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學長,我以為妳只是開玩笑,所以只是微笑的對妳說:『真的嗎?』

那他一定長得很帥囉!

妳回答:『他沒有你帥,也沒你高,說真的條件沒你好。』

我疑惑的說:『ㄛ,這樣ㄚ!』





隔了一天,妳寫封信給我,妳說妳翹了一天班,因為那天妳很煩惱,不想去打工,所以去了那個學長的宿舍,我發現那是真的,妳真的愛上他了。

因為妳上線的ip是他那所學校的。

第三天,我去找妳,問妳為何愛上他,妳的理由是:『因為,我沒有讓妳感覺安定平穩,我讓妳有時十分高興,有時又令妳傷心,讓妳煩惱,他給了妳一種安定的感覺,就是平平穩穩的,一顆心不在起起伏伏。』

我無言以對。





晚上,我打電話給妳,我問妳:『我們是不是該分手了?』

妳說:『我還在你和他之間徘徊,我不知道該選擇誰!』

妳要我等,等妳做最後的決定,但,我不能,他就這麼突然的闖進妳我之間,甚至是到後面我才知道有這麼一個他。





第四天,我聽到妳說其實妳在兩個月前以答應他的追求,我彷彿聽到我內心崩潰的聲音,我極力的撫平我的情緒,我微笑著問妳:『妳還有什麼事沒有告訴我的呢?』

妳似乎被我的反應嚇到了,因為若是往常的我應該是生氣的咆哮,因為我連妳和男生有說有笑我都會生氣,這次竟然會笑笑的問妳,妳以顫抖的聲音回答:『沒有了。』

我問妳:『妳和他進展到哪了?』

妳說:『目前…到接吻。』

我的內心好空蕩,我想我不需要再等了,不該再等妳的決定了,我好心痛,因為妳和他交往的期間還和我在一起,甚至還和我約會,我看著妳腳上穿的那雙我上星期和妳約會時買給妳的adidas滑板鞋,『為何妳那天還那麼開心的和我約會?』

我這麼問妳,妳說:『因為,和你在一起我很快樂。』

我再度對妳微笑,接著,我轉身走了。





這晚,我躺在床上,想著很多很多,和妳在一起這兩年多來,

我們都經歷不少事,最後,妳還是變心了,我對妳毫無遮掩,

所有事都告訴妳,因為怕妳擔心,我知道我從前交過很多女友,

但我曾對妳說過我這輩子用過最多心力的女孩就是妳,

一點是因為妳是初戀,我想妳擁有一個美好的戀情,

另一點,就是我真的好愛妳,晚上的微風吹的我的腦袋特別清醒,

眼角感覺一絲涼意,原來掛在我眼角的類水流了下來,

『該放手了,該讓妳去追求妳的幸福。』

這是我的決定,我願意犧牲我自己。





一整晚沒睡,帶著疲乏的身軀,拖著沈重的步伐,到了學校,我對妳說的第一句話:『我們,該走向終點了。』

妳的雙眼紅了,淚水瞬間劃下臉龐,妳不敢相信的問我:『為什麼?為什麼不等我作好決定?』

我沈默著,我不願看著妳那哭泣的臉,我會忍不住去擁抱著妳,我怕我的安慰會令我們又捲近這漩渦,過了漫長如半世紀的沈默,妳問我:『這星期六,能夠和我約會嗎?我…想和你再一次約會,就這麼一次,最後的一次。』

妳知道我最心疼妳,我…我的心裡雖然想著不行,妳的個性很難放手不是嗎?

