進餐到一半時,同桌的一位學妹對著正在用餐的博士班學長冒出一句話:「學長你博幾?(博士班幾年級)」

同桌博士班的學長含糊道:「沒有啊,我在吃飯怎麼會呢?」

正當我們其他人在納悶學長的回答時,只聽到他嘟囔著說:「吃飯時還能勃起?我哪那麼神?」

語畢全桌的人盡皆噴飯,留下面紅耳赤的學妹。





這是我女友跟我說發生在她們系上office的一件趣事:我女友幫系上一位新來的副教授打一份申請國會研究計劃的文件。

其中一個欄位須填寫計劃主持人的學經歷,於是就問該副教授主持過什麼計劃。

他回答說:「我只不過是個菜鳥,那有什麼經歷。」

這時一旁另一位也是新來不久的女副教授為安慰他,表示自己比他更菜,於是就說:「菜鳥已經不錯了,我連鳥都沒有!」





聯誼會上,大夥懷念起同年往事。

aro:「我小時候長得白白淨淨的,我媽媽還把我的頭髮燙起來,所以大家都以為我是小女孩。」

小明:「那麼你一定很受困擾吧!」

aro:「可不是,就連班導師也誤認為我是女孩子,還讓我坐在女生那一排,後來我的母親就把我的頭髮剪掉,讓我恢復男兒本尊。」

小明:「哈哈!你那位老師一定會大吃一驚吧!」

aro:「不!最吃驚的是每天等我上學、幫我拿書包的那位男同學。」





一個學了多年英文都學不好的學生,經過長久的努力,終於學會了hello以及通順的將26個英文字母唸完整。

很高興的在街上攔住一個外國人,緩緩跟他說:「Hello!ABCDEFG…Z。」

那個外國人瞪大了眼睛,張大了嘴聽他一字一字唸完,好不容易回過神,他鎮定了自己的情緒後,調整一下自己的微笑,清清喉嚨緩緩的跟這個學生說:「你好!ㄅㄆㄇㄈㄉㄊㄋㄌ…」





一個遊客乘著出租車出遊。

半路上他拍拍司機的肩膀,想問一件事,沒想到嚇得司機哇哇亂叫。

他抱歉道:「啊,對不起,沒想到會嚇著你。」

司機道:「沒關係,小小的誤會。我今天剛開出租車,過去我一直是開靈櫃車的。」





甲:「風很大,怕裙子被風掀起,我想回去換裝。」

乙:「改穿長褲?」

甲:「不,想換件漂亮一點的內褲。」





期中考出了一題翻譯。

「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不捨晝夜。」

老師改完稿考卷,很嚴肅的說:我們有個人寫:「死去的那個人好像是我的丈夫,白天晚上看起來都很像。」





阿忠:「你救過多少個人啊?」

救生員:「無數個…其中有一個還成為了我的老婆。」

阿忠:「有何感想?」

救生員:「她的人生浮起來了,我的人生沈下去了。」





史老師在教清朝歷史,發現有個學生在睡覺。

老師把他叫醒,問道:「清廷最大的敵人是什麼?」

學生睡眼惺忪的回答:「青蛙!」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