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知道我還是無法擺脫他的影子。

因為身邊還留有有關他的東西,四年多來都不捨得將它們丟棄。

因為我是一個如此懷舊的人。

事情過去這麼久了,腦海中有關他的記憶雖然不會每時每刻地纏繞著我,但在夜深人靜的時刻,在聽到熟悉的音樂時,在每一個相似的場景中,它便不自覺地觸碰我,把我攬在懷裏,魅惑著我的靈魂。

我曾那麼地愛著他,全世界我從來沒有愛過一個男人像愛他這般,我願意把自己的心120%地掏給他,只要他開口,我願意陪著他四處流浪,啃麵包,喝白開水。

但他卻用最殘忍的方式深深地了我。

在我青澀得還不完全瞭解什麼叫「性」的年代,他和另一個在床上纏綿的場景亦如恐怖片的鏡頭每夜每夜在我腦海中回放,徹底撕碎了我對純真的憧憬。

他說愛我的,等我們畢業以後他就來娶我,他說那年的聖誕節想辦法從國外飛回來看我,他含著淚抱著我讓我答應一定要等他回來。

我答應了,也一直在守候,可是他為什麼卻和另外一個女人在異鄉同居了呢?

他怎麼忍心讓如此深愛著他的我?

在我懵懂得還不足以承受這樣沉痛打擊的歲月裏,男人對於愛和性的取捨在我心中的形象已被這個我曾經如此地深愛著的男人徹底地顛覆了。

這種傷害痛徹心扉,刻骨銘心。

就像用火烤得滾燙的針尖刺入我的心膛,然後一針一針烙刻在我的心底。

我試過成千上百種方法讓自己釋懷:拼命工作,結交不同的男人,培養興趣愛好,甚至閱讀聖經,可是我仍然沒有辦法原諒他,就如同我沒有辦法救贖我自己。

事發後的三年多裏,他沒有再給我打過電話,也從沒有做出合理的解釋,只記得事發那晚他隔著電話聽筒對我說了句「對不起」。

一句輕描淡寫的話,他就能原諒自己的,而我卻不能原諒我自己。

付出的愛已經無法收回,我的心被徹底掏空了。

今年春節的同學聚會上,是我自從那年機場送別他後第一次親眼再見到他本人,他已經成家,帶著那晚和他同床共枕的女人回來見老同學。

其實他們三年前已經結婚,那是個年長他一歲,家境富裕的千金小姐。

聚會上他和我之間沒有說過一句話,我也故意不讓自己正眼看他,但是有那麼一剎那,我們正巧四目相視,我覺得自己的心要崩潰,多年來深藏在心底的一下子湧上心頭。

可我還要繼續裝作若無其事。

記得聚會的前兩天,他打過一個電話給我,問我中午有沒有時間一起吃飯?

我接到電話的時候,因為太意外,都不知道該說什麼,因為工作在忙,所以匆忙拒絕了。

而那次通話,成為我們四年多來唯一一次的對話,依舊是隔著電話聽筒,而我已不再是當年的純真大學生,他也從國外回到了國內。

生活中還留有有關他的氣息,我害怕這一絲一毫的,但卻沒有拋開一切去到一個永遠沒有他的地方。

我怕到時,沒有懷念的證物或線索,就像沒有氧氣一樣令我窒息。

我知道這是一種病。

但卻沒有勇氣去徹底地治療它。

我真是一個懦夫。

全站熱搜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