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中一切美好的時刻,我們都無法留住。

人人都生活在流變中,人人的生活都是流變。

那麽,一個人的生活是否精彩,就並不在於他留住了多少珍寶,而在於他有過多少想留而留不住的美好的時刻,正是這些時刻組成了他的生活中的流動的盛宴。

留不住當然是悲哀,從來沒有想留住的珍寶卻是更大的悲哀。

既然一切美好的價值都會成為過去,我們就必須承認過去的權利,過去不是空無,而是一切美好價值存在的唯一可能的形式。

人在世界上行走,在時間中行走,無可奈何地迷失在自己的行走之中。

他無法把家鄉的泉井帶到異鄉,把童年的彩霞帶到今天,把十八歲生日的燭光帶到四十歲的生日。

不過,那不能帶走的東西未必就永遠丟失了。

也許他所珍惜的所有往事都藏在某個人跡不至的地方,在一個意想不到的時刻,其中一件或另一件會突然向他顯現,就像從前的某一片燭光突然在記憶的夜空中閃亮。

人生有千百種滋味,品嘗到最後,都只留下了一種滋味,就是無奈。

生命中的一切花朵都會凋謝,一切凋謝都不可挽回,對此我們只好接受。

我們不得不把人生的一切缺憾隨同人生一起接受下來,認識到了這一點,我們心中就會產生一種坦然。

無奈本身包含不甘心的成分,可是,當我們甘心於不甘心,坦然於無奈,對無能為力的事情學會了無所謂,無奈就成了一種境界。

世上事了猶未了,又何必了。

這種心境,完全不是看破紅塵式的超脫,而更像是一種對人生悲歡的和解和包容。

人心中應該有一些有分量的東西,使人沈重的往事是不會流失的。

人生中有些事情很小,但可能給我們造成很大的煩惱,因為離得太近。

人生中有些經歷很重大,但我們當時並不覺得,也因為離得太近。

距離太近時,小事也會顯得很大,使得大事反而顯不出大了。

隔開一定距離,事物的大小就顯出來了。

我們走在人生的路上,遇到的事情是無數的,其中多數非自己所能選擇,它們組成了我們每一階段的生活,左右著我們每一時刻的心情。

我們很容易把正在遭遇的每一件事情都看得十分重要。

然而,事過境遷,當我們回頭看走過的路時便會發現,人生中真正重要的事情是不多的,它們奠定了我們的人生之路的基本走向,而其餘的事情不過是路邊的一些令人愉快或不愉快的小景物罷了。

全站熱搜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