齊桓公在大澤中打獵,管仲駕車,看見了鬼魂。

桓公拉著管仲的手問說:「仲父看見了什麼?」

管仲回答說:「我沒有看到什麼。」

桓公回宮後,煩悶生起病來,好幾天沒上朝。

齊國士子有名叫皇子告敖的說:「桓公是自已傷害自已,鬼魂怎麼能夠傷害桓公呢,大概是人忿怒聚結邪氣,於是精魂離散不能復原,就感到心虛元氣不足。邪氣上而不下,會使人善怒,邪氣下而不上,會令人善忘,這樣上下不和,爭相攻心那就生病了。」

桓公說:「這樣說那麼有鬼沒有?」

回答說:「有的。汙泥有履鬼,廚灶有髻神。戶內糞土,有雷霆的神在那裏。東北方的牆基下,有倍阿鮭蠪鬼在那裏活動。西北方的牆基下,有泆陽鬼在那裹。水裏面有罔象鬼,山丘上有莘,高山有夔,曠野有彷徨鬼,大澤有委蛇鬼。」

桓公說:「請問,委蛇鬼的形狀怎麼樣?」

皇子說:「委蛇鬼,大像車轂、長像車轅,穿紫衣戴紅帽。那鬼物,不喜歡聽雷響車行的聲音,聽到了就捧著頭在那裏,看見了它的人將會成為霸王。」

桓公大笑的說:「這就是寡人所看到的。」

於是穿好衣冠和他坐坐閒聊,不多久,不知不覺的病就好了。

全站熱搜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