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蕭雨落,陰霾之外便是單調和寂寞。

沒有色彩的點綴,遠離了塵寰的喧囂,枯瘦的心在清寂的沈靡裡墜落,陰鬱成了沒落的歸宿。

我的身軀尚未僵冷變形,蝶的羽翅翕合有度,靈動與弛張裡尋找著瑞日和風,芳蹤綠野,追逐著煙雨迷濛之外甘之若飴醇美如初的酣夢,那裡才有我最佳的生存狀態。

仰視的眼眸穿不透雲翳,低眉俯首的剎那,不是要作頹靡消沈的逃遁。

渴慕的心蘊蓄著果敢與勇毅,晦霾和淫雨雖然浸濕了飛翔的翅膀,蝶兒依舊前行,在廣漠的天空裡劃出閃亮的羽痕。

縱有一天羽翅斷折,疾風冷雨之外,我仍能以心獨翔。

雨落聲碎,心羽不死,無限的嚮往是我心底另一道虹霓。

你是我心空永恆的誘惑,甜蜜與繾綣,纏綿與依戀,思念的心情讓我輕盈如風,週身湧動著無言的溫暖。

心窗之外,我用豐沛飽滿的愛意與簡單純粹的語言與你共築人生和諧圓滿的風景:在天比翼,在地連理,相攜終老。

幽幽冷風,愁雲慘淡。

淒淒寒雨,天昏地暗。

棄若敝履,情何以堪。

悵然莫名,徒遺傷感。

荒頹寥落,撫膺歎惋。

踟躇憔悴,噤若寒蟬。

懷思是溫暖的,愛戀是純淨的。

遠眺雲翳,古意蒼涼的背後是你詩意清澈的目光遙遙地凝望。

綠樹濃蔭,繁花正艷,遠幕的風吹透了我的心事。

宿命裡我不是煢煢孤獨的行者。

緊握虔誠的意念和執著不悔的深情,靜靜地傾訴著無限的依戀與湧動的柔情。

浮華退去,緘默如錦我的相思與想念是我入骨入髓之病,而你是我今生療救的藥引,甜蜜的激情在我汩汩不息的血脈裡沖蕩疾行。

歲月安寧,我用雙手護緊心底的桃源,側耳聆聽神靈的天籟,凝神注目神靈的微笑。

你不是我的童話寓言,愛的潮水滔滔席捲,如初的箴言閃爍著撼人心魄的輝煌,內心最柔軟的部分,你是我心靈深處的神靈,為我拂去歲月風塵的蒼涼。

天庭滑落的是你繾綣的情懷,正橫過生機盎然的季節,氤氳瀰漫在我的心田。

微顫中沐浴著瑞日的慈光,我心輕盈,沈浸於恬然而美麗的幸福。

我用熱忱的呼吸和散亂的文句應和著你陽光般的笑靨。

虛空失落的邊緣是盛開的繁艷。

純淨恬然的綠意裡,寂寞與悵惘貯滿了我的心湖。

晴和日麗的春天並不適合我枯萎的想念。

風來雲去,盛開的花期裡還有幾多的期許與等待。

漸行漸遠,嫩綠青蔥的色彩引領我舊夢重回:黃花瘦,落英繽紛,神秘的天地裡無人為我駐足停留。

失意讓我成了季節裡孤單的角色,沈思與回憶打開了疼痛的翅膀。

沒有什麼能夠勝過將你從我生活剝離的疼痛。

我的憂傷使我此後更加地失魂落魄,而我的溫暖僅自於我對往事的憶念。

鳶飛唳天,黑髮轉瞬如雪,嗟然喟歎著無邊的幻景,瘖啞的喉嚨裡塞滿了困頓冷顫的餘音。

長河日落,天遠地迥,寧靜的空闊裡我的雙眼空茫迷濛,遠眺的目光蓄滿了凝重深刻的憂傷。

我的記憶裡沒有挽留,或許早已被你遺忘。

離雁斷鴻,空自淒惻,再也尋不見自己的魂魄。

毅力與執守擱淺在喧嘩退卻後的沙洲。

撫摸著深深淺淺的疼痛,緘默裡忖度著清涼的囈語。

愛很遼闊,有時也讓人孤獨落魄。

僻遠的角落,是誰在說著內心的隱秘。

繁華似錦,內心卻是倔強不肯退卻消散的疼在生生地撕扯,撕裂。

風從南方吹來,不曾留意深綠的輝煌,不曾在乎我微笑的粲然,但風明曉我綿長的心事,消散的只是我的呼吸。

原地佇立,任飄逸清爽的南風拂襟而過。

生命的輪迴裡,翹楚渴慕的心情湮沒於風行的腳步,作雅意而純正的沈寂。

木葉喧嘩鼓噪。

面對生機盎然的節候,我用漸次溫熱纏綿不息的脈搏和醇香的記憶相守。

想著念著,在默然的時刻,我不願說著春草的芳馥,夏花的燦爛,秋葉的寧靜,冬雪的素潔,如風以灑脫的姿勢穿行於四季。

或許我永遠跟不上風行的快意與遙適,唯能任其在我的眉宇間揣度我莫可名狀的情愫。

許多的風景在我的眼眸深處定格,早已習慣了在你雋永悠長的吟唱裡傾聽你點滴的聲息,以簡單的文字擁簇著你在我的靈魂裡翩然起舞。

你是綿遠曠古的風從靜雅幽香的苑囿吹來,令我情迷心癡,神魂蕩漾。

寧靜中期盼,恬然中嚮往,當風吹進我的身體,心的羽翅已經舒展。

風塵依舊,相攜的心在蒼茫的時空裡穿梭頡頏。

全站熱搜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