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羊座

羊羊一聽到這個消息,就覺得血氣往上湧。

「他就這樣去了,算什麼呢!我讀書的時候是窮,為了看他的演唱會,我一個月都沒有吃早餐,最後媽媽不讓我去,我還跳了窗。現在,現在我有錢了,大把大把的在口袋裡,他怎麼就這樣舍我而去了呢!」

憤怒的羊羊最終在KTV包房裡,聲嘶力竭地吼了一夜——都是他的歌啊,都是當年自己最愛的他的歌啊!

羊羊在清晨時分被服務員輕輕地推醒,發現自己已是滿臉淚痕。





金牛座

這一天是偶像出殯的日子,牛牛做完一天的工作,靜靜地走出了辦公室,回到家中。一個小時之後,在牛牛的家門前,出現了另外一個模樣的牛牛。

雖然已經將近三十歲了,現在的牛牛,很難再把自己端莊的短發一下子留成十五年前的披肩秀發。然而,T恤衫,泛白的牛仔褲,小背包,白布鞋,依舊還是當年的。

一切就像十五年前心情不好的那天一樣,牛牛步行著,穿過數不盡的大街小巷,最後來到一個熱鬧的碼頭。看著不遠處的咖啡廳,淚,終於無聲地滑落……

也許很難有人會記得,十五年前這裡曾經樹起一個大大的廣告牌,剛剛逝去的偶像那曾經年輕英俊的臉,當年就在廣告牌上微笑著。那一天,十四歲的牛牛第一次被一個陌生男孩的笑容打動……





雙子座

電視上正在直播著偶像出殯的場面,朋友們一邊看,一邊哭得唏哩嘩啦,雙雙們也在一旁陪著嘆氣,同時也兼當一下講解人的角色。

你們看,那個A,果然來了吧?我記得,十五年前他們拍XX劇,就傳出過一段情。當年大家都說他們真是金童玉女啊,誰料後來卻一腳插進個B,後來據說是因為拍戲聚多離少,也散啦!當年XX報的老編C還特地寫了一稿,題目就叫「紅顏落,無所依」呢!

唉,大概也只有思維活絡的雙雙們才能回憶起這許許多多的「當年情」吧!





巨蟹座

蟹蟹輕輕地嘆了口氣,開始了以下一系列的內心獨白。

「偶像XX,還記得當年你開的那場演唱會嗎?」那時我還是穿學生裝的少女呢。我站在台下激動了那麼久,眼睛盯著你死死的看,一臉的激動啊!等到終於鼓起勇氣上去獻花,卻因為太緊張而抓住花不放,唉,那時在台上,你對我說了好多好多的話,是什麼呢?

哦,對了,是「謝謝!謝謝!謝謝!」你那時看我的眼神多麼溫柔啊!

可惜,可惜啊,為什麼擁有這麼溫柔眼神的你,卻始終都孤身一人呢?唉,如果當時的我,能夠再勇敢一點,告訴你「我想給你一個家!」也許,也許你就不會這麼早就去了吧?





獅子座

獅獅聽到該偶像的不幸消息,沉默了。半響後,獅獅找個舒服的位子坐下,抱起了電話,開始打給蟹蟹,接著是雙子,然後是白羊,當然也不會忘了射手,還有……

於是這一天,十二星座都接到了自己的任務:

蟹蟹,寫一篇不少於200字的悼文。

雙子,列一個偶像生平大事記。

白羊,擔任追憶偶像音樂會的主唱,地點暫定為獅獅家的天台。

最後,獅獅也給自己安排了一個任務,就是到附近的西餐廳好好慶祝一番——幸虧,這回死的不是俺獅獅崇拜的那位啊!





