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車載朋友路經天母東路,突然看見路邊貨車掛了一塊大木板:「菠蘿蜜,很好吃。」

我問朋友說:「吃過菠蘿蜜嗎?」

「沒有。」

「去買一個來吃。」

雖然我的車子已經開遠,為了讓朋友一嘗菠蘿蜜的滋味,立即回轉車子,繞了一圈,停在掛著菠蘿蜜牌子的貨車旁。

賣菠蘿蜜的是一個年輕嬌小的小姐,顯得那些菠蘿蜜更為巨大,菠蘿蜜也確實是巨無霸的水果,只有大西瓜勉強可以與它比大。

「小姐,請幫我稱一個菠蘿蜜。」我說。

她有點艱難的把菠蘿蜜放在秤上,說:「三千六百元。」

我聽了,倒退三步,因為我原來預期一個菠蘿蜜頂多五六百元。想到去年我在高雄縣六龜鄉的不老溫泉,挑了一個最大的菠蘿蜜才五百元,而且現挑現開,老闆把肉挑出,把心包好才交給我們,沒想到在台北挑了一個最小的,竟是七倍的價錢。

小姐看我面有懼色,說:「不然,你買一半,只要兩千元左右。」

我搖搖頭。

她說:「四分之一?大約只要一千元。」

我又搖搖頭。

她說:「我還有剝好的,一盒三百五,三盒一千元。」

最後,我買了一盒剝好的菠蘿蜜,由於凍在冰櫃,十分清涼,可惜只有十幾粒,實在太貴了,不過,朋友總算也吃過菠蘿蜜了。

我對朋友說,菠蘿蜜會變成這麼貴的水果真是始料未及,從前我們老家山上就種著一棵菠蘿蜜樹,樹形並不高大,只有一丈左右,但每年到夏天盛產,總會結出二三十顆果實,每顆都有二十幾斤重。

當時在鄉下,菠蘿蜜沒有人要買,因此收成時頂煩惱的,總要捧去送給親戚,有時親戚嫌麻煩,甚至不肯要。

剖菠蘿蜜是一件大工程,因為果實的粘性很強,刀子常會粘在其中,每次父親把菠蘿蜜剖開,衣褲總是汗濕了。

菠蘿蜜的肉取出,肉質金黃色,味道強烈,就像把蜂蜜澆在起司上,我覺得世界上再也沒有一種水果比菠蘿蜜更甜了。

菠蘿蜜的種子大如橄欖,用粗海鹽爆炒,味道香脆,還勝過天津炒栗,這是我們小孩子最喜歡吃的,抓一把藏在口袋,一整天就很快樂了。

菠蘿蜜心,像椰子肉一樣松軟,通常我們都用來煮甜湯,夏夜的時候,坐在院子喝著熱乎乎的甜湯,汗水流得暢快,真是人生一大享受。

曾經在南洋生活過的父親,吃菠蘿蜜時,常會提起戰時在南洋的艱苦生活,有時候把菠蘿蜜拿來當飯吃,那時總是嫌菠蘿蜜長得還不夠大,現在則一個都嫌太大,十幾個孩子吃不完。

嫌菠蘿蜜太大,是因為三十幾年前還沒有冰箱,切開的菠蘿蜜要當天吃完,否則隔夜就爛掉了。

為了把一顆菠蘿蜜一次吃完,我們也把菠蘿蜜當飯吃,一直到現在,只要一想到菠蘿蜜,那強烈的特殊芳香,就立刻在心裡湧現出來。

萬萬沒有想到,從前送人都嫌麻煩的菠蘿蜜,現在竟是台北最昂貴的水果。

我和朋友坐在車裡,細細品嚐那用小盒盛裝的冰鎮菠蘿蜜,真有一點世事難料之感。

朋友說:「菠蘿蜜會這麼貴,可能是近年佛教盛行的緣故,『菠蘿蜜』是多麼好的名字,好像吃了就會開悟呢!」

「菠蘿蜜」確實是好名字,它原產於印度,根據李時珍在《本草綱目》中說:「菠蘿蜜,梵語也,因此果味甘,故借名之。」

菠蘿蜜在佛教的原意是「到彼岸」,拿來稱呼一種水果,使人在吃的時候也容易沉入了新的境界,想到那遙遠的彼岸是不是金黃色,而充滿著石蜜與醒醐一樣的芳香呢?

在我童年的時候,每年菠蘿蜜成熟就已經立秋了,熱帶的雨季來臨,每日午後,大雷雨像赴約似的,奔跑飄灑在南方的山林。

我常靠著窗口,看那雨中的菠蘿蜜樹,看著果實一天天長大,心裡就會為土地與天空的力量感動。

然後我會想,有一天我一定會穿過菠蘿蜜的圓葉,翻過背後的山,到一個繁華的地方去。

那繁華,是我的彼岸。

但是,此刻我生活在當時向往的繁華城市,立秋大雨中的小屋,靠在窗口的孩子卻成了我現在的彼岸了。

觀自在菩薩,行深般若菠蘿蜜多。

在智慧體驗最深的地方,哪裡才是此岸?

哪裡才是彼岸?

在此岸與彼岸之間,船的航行是不是也有好的風景?

在此岸與彼岸之間,是不是也有休憩之所在呢?

中年以前,我們的整個生命都是為了奔赴自定的「彼岸」而努力,愛情、名利、權位、成功都是岸上的風景;到了中年,所有的美景都化成虛妄的煙塵,俗世的波折成為一場無奈,我們開始為另一個「彼岸」奔忙,解脫、永生、自在、淨土,直到我們觀見了心中的消息,才恍然一悟,彼岸根本就是永無盡期,菠蘿蜜多永在終極之鄉。

何處有真實的「彼岸」呢?

在「此岸」中是否有彼岸的消息呢?

菠蘿蜜到底是最後的解脫?

或者只是一個水果?

能好好吃一個水果,是不是也能回味到淨上的芬芳?

童年時被迫把菠蘿蜜當飯吃,是好的,因為「菠蘿蜜多」;現在菠蘿蜜如此昂貴,把菠蘿蜜當珍珠來吃,也是好的,因為「菠蘿蜜甜」。

菠蘿蜜本無貴賤、是非、高下,一向就是那個樣子的。

我們的心也是如此,童年向往繁華的心與中年渴望隱遁的心是同一個心;少年訪煌時四散奔馳的心與中年靜定時返觀自在的心是同一顆心。

心的本色是相同的,只是在時光中浮動而已。

菠蘿蜜的本色也是相同的,但有時暗香浮動,有時照見五蘊皆空。

吃完菠蘿蜜,我開車繞過天母東路,開往陽明山的小路,沿路相思樹與松林迎風招展,像極了我們童年的山林,腦海中突然浮現這樣的句子:

五月松風

人間無價

滿目青山

菠蘿蜜多

菠蘿蜜的香氣於是隨著松風,環繞了整個山林。

    全站熱搜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