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故事,已經被講過千百次,今天我再重復一次,雖然平凡,卻很真實!

這是一個普通的網路故事,現實生活中的男女主角在明知道彼此的住所相距竟然不足五千米的情況下,卻依然保持著長達九年的網路友誼。

在家庭裏,他們各自擔當著自己的責任和義務。

而在網路裏,他們又是那麼純粹簡單的兩個人。

一面不渝跨越的網路隔牆將近在咫尺的相知、相惜的兩個人分在兩頭,唯一維繫他們生活點點滴滴的依舊是那網路信箱裏一封封樸實而簡單的信件。

聽,他講給她聽的。

從前,有座山,山上有座廟,廟裏有個小和尚。

山下有一條小河,河水很清,很淺,一眼就能看到底,譁啦啦,譁啦啦,聲音很美。

河那邊也有一座山,山上有個庵,庵裏有個小尼姑。

小尼姑經常在河邊給小和尚講故事。

小尼姑說,從前,有座山,山上有個庵,庵裏有個小尼姑。

山下一筆河,河那邊也有一座山,山上有個廟,廟裏有個小和尚。

小和尚經常在河邊給小尼姑講故事。

小和尚說,從前,有座山,山上有個廟,廟裏有個小和尚。

山下一筆河,河那邊也有一座山,山上有個庵,庵裏有個小尼姑。

小尼姑經常在河邊給小和尚講故事。

小尼姑說,從前,有座山。

就這樣,譁啦啦的小河邊,小和尚和小尼姑的故事,持續了好久。

小和尚早已記不清講了多久,第一個故事也早被河水帶走,找不回來。

小尼姑說,那是9年前,河水依然很清,譁啦啦,譁啦啦,聲音依然很美。

但是小和尚的故事卻越來越少,大多數時候,只是坐在河邊,聽那邊在講。

偶爾,會對著小河裏的魚兒說,她講得真美。

河裏的魚兒擺擺尾巴,把贊美帶到對岸。

曾經有多少次,小和尚想跨過小河,到那邊看看。

但大多時候,只是想想。

最開始,小和尚擔心把鞋弄濕了。

再後來,小和尚擔心把河水弄渾了。

現在,小和尚時常坐在河邊想。

這小河,有一天,會不會慢慢變乾。

她第二天又給他講了一個故事。

時間就像那條小河一樣悠揚長綿,緩緩流過。

小尼姑依舊在小河邊講述著並不是很動聽的故事,不知道小和尚是不是聽的煩了,她時常會暗暗的想。

小河裏的水依舊很清,譁啦啦,譁啦啦,聲音依舊很美。

習慣的小河,習慣的小魚兒,習慣的流水聲,重要的是那習慣的小和尚已經很久沒有回音。

小尼姑非常清楚,小河那端的山上有著很多的事情等著小和尚去擔當,她不想打擾到他,只是默默等待小和尚閒下來的那一刻。

多少次,小尼姑也會想,其實這條小河實在不寬,想知道小和尚好不好,真的不難。

只是過了小河,就一定會把小河的水弄渾。

小尼姑不願意看到小河的水是渾的,因為她知道小和尚喜歡的也是這樣清清的河水。

就這樣,小尼姑靜靜守侯在小河邊,默默望著河的那頭,山的那邊。

直到九年後的每一天。

小尼姑喜歡這樣的守侯,她一直堅信,這條河,是屬於她和小和尚的,她覺得用心呵護的小河是永不會乾涸的。

山還是那座山,河還是那條河,小尼姑還守侯在小河邊,等待小和尚,聽。

    全站熱搜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