但,我仍然回應:『嗯。』

我會結束這一切的,遠遠的逃開,到一個妳無法連絡到的地方,一定要結束。





星期六,妳依照往常約會搭著那班火車來了,

我也依然站在剪票口外等著妳,

希望印入妳眼簾的我是掛著妳最愛的微笑的我,

妳猶如彩蝶般飛舞而來,我多麼想緊緊抱著妳,

用我最深的柔情吻著妳,不行,我不能這麼做。





『妳吃早餐了嗎?』一如往常我這麼問妳,『吃了。』

妳的聲音感覺好沒精神,我再度用微笑來打起妳的精神『我們去看電影好不好?』

看來我的微笑還是有用,妳開心的回答:『嗯!好ㄚ!』

『有沒有想看的電影?』

『沒有耶。』

『那…我們先去那再看有哪些電影好看。』

『嗯!』

我們並肩而走,嬌小的妳身高只到我的肩膀,妳突然牽住我的手,『你…怎麼不像平常一樣牽我。』

對ㄚ…說好這是最後一次約會…我該留下美好的回憶給她。

『對不起,我剛在想事情。』

『想什麼ㄚ?』

『嗯…我在想最近好像沒有新片的廣告。』我撒了謊。

『這樣ㄚ,反正說好到那在看囉~』

『嗯。』

妳習慣性的將頭靠在我的肩膀,『你好像又長高了ㄛ。』

『有嗎?』

『嗯,好舒服。』

『你太瘦了,要再多吃點ㄛ。』

『………』





到了電影院,我們選了什麼片我已忘了,因為我茫然的問妳:『要看哪個?』

妳回答後我就渾渾噩噩的買了票,然後去買了妳愛喝的奶茶,妳發現我只拿了奶茶便問我:『那你呢?』

『嗯?』

『你喝什麼?』

『ㄛ。』

『沒關係~我和你一起喝。』

『………』

那場電影的內容我一點也記不起來,因為我感覺好疲憊,好無力,妳仍舊和往常一樣,坐在椅子上將頭輕靠在我的肩膀,『好香。』

『耶?』

『你的味道,好香,這是你的味道。』

『………』

在離開後,妳就再也聞不到了吧!

也許這會是妳懷念的味道。

妳還是和往常一樣,喝了一小口奶茶然後餵我喝,我只是輕含了前端,便鬆開了口,而妳也似乎沒察覺到,依然專注著看著螢幕。





就像愛情的終點一樣,電影結束了,妳喚醒不知何時睡著的我:『沒啦!我們出去吧!』

『嗯。』

『中午了耶~這次要去哪吃飯?』

『妳想吃什麼?』

『你最近有去哪吃好吃的嗎?』

『嗯。』

『ㄛ~火車站前面開了一家日式自助餐,裡面的師父是養老乃龍的師父ㄛ。』

『真的嗎?可是,一定很貴吧!』

『嗯。還好,小貴,一個人加小費大概六百多吧!』

『哇!那算了,我沒帶那麼多錢。』

『沒關係,我這有。』

『不要啦!每次都是你出錢。』

『沒關係,反正我又用不到。』

『可是你不是要出國?總要留點錢帶在身上吧?』

『放心~有啦』

『嗯。』





知道嗎,看著妳吃東西也是一種享受,感覺妳很滿足,

還記得有一次伯母請我去吃日式料理,妳不敢吃生魚片,

我說我吃一半另 一半妳吃,妳被我強迫著吃了下去,

第二天和我抱怨著說都是我害的,害妳一直肚子痛,

伯母也對我很敬佩,說我是唯一能讓妳吃妳不喜歡吃的東西的人,

看著對面的妳享受著壽司,看來妳還是不敢吃生魚片,

『你怎麼都沒吃?』

『看妳吃我就吃飽囉~』

看著妳突然臉紅不禁問妳:『怎麼臉紅了?』

『突然被你電到,你太帥了。』我仍舊微笑著注視著她。





之後,我真的好疲倦,『我想回家睡。』

『好ㄚ~我好久沒去你家了。』

我叫了TAXI回家,到了家我洗個澡就上床睡了,睡到一半感覺旁邊陷了下去,張開眼看見妳睡在我旁邊,躺在我的手臂上。

『我的手上沒有多少肉,會不會不舒服ㄚ?』

我曾這麼問過妳:『不會ㄚ,你都會輕輕的摸我的頭髮,很舒服的。』

我輕撫著妳的頭髮,和我又濃又粗的頭髮相反,妳是有點稀疏但卻很柔軟,看著妳的睡臉,我不自覺的吻上妳的臉頰,淚水突然流了下來,還好妳在睡。

啊!妳的眼睛突然張開,不知是不是我的吻害的,我被妳看到哭泣的模樣,妳將一手伸到床和我的腰之間,緊緊的抱著我,我看到妳肩膀正微微的顫抖,我知道妳也哭了,妳用嗚咽的聲音開始訴說心事:『我好捨不得你。』

『你很難過對不對?』

『對不起,都是我的錯。』

『你知道嗎?我真的好依賴你。』

妳一句句的訴說心裡的話,我的淚水在前幾天已枯乾了,但,我的心仍在倘血,妳抬起頭,我微笑著看著妳,『沒有必要走的那麼悲傷,去追求妳的幸福。』

妳再度將頭埋進我的胸前,結束了,一切都結束了,我最深愛的人將投入另 一個人的懷裡。





再度回到火車站,這是最後一次送妳坐車了,

再見了,我最愛的女孩,不要讓幸福從妳的手中溜走,

緊緊的抓住他吧,不用再擔心我,我會好好過,雖然不是第一次受傷,

但卻是傷得最深的一次,我會躲在殼裡慢慢療傷。





看著列車駛去,我的心又再次崩潰了,

一個大男生在火車站的剪票口哭泣,妳的身影消失了,我知道妳會難過,

那場宣洩我知道妳忍了好久,我知道我給了妳好多痛苦,

不會再有了,不會再給妳痛苦了,再見了。





巨蟹的我和巨蟹的妳兩人有著不同的想法,妳和射手的他走了,

我真心的祝福妳們,現在的我仍在為自己療傷,時間會淡化一切的,

我想我終會遇到我生命中另一個她,我會好好照顧自己,

我的失敗在於不敢表現我內心真正的感情,

這篇文章妳也不會看到。

全站熱搜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