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如其來的考試如晴天霹靂,當我拿到空白數學考卷的那一刻,腎上腺素立即大量分泌,我握緊手中的原子筆直到指節發疼,還沒寫上自己的名字,目光就就先盯住第一題,會寫,會寫耶!

緊接著看第二題,很簡單嘛!

掃描完全卷後,我幾乎要高舉雙手歡呼,按耐住雀躍的心情,我一推眼鏡,奮筆疾書直到左手肘被大力搖晃。

「爸爸,你不要寫我的考卷啦,你要教我啊!」念小學三年級的兒子,眨著水亮亮的眼睛。

唉,這要是三十年前該有多好?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