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朋友家吃炒花生,非常芳香好吃,與平常吃的花生大為不同。

不禁好奇心大起,問起花生的做法。

朋友說:「一點也沒有特別的技術,只是用粗海鹽來炒罷了。」

朋友說著,從廚房櫃裡找出她所用的粗海鹽,原來是我們小時候在用的那種沒有處理過的鹽。

粗海鹽的結晶很大,像是染了米色的冰糖一樣。

朋友說,粗海鹽的味道很好,營養豐富,煮菜的時候,只要加一點粗海鹽,根本不需要加味素,就會齒頰留香了。

「像粗海鹽這麼好的東西被現代人捨棄,卻用了味道不好、營養稀少的精鹽取代,實在是很可惜。」朋友感慨的說。

這使我想起,從前許多好東西,因為被看為「粗糙」而捨棄了,不只海鹽而已。

曾經有一位朋友帶一包「糖蜜」來送我,糖蜜是制造蔗糖第一道手續所熬出來的糖,黑色、呈蜜狀,朋友說:只有這種糖蜜是有益身體的,像「特級砂白」的糖,對身體只有傷害。

有一些老東西雖粗糙,卻有非凡的價值,像我們許多年前穿的粗棉、粗麻布,一直到現在,還是頂尖時裝所追逐的。有一次去看「三宅一生」的最新時裝,不僅是最粗的棉,還弄得縐褶不堪,我心裡一歎:我小時候穿的麵粉袋不就是這樣嗎?

特別是食物,愈粗糙愈有益健康,像糙米勝過白米,黑麥麵包勝過白麵包、天然食物勝過加工食品,我們不斷的把食物做得精緻,事實上是在為自己制造禍害。

在「過度加工」與「過度精製」的時代,使我們產生了巨大的盲點,並把這些盲點傳給下一代,誤以為加工與精製是好的,那些傳統的、天然的事物反而被捨棄了。

我們坐在朋友的三合院裡,談著「粗」與「細」的倒錯,朋友突然站起來,走到廚房,慎重的拿了一包粗海鹽出來,她說:「這一包海鹽送給你,你拿回去煮,就會發現食物的味道全不同了。」

她的話裡有莊嚴的氣息,使我忍不住雙手捧著那包海鹽,內心湧著感動。

原來,一包海鹽也可以當作最好的禮物送人,這世上的一切都如許珍貴呀!

全站熱搜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