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結婚已有兩年了。

他愛好文學,經常寫文章放上網絡,可是從來沒有人去看。

他也會攝影,他們結婚的照片就是他自己拍的。

他很愛她。她也是。

她脾氣很大,經常「欺負」他,是個「辛辣小霸王」。

他脾氣很大,經常讓她,是個「廿四孝老公」。

今天,她又「任性」了。

她:「你為什麼不肯替我朋友的婚禮當攝影師?她答應價錢照付。」

他:「那一天我剛沒時間。」

她:「哼!」

他:「嗯?」

她:「什麼沒時間?你少寫幾篇鬼都不看的小說,不就行了?」

他:「我……總有一天,會,有人欣賞的。」

她:「哼!不管怎樣,你一定要替她拍婚禮照。」

他:「不行。」

她:「就只一次。」

他:「一次也不行。」

談判失敗了。

於是,她下最後通牒:「三天之內,必須答應,否則──」

第一天。

她「封鎖」了廚房、浴室、電腦、雪櫃、電視機、音嚮組合……

只有雙人床沒被「封鎖」,以示「寬宏大量」。

當然,她自己也要睡。

他不在乎,因為他口袋裏還有點零錢。

第二天。

她施以突襲,搜去他口袋裏的一切,並警告:「瞻敢找【外援】的話,一切後果自負。」他慌了。

晚上,床上。

他求饒,希望她結束這種非常狀態。

她不睬他。

決心不「軟」不能被他的花言巧語「迷惑」。

除非答應條件。

第三天。

晚上,床上。

他靠在床上,頭朝東。

她靠在床上,頭朝南。

他:「我們好好談談。」

她:「不答應條件不談。」

他:「我談的很重要。」她不吭聲。

他:「我們離婚吧。」她頭皮一炸,摸摸耳朵。

他:「我認識一個女孩。」她氣極了,想爬起來與他打一場。

但她又忍住了,要讓他把話說完,不能沒有「度量」,不過,她覺得眼睛有點濕了。

他從胸口摸出一張照片。

她猜出他是從貼身襯衫口袋裏掏出來的,因為前天只有這件襯衫沒有搜索過,是看走了眼。

他:「這個女孩很不錯。」她淚水出來了。

他:「而且性格也挺好。」她很傷心,因為他把別的女孩子的照片放在「貼心」的口袋裏。

他:「她說和我結婚後全力支持我寫作。」她很嫉妒,因為當初她也對他說過這話。

他:「這個女孩是真心愛我的。」

她想爬起來朝他吼:「我不也是?」

他:「因此,我想她是不會逼我幹我不願意幹的事的。」她在考慮,但她氣難消。

他:「你要看看我替她拍的照片嗎?」

她:「……」他把那張照片湊到她眼前。

她火氣很大,一掌打開他的手,再在他瞼上留下鮮紅的五指印。

他嘆了口氣。

她出了口氣。

他把照片放回口袋。

她把手縮進被窩裏。

他把燈熄了,睡了。

她把燈開了,起來。

他睡著了。

她失眠了。

她後悔了,不該對他這樣。

她又哭了,想了很多。

她要把他喊醒,要和他親親熱熱地談談。

她決不再逼他了。

她盯住他胸口。

她要看看那個女孩究竟是什麼樣子。

她摸出照片。

她又好氣又好笑,又想哭又想笑。

那是她自己的「標準照」。

是他替她拍的。

她俯下身來,在他的臉上親了一下。

他笑了。

原來他也沒有睡著。 





用心去過每一天,用心去對你愛的人,

充分珍惜你擁有的每一時光,人生不會重來,

相愛容易相處難,請以包容的心相待。





人與人相處

感情有時淡有時濃

只是不要忘記最初的相識情境

感情才能長久

戀人、朋友皆是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