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懷孕五個月,冒著骨癌的危險,打算生下孩子。

就在她做婚前最後一次航海旅程時,她遭遇海難。

在生命危急之時,她禱告著:「上帝!我不再跟你要求什麼了,只求你讓我的孩子活下去。」

對於台灣經濟有著重大貢獻的一位學者,他抗癌多年,癌細胞奔竄在他的血液裡,肝肺臟裡,骨髓裡,腦子裡。

他想:「所有的名利,現在對我來說都是可笑的事情。如果能夠,我願平平靜靜的過日子,寫寫東西,看我的孫女長大,帶她上學。」

在電影「鐵達尼號」中,令我印象深刻的是那最後的樂團,在最危急,最混亂中,他們依然堅守自己的崗位,「看不見」人生的悲歌,陶醉於自我的藝術領域。

一個人壽廣告,運用一個空難乘客在生命結束前的一段筆記「智子,好好照顧孩子」來點出人對生命的最後告白。

如果給你一個想像題:在你生命最終時,你「最後想要」的是什麼?

它會是你在耿耿於懷於懷的挫折沮喪嗎?

無論是不是,請為這題想像題做一個解答。

因為你會對你的沮喪有一個新的認識。

中世紀的義大利商人說道:「勤於結帳,保良誼。」

你與你自己是不是保持良好的關係呢?

請每日與自己結帳:問問今生的「最後想要」?

問問今日沮喪與自己的過往或是他人的孰大?

日日力行,你會更了解沮喪這個撒旦的把戲。

全站熱搜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