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ke是個南方人,年輕時參加內戰,是個標準的南方種族主義擁護者。

後來Mike得了癌症,駕鶴西歸前,神父來到他面前。

神父:「你還有沒有什麼話要對上帝講的?」

Mike:「他媽的,我一生南征北戰,落得這般下場,如今只有一個願望。」

神父:「什麼願望你說,沒有關係。」

Mike:「臨死前我只想移居北方,作個北方人。」

神父:「什麼!你這樣子對得起民族,對得起國家嗎?你不是最痛恨北方人的嗎?」

Mike:「我沒別的意思,我只是想讓他們死一個少一個。」

全站熱搜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