確認,敏感本來就是女人的原罪,講好聽是心思細膩,說難聽就是心眼小又愛嚼舌根,於是乎個性耿直、心直口快、坦白誠實在女人身上,通通都是難能可貴的優點。

可是,我卻發覺老喜歡說自己「直爽」、「不拐彎」、「男生個性」甚至「笨、傻、天真的得罪人」的女人,才是真真正正可怕的一群。

她們說話不經大腦,是直率的表現,妳說話思前想後,卻變成虛偽的證據;她們什麼秘密都拿出來說嘴,是坦白的表現,妳稍微語帶保留,是心虛的證據;她們到處得罪人,是天真的表現,妳致力維持表面和平,是做作的證據……到底從什麼時候開始,容易得罪人,變成一種證明自己「善良單純」的勳章?

結束和小雨的飯局,回家路上我一直想著,究竟是我想太多,還是她刻意諷刺我,結果半夜兩點,傑瑞就在MSN上冒了出來。

「妳真的覺得我馬子長得不漂亮喔?」

『沒有阿。』

「可是小雨說妳今天和她吃飯時,說了……」

傑瑞轉述著小雨的話,口氣隱隱責備著我有膽子說沒膽子認,那一瞬間,我真的滿腦子的三字經。

『那是小雨說的啦,我只是附和她阿。』

我說:『你以前不是也覺得小雨長得很可愛?』

「妳想太多!」

『上次去唱歌你明明一直盯著她看。』

「廢話,她那天穿得像檳榔西施……」

傑瑞義正嚴詞的否認,我越說小雨哪裡漂亮,他就越反駁,我確認了自己有設定MSN對話紀錄保留,突然之間,王牌在手,很有種扳回一成的快感。

對,我確實有心機,而且一點都沒覺得有任何不對,特別是為了保護自己的時候。

更何況,老愛說自己沒心機的人,才是真正的心機女吧!

因為這麼一來,她們不管幹下了什麼蠢事爛事,都只不過是好傻好天真罷了。

全站熱搜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