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個人都是一朵花,我為你開放過,卻如丁香般憂傷。

淚泊相思,繾綣成雲,最後只剩,冰冷的空氣。

前緣,已用我的淚水悉數償還,自從轉身,回眸,便不可能。





一、似曾相識初遇君

春暖,人人等著桃花開放,我獨等丁香,丁香花,是一隻只憂鬱的眼睛,像我。

桃花妖冶,遠觀即可,丁香典雅,不可冷落。

三月末的丁香,剛剛著蕾,就開始輕溢淡淡的幽香。

如果雨來,思緒即會循香走入幽深的雨巷,屋簷下雨落的滴嗒聲,輕如低語,而雨巷外的喧囂,與我無關。

那天去看丁香,恰遇雨絲綿長,濕了我空落的眼神,歸來後,那一袖的清香也入了夢。

夢裡,細雨瀟瀟,霧氣暗湧,我白裙飄飄,明眸半攏,倚著丁香樹等待遠處雨巷,走出撐著油紙傘的戴望舒。

自己是棵草,卻羨慕花香,也許不是戴望舒想像中的姑娘,卻一樣結滿丁香一樣的惆悵。

一抹淺淺的紫,是我前世的顏色,一樣浸透了憂傷。

初遇,在網上,丁香花還沒有開。

你的眼神只覺似曾相識,我躊躇著,不經意送出一個莞爾,你就猜透了我的性情。

孤獨的心一向與文字為伴,一些脈脈的心事從文字裡伸出手,淺淺撫著我的寂寞。

心痕,很久沒有了顏色,輕輕淡淡地半隱半沒,我佇立的身後,以往的風景已經朦朧,有時依然捨不得遠走。

你的眼神,熟悉到止不住慌亂,我看見粼粼的水波,素潔的月色,為我漾起了溫柔。

那季的春雨好長,心裡響著滋潤的聲音,天天雨落,洗淡了斑駁的往事。

丁香生長的地方有條河,河水裏,雨落的漣漪一圈一圈漾開了我的輕愁,彼岸,有一些雲朵試圖泅渡,幾隻鳥兒在雨中隨意就唱起了歌,心事如雲,陰影網住了誰?

心也雀躍,只是飛不起鳥兒的高度。

於是,把自己鎖在一團寒煙裡,沉默。

喜愛丁香,我終究不是丁香,因為你錯過了採摘的季節,我也失去了綻放的勇氣。

喜歡雨天的思緒,可以飄的很遠,天晴了,害怕陽光下飛舞的塵,落盡眼睛後長出愛情。





二、一夢相思心入岸

潮濕的雨天一過,明知丁香還沒開放,也就不再惦記,倚窗,在暈眩的光影裡,守著素箋,於古曲裡沉浮。

陽光燦爛了一天,就又變了臉,夜裏風起時,我入了夢。

我相信上帝給每個人的夜晚,都是用來做夢的,人需要在夢中比對真理;需要在夢裡找尋希望;需要在夢裡甜蜜;需要在夢裡回到前世。

夢迴前生。

佛岸,草經過了破土前的黑暗,有了光明的權力,我看見身邊仙雲繚繞,異香裊裊,閉起眼睛,深深地呼吸,耳邊響起佛的聲音:紫絳珠,憂傷如水,倒掉即空!

爾因生於佛岸,得佛恩澤,才得以百年成形,兩百年成仙,七百年成佛,好好珍惜千年修成佛的機會,切莫再生凡心。

眼前的清雲孤風、遠處的霧靄仙閣始終是一種顏色,雖然四面頌歌,都只是單調的佛經。

腦際掠過種種紅塵舊事,雖然每一世遊歷的結果都是淚盡而死,可憐繁華和情愛已然生根。

我在佛的光影裡下不了絕塵的心,於是緘默不語。

我知道佛對我是慈愛的,他給了我一次次醒悟的機會,默許了我一次次放縱的凡心。

只是我的心早已守在紅塵的盡頭,再過一萬個世紀,我還是一棵心系凡塵的草,為情而生、情殤而泣、淚盡而死。

佛岸,清冷,一抹荒涼遠至天際。

多日了,天半陰,無風也無露,仙草奇渴,枯了葉尖,瘦了顏容,一天天奄奄無神。

低雲漫捲風塵。

面前是誰,一襲白衫,眉宇間輕含詩情。

略吟幾句,他便揮毫潑墨畫起了絳珠。

看見他的目,情心一震,怎奈,喉嚨幹啞,嘶喊無聲,已柔柔昏去。

有水的聲音,片刻就滋潤及心,草醒,抬眸見他手執墨瓶傾倒,滴滴墨水都滲進了草的脈紋。

夢醒,那雙注滿憐愛的眼睛,溶入屏前的你。

難怪躲不過,你竟是我佛前暗許的緣。

一縷疼痛的思緒開始燃燒。

一屏隔開千里,日日守望隔世離空的眷戀,沒了青春年少的歲月,終是半生繾綣。

彼此凝望處,文字越來越瘦,繽紛的期待枯了清顏。

感情總喜歡帶著面具,華麗的表面掩蓋了多少痛不欲生。

困惑中,不知是該前行,還是尋找退路。

想起所謂的前緣故事,皆沒有歡快的結尾,只為了設一個懸念,做來生相遇的理由。

躊躇中,向前一步,是冒險,退後一步,是孤獨。





三、葉落聲聲春難循

每天上網,總有一抹溫潤的眼神,一場隔空的遇見,隱隱帶來意念中的微寒。

丁香花終於開了,淺淺的紫只預示著憂傷。

有了心知,在乎的就太多,心念一處,虛偽不得。

塵世累,情緣苦,何處風月染濃情,全是釋然?

