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蟬淒切,對長亭晚,驟雨初歇。都門帳飲無緒,留戀處,蘭舟催發。執手相看淚眼,竟無語凝噎。念去去千里煙波,暮靄沉沉楚天闊。多情自古傷離別,更那堪、冷落清秋節!今宵酒醒何處?楊柳岸,曉風殘月。此去經年,應是良辰好景虛設。便縱有千種風情,更與何人說?」

秋風蕭蕭,秋雨瀟瀟,枯葉滿地。

又是一個令人傷心的秋的時節來臨。

樹上秋蟬的鳴叫聲淒涼而悲慼,彷彿是在歎息時光的飛逝,光陰的無情。

轉眼又是一個生命的輪迴。

一陣急雨過後,那傍晚時分的長亭,隱隱約約,暮色中盡顯出一份落寞而憂傷的詩情畫意。

一生遭際,千般滋味。

仕途的艱辛,讓你不得已去遠赴天涯。

京都城外置帳設宴為你餞別,那種即將離別的疼痛,撕心裂肺,那香醇的美酒此刻竟變得如此苦澀。

為你斟一杯酒,和著我的眼淚,澀澀的、鹹鹹的,一飲而下,任憑濃厚的苦澀肆意瀰漫,君,我知道,你怎麼能捨得將我放下?

與你不捨的眼神交纏著,別依依,情難捨。

船家無情,催發蘭舟,你我執手相牽,淚流滿面,是如何的不捨。

縱然有萬語千言,卻竟凝噎於喉,欲訴無語。

只是「相顧無言,惟有淚千行」。

如弱柳扶風般佇立在岸邊,揮手與你告別,長袖飄飄,在風中舞動著悲傷,拋灑著淚水。

水面氤氳,煙波萬千里,望著遠去的船帆,漸行漸遠,消失在暮靄沉沉的水闊長天裡,我已是痛到心碎。

多情自古傷離別,更何況是在這蕭瑟冷落的中秋節。

在這萬家團圓,同飲美酒,共賞明月的夜晚,我卻獨自站在空曠寂寥的岸邊,相思海的隔岸,望著千萬里迷濛的浩渺煙波,君,想你--妾淚濕衣衫。

借酒澆愁愁更愁。

酒入愁腸化作相思淚。

不知今宵酒醒何處。

也不知今夕是何年,君不在的日子,我已是將日月顛倒,晝夜難辨,酒醒時,空對著寂寞的楊柳岸邊,望天上,只剩下一彎殘月伴著拂曉一縷清冷的寒風。

君,此一去,不知多少年要與你天隔一方。

沒有你的日子,我思念成災,晝不思茶飯,夜不能成寐,縱然有良辰美景,於我,已形同虛設。

玉食難餐,錦衣懶著,對鏡懶梳妝,濃厚了相思,憔悴了容顏「衣帶漸寬終不悔,為伊消得人憔悴」便縱有千般相思,萬種風情,又能對誰去訴說?

有的只是「才下眉頭,卻上心頭」的無奈。

「青燈照壁人初睡,冷雨敲窗被未溫。」

蕭瑟的秋夜冷清寂寞,雨打芭蕉聲聲咽,愁腸百結難成眠,空對著一盞青燈,四壁清輝,夜盡更深,我卻依舊和著眼淚獨自斟飲著這份孤獨和悲傷。

這一刻,斷腸人,你在哪裡?

風中的梧桐葉飄落了一地的悲傷,看那最後的芳菲,也終是隨風飄零。

飄零,飄零,天涯何處是歸程?

「淚眼問花花不語,亂紅飛過鞦韆去。」

君,妾在相思海的隔岸等你,直到地老天荒。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