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天開的花,也快謝了。

炎熱的天氣還在每個無雲的日子裡逗留,但不知名的花卻落黃了學校整條大道,彷彿這個季節,會在某次的溫度驟降後突然銷聲匿跡,無聲無息。

新鮮人上學的時間比上班族還早,清晨的腳步呈現著自動化的記憶模式,我沒有完全開啟自己的大腦,在前往站牌的路上我以空殼的姿態移動,唯一的感受只有肩膀承受的重量與昏睡的欲望。

還沒能來得及適應大學生活,就又面臨到這種傷秋的日子,使我不得不屈服於那些直搗的憂鬱。

系上的同學們我仍無法一一認出,亦或是認出後,卻因不知名字而避免交流,即使臉與名字相應,話題仍無法脫離教授與作業,談話走到死穴後,只能選擇緘默或是離去。

前幾個禮拜,我異常驚恐,似乎每個人都擁有一條線,與另一些人綁起,他們都圍在線裡頭,而我時常自覺自己的線,也許也連著某些人,但我卻有意無意地站在線外,獨自遊走。

夜晚,就只是坐在電腦前寫一些能被注意的話語,收集幾個「讚」便怡然自樂,隨便說幾句玩笑話便能有好幾十則的留言,彷彿有了這些,就能夠將彼此的繩結越繫越緊。

但文字總不誠實,真實的人們有自己真實的圈子。

下捷運後,一個人走在滿是黃花的大道上,時不時陣陣的清風會襯著落花拂面而來,我會想像自己能夠跳支舞,揮出狂傲的風,將所有黃花統統在一瞬灑落於這座學校,不留情面地將秋天放逐,因為我所期待的寒冬,早該來了。

這樣,另一個花開的日子就會更近一點。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藍色憂鬱 的頭像
藍色憂鬱

夢想天空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