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八月最熱的聯考季即將落幕之前,由於從事深夜廣播主持工作以及寫作關係,我接觸的聽友、讀者族群,有很多都是這階段的年輕學子,所以在這一段時間裡,我經常會接到他們的信件和來電,分享他們相關的心聲。

我想,任何人在這個階段,內心一定是繁亂而徬徨的,因為這正是規劃人生的第一步啊。

我看見許多人游移在不明白自己興趣為何、是不是符合父母期許、還有未來社會有沒有我的一席之地、以及自己的選擇究竟是對或錯……之間,而不知如何是好,我更看見有些父母親強勢的意見,讓孩子的這份決定像拔河一樣,煞是累人!

這時候,我會想到我朋友陳冠宇來。

你要知道,以前的聯考制度還沒有現在這麼開通的推薦甄試等等的升學管道,所以冠宇從小一路辛苦的走過了許多學音樂的路程,而他現在已是個橫跨流行演藝界、音樂教育界以及古典演奏界的音樂家,這樣的心路歷程,實在值得人用心陪他想一回、走一回,因為這裡面有太多教育的、理想的、現實的問題和軌跡讓我們深省。

其實陳冠宇最早讓大眾印象深刻的是,他以「土產」音樂人才身分,在學生時代參加了法國浪漫鋼琴王子理查克萊德門來台舉辦的鋼琴大賽,而獲得總冠軍,於是眾人給他冠上了「台灣的理查克萊德門」、「台灣的鋼琴王子」等封號,從此他在音樂界平步青雲,演奏唱片一張又一張的推出,回響頗為熱烈。

有人說陳冠宇會走上鋼琴演的路和他父親開設樂器中心很有關係,但我相信這只是一個起點而已,因為很多事情往往是背景歸背景而已,要成為一專業而有貢獻的音樂人,辛苦的訓練過程和堅持才是最重要,否則夢想永遠只是夢想,興趣永遠只是興趣。

我訪問過冠宇非常多次,他曾經一再強調父母親對於培養孩子全力以赴去追尋人生夢想,扮演著一個鼓勵和檢查的關鍵性角色,孩子絕對會因你而更有成就,也可能因你而隨波逐流,他感謝自己的父母親一直給他機會去堅定對音樂的興趣、選擇和夢想。

不過,他說:「太早確定未來人生目標之後,在努力過程中,我有時還會有恐慌和遲疑的想法,並不是決定了就完全風平浪靜了,我常會問自己,我這一生就這樣了嗎?是音樂限制了我還是選擇了音樂?我還會不會有其它的可能呢?」

他會有這樣的想法,我相信是因為學習音樂路程是孤單而煎熬的,它的突破常常不是在你得了多少獎,修得多高的學位就一定會有多少音樂能量貢獻出來,而是像一輩子在交一個朋友吧,有時候它給你安慰,有時候你對它又不了解,有時候它卻又給你很多榮耀,給你很多朋友,而它就叫做音樂。

冠宇說他從大學開始,包括出國攻讀音樂博士學位,都是他自立更生,不再靠家裡的資助而完成的,以這樣的心路歷程他獨自體會的更深刻。

你知道嗎,雖然理查克萊德門音樂鋼琴大賽,為陳冠宇帶來全面的知名度,但理查遇到的危機和瓶頸,他同樣也領受到了。

因為即使流行和古典的音樂背景,讓他們在做音樂時能自由地呈現出更多的風貌,但受歡迎之後演奏的品質和產量能不能兼顧就成了他們最大的考驗。

冠宇曾經很明白的指出,自己在美國讀書的階段出過幾張「效果不好」「頗為倉促」的流行演奏專輯以籌措學費,現在他再回去聽,總會不盡滿意,不過我倒覺得那有一種活生生的美國留學生「打工唸書」的氣味在,也值得紀念啊。

他說:「所以一路走來雖然都滿順的,但是音樂工作者也是人,同樣會遇到不同階段的自我問題、環境問題,而考驗著你,影響你的抉擇,所以天下沒有一路康莊大道的事。」

現在,陳冠宇為了演奏視野擴展、層次的提昇和教學理想的實現而忙碌著,這是他目前所在的位置和所面臨的問題,他依舊有他現在的辛苦,不過我相信以他帶著台南人的純厚性格以及與時代緊密結合的年輕心態,我相信他還會給大家一段很長、很豐富的音樂之旅的。

事實上,從冠宇的身上一直有一種感覺,人不管主動選擇了或被選擇了哪些人生方向,你的生命問題仍會一程又一程的出現、不會停止,我們隨時要給自己檢查修正,同時也要給自己信心才可以找到自己在這個社會上真正的定位。

一輩子裡有很多可能,但每一種可能都很辛苦,不管那種可能是不是最好的那一種。

你還在思考你了解自己嗎?

你的興趣在哪裡呢?

你跟環境的關係如何呢?

或者你的未來會如何?

請你都給自己一點信心和承諾:「你會好好迎接各種考驗的,絕不放棄!」

我們都加油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藍色憂鬱 的頭像
藍色憂鬱

夢想天空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