處女座

處女是在晚飯後聽到偶像逝世的消息的。那個時候,處女正在廚房洗碗。客廳裡的電視機播出的這則新聞,也傳入了處女的耳中。在思維停頓了兩秒後,處女依然不動聲色,默默地刷好碗,哄孩子做功課,把家中的髒衣服洗干淨又晾好。

只有到了深夜,當家中的一切都沉睡在夢鄉後,他才會悄悄地爬起來,從床底下翻出一個精致的小盒子來,裡面有一本厚厚的日記,是少年時代的他為這位偶像而寫的。他細細地翻著看,時而微笑,時而嘆氣,最後合上日記,對著扉頁上那張自己和偶像的合影,輕輕地說:「親愛的,我們都老了啊!」





天秤座

在打聽好偶像是在哪個墓園的那塊墓地裡安身後,某一天的清晨,秤秤抱著一束花,來到了墓園。

剛跨進園門,秤秤一眼就看到了:自己偶像的墓地就在山上不遠處。因為,那裡簡直是一個花束、花圈和挽聯圍成的小島,在周圍墓地一片蕭條中顯得格外搶眼。

秤秤沿著石階一路的走上去,他看到著名作曲家A的墓,看到了著名填詞人B的墓,還看到了著名替身演員C的墓……秤秤在自己偶像的墓前猶豫了好久,終於決定——在這個墓園裡的每一個墓前各派一支花。





天蠍座

得知這個消息後,蠍蠍在很長很長的時間裡,都不會放過任何媒體對偶像的任何一次報道——悲傷的蠍蠍,用細密的思維去推敲報道文字中的每一個細節,用敏銳的眼光去觀察報道圖片中每一個人物的神情……

半年後,在娛記們經常上的論壇上,出現了這樣一個匿名帖子「偶像XX死因大揭密!」並附一張清單:

據本人精密調查,偶像XX遺產分配如下:

受益人A:45678902元XX山豪華別墅一棟XX區物業若干

受益人B:5678902元XX型名貴跑車一輛愛犬若干

受益人C:678902元……





射手座

射手得知消息後的第一個行動,就是跑去附近的音像店。雖然在這個時候,無論是CD還是大碟都會很貴很貴,射手還是會毫不猶豫的買下來,一大堆地抱回家,然後找到二十年前該歌星歌迷會的通訊錄,開始一個個地打電話「老友,今晚我這裡會開一場他的演唱會,能不能過來?」

也許有人過來,也許電話那頭早已換了主人,唯一不變的只有我們的射手,沉醉在舊日的歌聲中,微笑著相信自己終有一天會在天堂裡重遇當年的偶像,然後和他像多年不見的老友一樣拍肩、微笑、擁抱。





魔羯座

羯羯竊笑了,「二十年啊,二十年埋下的苦功現在終於派上了用場!」

他們開始掘地,挖出一個大大的壇子來,打開一看——錯了!原來是另一位十五年前的偶像B當年出的大碟。

羯羯思索了一下,開始拆牆,終於發現了一塊空磚,敲碎一看,唉呀,又錯了,這是一位十年前的偶像C的親筆簽名。

羯羯開始茶飯不思了——當年自己趁著獻花,硬從偶像A身上扯下的那顆紐扣放到哪裡去了呢?要是找不到的話可虧大了,我剛才還想著,到拍賣網上報價1000大元的啊……





水瓶座

瓶瓶作為某娛樂論壇的斑竹,自然不會放過這次絕好的新聞熱點。但是瓶瓶總覺得只懷念一人,也太不夠胸懷博大了。於是他在論壇上提出了如下議題:

(以下假設該偶像姓為A,名為B,逝世時間為D年E月F日)

1.懷念A姓的偶像(或藝術家)

2.懷念名字帶B的偶像(或藝術家)

3.懷念D年/E月/F日逝世的偶像(或藝術家)

4.論偶像AB逝世的社會學/經濟學/生物學/(以下省去N項)意義……





雙魚座

魚魚們始終不信,這一天就是自己偶像生命的終結。魚魚俯在你耳邊,輕輕地問:「你聽到了嗎?他又在天堂裡唱起了那支曲兒——那支令他在人間受到萬人矚目的成名曲。我看到了,他穿著潔白筆挺的禮服,優雅地撥動著豎琴,一邊歌唱一邊向我微笑,也許,也許他是等著什麼吧!」

魚魚突然羞澀起來,不說了。你若是好奇不過,追問下去。

魚魚們是會告訴你答案的——「我想,他大概在等著我走過去,把他吻醒吧!」

    全站熱搜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