你常常憐惜不夠或者會錯了意,惹我淚潸如雨,一瞬間,心就鏤空,雕滿了霜痕。

每次爭吵過後,落寞於灰色頭像前,用朦朧的視線望你,竟是那麼遙遠。

指腹輕撫你的笑容,止不住的痛,在心上揪起了一層皺紋。

夜沉澱了喧囂後,窗外刮進的風,搖落了一地的粉雨,你的夢早已被我的淚水淹沒,你可曾在夢中憐惜。

我哭了,你總說你心疼,又為什麼總要傷我,傷的反反復複?

最初的你,一聲我錯了,就迴轉了風雲,屏前,依然桃紅柳綠,笑語如珠。

不過幾日,你總又不肯相讓,言語交鋒後,煙花驟冷。

午夜空階,開滿寂寞的淚花,心重重地痛,樹影朦朧。

註定了,你只是要拿走我償還你的淚水嗎?

前世裡你憐愛的眼神原來並不能持久,那一抹深情續了的,只是今生的痛。

捧著痛極了的心,我想走了,因為上天能恩賜的,只有這場隔岸的煙火。

每次說要離開,總有你的不捨,心也流連,畢竟真心付出過。

往日的笑語輕凝花間,顫顫地舒展,長長的獨影總會輕搖午夜的寂寞。

那一次的爭執,二十天沒有說話,依然是你的呼喚,掉轉了我的淚眼,明知經歷的分分合合太多,情絲早已不堪一扯,但依然怯怯地順著網線把自己的手遞過去,就著悲喜的嗔怨,最後一次迷途。

真的是最後,噩夢不可預知地來臨。

一場糾葛識透了彼此,愛如流星急速下沉。

雲霧散,天涯顯,原來,那些誓言說的時候就已經死在石頭上,只是感情的盲目,讓我不想去相信。

彼此的文字記錄了幽巷深處的雨落聲聲,雲夢裡的點點滴滴。

情絲三千,繾綣成雲,怎知暗藏風暴,撕裂了風景。

離合多變,終是累了心。

突然靜寂的空間,被我的淚水淹沒,連同心中結出的相思,都在汪洋裡漂泊。

淚漂紅豆,何處有岸?

如果這場愛戀是俗世空花,也已被淚水染的斑斑駁駁,愛逐漸遙遠,彼此都已害怕面對,夕陽西下後,面前的茶水冰冷,浸泡著我潛藏的失落。

習慣了的等候,最終習慣了寂寞,承諾為零,太多的反復裡失了所有。

簫聲嗚咽,古箏纏綿,古曲聲聲,如泣如訴,清風裡的淚花為誰綻放涼涼的痛?

終於承認自己一開始就錯了,錯在眼睛裡看到的,全是浮華的春景,沒有聽見春儘後的秋歌。





四、霧靄飄絮難成雲

五月,依然還有清冷霧重的早晨,一場晴一場雨後,丁香花在朦朧處,清香縷縷。

風裡飛舞的塵,似誰無聲冰涼的眼睛,每一粒都經歷過傷痛。

又一季的憂傷,觸痛了心事,逆著風,去爬世紀塔,守望丁香綻放的過程。

在世紀塔的6層,把心放在9層,等待陽光穿透濃霧,曬去潮濕。

痛,如煙霧般裊裊升騰,腳下,往事匍匐一地。

一些笑語伴著柳絮,在風中隱隱地飄,輕雲淡去,留著若有若無的痕跡。

我站在平時不敢企及的高度,聽身邊鳥兒婉轉鳴唱,嘆桃紅柳綠的一季芳菲,終會被季節更迭,褪盡它原有的顏色。

淚水曾經漂著憂傷,漫無目的。

因為你的懦弱,我得到雙倍的打擊,彼此的情感檔案裡應該記錄著那一幕淒涼上演的結局。

有一種人利益重於感情,有一種感情敗給了距離,有一種距離輕言了離棄,有一種離棄再也不能合攏。

坐在古書泛黃的書頁裡,用李清照的哀婉比對自己的心情,心念處,結滿了苦澀。

期望的太高,失望的就越深,默默轉身後,來路零碎的癡語再難撿拾。

相遇到結局,短短的路程,本想將愛當風化不了的寶石攥緊,誰知期待零散如沙,不經意就一攥成空。

全站熱搜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