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一個家庭也很像一個國家,兒子的親戚是皇親,媳婦的親戚便是國戚,親與戚分出裡外,倫理中孕含著中華民族傳統的男尊女卑,幾千年傳下來的習俗,「男家為主,女方為輔」在理論上沒有根本更改,但事實上現代生活已將它們顛覆了。

在此變遷中,如果家中雙方家長都健在的,有時會發生變故或爭端,許多家庭不和及分裂便由此而形成,所謂家家都有本難唸的經,這事不容小看。

我活得開心,因為沒有敵人。

但是有一天,我發現一個原本與我毫無干係的女人,忽然成了親家,我兒子也要叫她媽媽,這一天真是費盡了我的思量。

與她相逢是命中註定的緣分,一個陌生的女人,有一天乘了火車到上海來與我見面。

幾年前我在美國正式解甲歸田,回中國退休定居,就在我回到上海一切妥貼,得知兒子的女友,她母親要來看我,上海人叫相親,兒女婚事現在都是兒女自己作主,相親只是同我未來的親家見面而已。

兒子是現代青年,事母卻很老派,為了與我同住一個屋簷下付出幾年心血,我滿心喜悅地希望與離多聚少的大兒子從此可以長相守時,親家來了。

她是中年喪夫的寡婦,萬般艱辛獨自帶大的子女對她唯命是從,天下縱然沒有太多的偉人,見了她,我相信女人並不是偉大的,但天下母親幾乎都是偉大的。

在她住下來同我交往的幾天中,她以一個母親的勇氣,企圖為女兒打出一個沒有公婆的天下,笑聲中深藏著不易察覺的唇槍舌戰,顧盼中傳遞著你死我活的決然信息,我幾次都被出其不意地擊敗,獨自回三樓躺倒在床上,望著天花板發呆。

多少年了,我沒有被強敵制服過,在美國職場中,我常冒著失去職位之險,抵制任何不當的 欺辱,練出一口伶牙利齒,我望著親家的滔滔不絕,胸中心潮澎拜,命令自己閉嘴,絕對要忍住,如果她是我的敵人,根本不是我對手,三下五去二的事,經不住我的撥弄。

但她是親家,又喜歡她的女兒做媳婦,我奈何她不得,任何錯失都有難以補救的後遺症,我必須最客氣對待她,如同招待我最尊貴的朋友。

開宗明義,她的觀點全部坦陳直敘亮出,不拐彎抹角,她嗓門宏亮舉措自如,是能幹而自信的女人,她說話不用隱喻、暗示或聯想手法讓人去猜測,她告訴我她女兒從來沒有離開過她,她也從來沒有離開過她的女兒,大江南北,從東到西,女兒走到哪裡,她也到哪裡,她們不會分開。

她甚至叫我回美國管住小兒子,她住進來幫我管住大兒子,縱然我坦言回國是年老退休還鄉,並不需要看住他們,但她說他們結了婚便會生孩子,她要來替女兒坐月子帶孩子,媳婦雖未進門,運籌之中我已成多餘的人。

懊惱中掰著指頭算,我只住了十來天,她倒要住進來直到把孩子帶大,我這葉落歸根的夢已被粉碎得十分徹底,安居的方針在接下來的日子中夭折,我不戰而退,舉起一面白旗,在她第三次登門前,倉皇離去,不想再較量。

我的走可以換得兒子這片江山的安寧及清靜,還有幸福。

我身心俱疲回到美國,告訴兒子我不再回來定居了。

我的主臥房空關了一年,兒子不許任何人窺覷,親家早已替換了我,住進了她喜歡的這幢別墅中,幫著她女兒帶我的孫女兒她的外孫女兒,一家三代生活得很滋潤,也十分辛苦忙碌。

我又回到美國,光陰常打發在雲遊四海的旅途中,從萊因河上一路看著古堡,到地中海裡上了白色的島嶼,從金字塔下騎著駱駝,到阿爾卑斯山登上纜車,我玩遍了世界主要景點,在許多不同的國土寄給孫女兒的只是一張她看不懂的明信片。

兒子再三央求我回去無效,知我決心已下,便替我另置新屋,重買的新房裝修完畢,最後在兒子感召下,我們又回去住下。

由於獨立門戶,坐在院中喝茶看書,發覺比上次又舒適清靜了許多,事隔數年再次回國長住,親家見面,彼此更加客氣和睦,其實我心中卻常想要謝謝她,如沒有她,我沒有這般地逍遙。

這幾年來,雖然兒子家中有住家褓姆,但親家沒有功勞也有苦勞,她也付出了最大的愛心。

母女一向相依為命,這女兒也是至孝,但這些家事畢竟會發生齟齬,母女爭吵時有所聞,但平靜下來一家依然和好如初,如果是婆媳間稍有芥蒂,卻不會簡單平復,如有隔閡裂痕,最後也會傷及我心愛的兒子,令他為難鬱悶。

現在一家三代,皇親讓了國戚,反而一直和平共處人人開心。

兒子從一個不懂事的綠衣少年成長為一個成熟男人,他肩負三代人的希望及寄託,始終保持他一向的樂觀開朗豁達大度的個性,尤其眼看著他從可愛的頑童變成有責任心的父親,我心中非常驕傲及欣慰。

在這快樂的生活中,我想自己是做對了一件事,雖然這件事違悖自己性格,但事情關聯不止個人,故而不能抒一己之欲。

多少次我在假想的時光隧道中往前探索想像,最後必須有一個女人退出,奇妙的是我越愛兒子越應該成全她們,我退後一步可以於己海闊天空,於人風平浪靜,這退出的女人只能是我。

我慶幸自己在親家面前不戰而退,幸得我們主動顛覆了男尊女卑。

相信這並不容易被每個人做到,因為我已安置了我的晚年計畫,我可以堅持自己的既定方針,理直氣壯地住下去,如果要爭下去,我不會失敗,因為畢竟有既成事實及傳統的習俗支持著我牢固的地位,還有一個唯命是從的兒子。

但正因為我愛這個兒子,不願帶給他任何壓力及困惑。

敵人是很難做朋友的,朋友成了敵人便不是朋友,亦敵亦友基本不可能兩全,也許親家之間真的是一對敵友,因為他們的利害衝突非常鮮明,但是他們的共同所愛也非常明確,關鍵是他們分不開,有太多機會在一起觥籌交錯共度佳節。

其實親家不是敵人,即使有矛盾對立,如何化敵為友,要兩害相權取其輕,兩利相權取其重,因為利害關聯著千絲萬縷的血肉親情,所以其間的學問很大,端視各人進退限度。

家家都有一本難唸的經,這本經家家都有不同的唸法。

據說清官難斷家務事,可見家務官司之棘手麻煩。

古代有一個官遇到兩個女人拉了一個小孩來告狀,都說自己是親娘,那官要她們倆人各執小孩一手,反方向拉這個孩子,誰把小孩拉到身邊,誰就是親娘,結果一個女人很快便放手了,小孩被另一個女人拉了過去,最後那官反而把小孩判給那個最早鬆手的女人。

我的手放得夠快,可惜沒有遇到這位清官,沒有人知道親娘怕把孩子弄痛而放手,但她的心會永遠地痛,包括那個兒子,永遠都不會知道親娘心中那一份痛。

全站熱搜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