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公認為美國歷史上最偉大的總統林肯,在他當選總統那一刻,整個參議院的議員都感到尷尬,因為林肯的父親是個鞋匠。

當時美國的參議員大部分出身望族,囪認為是上流、優越的人,從未料到要面對的總統是一個卑微的鞋匠的兒子。

於是,林肯首度在參議院演說之前,就有參議員計劃要羞辱他。

在林肯站上演講台的時候,有一位態度傲慢的參議員站起來說:「林肯先生,在你開始演講之前,我希望你記往,你是一個鞋匠的兒子。」

所有的參議員都大笑起來,為自己雖然不能打敗林肯卻能羞辱他而開懷不已。

林肯等到大家的笑聲歇止,他說:「我非常感激你使我想起我的父親,他已經過世了,我一定會永遠記住你的忠告,我永遠是鞋匠的兒子,我知道我作總統永遠無法像我父親作鞋匠做得那麼好。」

參議院陷入一片靜默裡,林肯轉頭對那個傲慢的參議員說:「就我所知,我父親以前也為你的家人做鞋子,如果你的鞋子不合腳,我可以幫你改正它。雖然我不是偉大的鞋匠,但是我從小就跟隨父親學到了做鞋子的藝術。」

然後他對所有的參議員說:「對參議院裡的任何人都一樣,如果你們穿的那雙鞋是我父親做的,而它們需要修理或改善,我一定盡可能幫忙。但是有一件事是可以確定的,我無法像他那麼偉大,他的手藝是無人能比的。」

說到這裡,林肯流下了眼淚,所有的嘲笑聲全部化成贊歎的掌聲。

林肯沒有成為偉大的鞋匠,但成為偉大的總統。他被認為最偉大的特質,正是他永遠不忘記自己是鞋匠的兒子,並引以為榮。

當六祖慧能去拜見五祖弘忍的時候,弘忍問他說:「你是哪裡人?來我這兒求什麼東西呢?」

六祖說:「我是嶺南人,只求向你學習佛法。」

弘忍笑說:「你是嶺南人,又是沒有受過教化的蠻人,怎麼能成佛呢?」

慧能說:「人有南北之分,佛性卻沒有南北的差異,蠻人的身份與和尚的身份雖然不同,佛性究竟有何差別呢?」

弘忍暗中賞識,最後終於把衣缽傳給這位嶺南來的蠻子,自幼喪父的樵夫。

批評、訕笑、譭謗的石頭,有時正是通向自信、瀟灑、自由的台階。

那些沒有被嘲笑與批評的黑暗所包圍過的人,就永遠無法在心裡點起一盞長明之燈。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