赫普村是個小村莊,畢老師正向棒球隊的小選手們說恭喜,恭喜他們打了一場漂亮的棒球賽。

他們輸了,但是沒有人在意,因為他們真的玩得很高興。

畢伯帝老師是赫普村小學的歷史老師。

每年夏天的每個星期六,他都會安排球賽,讓他的學生和其他學校的學生比賽。

比利立頓是畢老師的學生,他最喜歡打棒球,而且他覺得畢老師是全天下最棒的老。

每次球賽結束,比利都會留下來幫忙整理球和球棒。

等到整理完,畢老師總會笑著跟他說:「謝謝嘍,辛苦你了。我們下星期六見。」

赫普村的市中心有條小小的街道,畢老師在球賽後總會沿著市中心的街道走回家,一路上跟他認識的人揮手打招呼,而那些人也會揮手向他問好。

經過傅卡迪的水果店時,他會停下來讚美傅先生店裡的水果有多新鮮,然後挑一顆最紅最亮的蘋果放進袋子,再繼續路程。

這天,湯米提巴頓站在對街,用好奇的目光看著畢老師離開水果店。

他自言自語的說道:「好奇怪喔,畢老師沒付錢就走了。」

湯米踏上滑板,趕緊去跟朋友們說他的大發現。

星期六又到了,畢老師的學生又打了一場球賽。

他們和平常一樣又輸了,但是沒有人在意,因為他們玩得很高興。

比利留下來幫忙整理球具。

整理好以後,畢老師和往常一樣走路回家。

他沿路和他認識的人打招呼,那些人也向他問好。

經過傅先生的水果店時,畢老師停了下來,挑了一顆最紅最亮的蘋果,放進袋子,然後繼續上路。

湯米和他的朋友們在對街看,他們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事--畢老師沒付錢就走了!

他們迫不及待的跟其他朋友說,朋友又告訴他們的爸媽,爸媽又跟鄰居講,鄰居再跟朋友說,事情就在小小的赫普村裡傳開來了。

星期六又到了。

棒球場上只有畢老師一個人。

正當他覺得奇怪時,他看見比利哭喪著臉向他走來。

畢老師說:「比利,你來啦!其他人都上哪兒去了?」

比利沒有回答。

畢老師又問:「怎麼了?」

比利低著頭,盯著地上說:「大家都說你是小偷。」

畢老師一臉困惑,脫下帽子抓了抓頭。

他問比利:「是誰說我偷東西?我又偷了什麼呢?」

比利回答:「是湯米和他的朋友說的。他們說你在傅先生的水果店,沒付錢就拿了蘋果。他們還說看過兩次呢。」

「啊,原來如此。」

畢老師一面說,一面戴上帽子。

他對比利說:「我們去跟傅先生談談這件事吧。」

他們沿著市街中心的街道走。

畢老師一路向他認識的人打招呼,但是那些人都不理他,有的還假裝沒看到。

最後畢老師和比利來到傅先生的水果店。

傅先生探出頭來打招呼:「你們怎麼會在這裡?不是應該在打棒球嗎?」

畢老師說:「今天沒有球賽。我早一點過來拿蘋果,可以嗎?」

傅先生回答:「當然可以啊。你星期六早上來買牛奶的時候,都會先付蘋果的錢。你想要什麼時候來拿蘋果都可以啊。要不要那顆最大最亮的紅蘋果?」

畢老師拿了蘋果,微笑著把蘋果遞給比利。

比利說:「謝謝,但是我要先去找湯米,跟他說清楚這是怎麼一回事。」

畢老師回答:「順便叫他來我家,我想跟他談談。」

沒多久,比利就找到了湯米,跟他說畢老師和蘋果的事,也告訴他畢老師想跟他談談。

於是湯米飛奔到畢老師家,他按了畢老師家的門鈴,畢老師出來幫他開門。

他們站在門邊,看著對方好一會兒。

湯米先開口:「天啊,畢老師,我不知道事情是那樣的。我不應該亂說話,但是你看起來真的像是沒付錢就拿了蘋果。」

畢老師抬了抬眉毛,感覺有一股暖風拂過臉龐。

「看起來像什麼並不重要,重要的是事實是什麼。」

湯米低頭看著鞋尖說:「真的很對不起。我該怎麼補救呢?」

畢老師深深吸了一口氣,抬頭看著天上一朵小小的雲。

他說:「我跟你說怎麼補救。去找個塞滿羽毛的枕頭,一個小時後拿到棒球場的內野區給我。」

湯米點點頭,然後跑回家拿枕頭。

一個小時後,湯米帶著枕頭,在投手板那兒和畢老師碰面。

畢老師說:「跟我來。」

湯米不知道畢老師的葫蘆裡在賣什麼要,但還是跟著畢老師,往看台走去。

等他們走到看台的最高處,畢老師說:「今天的風真大啊。」

湯米點點頭表示同意。

「用這把剪刀把枕頭剪開,然後把裡面的羽毛抖出來。」

湯米一臉疑惑,但還是照著做,心裡慶幸畢老師這麼簡單就原諒了他。

千百根羽毛被風吹起,飛得又高又遠。

湯米鬆了一口氣。

他問畢老師:「這樣就算補救了嗎?還要我做什麼事嗎?」

畢老師說:「你還要做一件事,現在去把羽毛統統撿回來。」

湯米回答:「全部撿回來?不可能吧。」

畢老師說:「你散佈的謠言也是一樣。我受的傷害是不可能彌補回來的。看,每一根羽毛所代表的,就是一位赫普村的居民。」

湯米想了好一會兒,才明白畢老師的意思。

最後,湯米說:「我猜,我該做的事還多著呢。」

畢老師露出微笑,對湯米說:「沒錯。以後不要那麼快就去評斷別人,記住你說的話會造成多大的影響。」

畢老師拿出一顆又紅又大的蘋果給了湯米,然後轉身回家。

全站熱搜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