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一群朋友,是各行各業的大老闆。

可是到了玉山,都變成嗷嗷待哺的小男孩。

爬玉山,讓我們重新學到人生的道理。

我們固定爬山五年了。

三個月前有人突然說:「住在台灣這麼多年,怎麼能不去爬玉山?」

其他人也一時糊塗,以為自己還二十五,衝動地答應了。

爬玉山分兩段,第一段從2600公尺的嘉義縣東埔山莊走到3420公尺的排雲山莊,小睡後凌晨三點再從排雲山莊上3952公尺的主峰山頂。

也有人單日攻頂,簡稱「單攻」。

因為我們有幾位已經是阿公,所以沒有人想單攻。





第一名:董事長變原始人

星期四下午,十七位隊員脫了西裝領帶,跳上遊覽車。

半夜一點,才到東埔山莊。

大老闆一向高高在上,到這裡立刻矮了一截。

寢室是通鋪,洗臉台沒有熱水。

唯一的一卷衛生紙放在客廳餐桌,唯一的垃圾桶在室外。

沒有E-mail、沒有手機訊號、沒有名片可以交換,更沒有祕書可以使喚,第一個人生道理,油然而生:我們花了一輩子想當董事長,偶爾要回來做原始人。

做原始人,從呼吸開始。

習慣了錦衣玉食、三溫暖的浴室,突然間睡通鋪,紛紛叫苦。

原定七點起床,六點不到都醒來了。

當床和我們的背一樣僵硬,沒有人想賴床。

走到門外吸山裡的空氣,一夜失眠都值得了。

如果山裡的空氣是山泉水,平地的空氣則是鹹豆漿。

山裡的空氣乾、清、純,雖然稀薄,但原汁原味。

好東西不求濃烈,濃的東西通常都摻了雜質。

在山裡,我們忍不住一直呼吸。

在平地,我們只是允許空氣飄進鼻子裡。





第二名:輕裝簡從

吃完早飯,背起登山包,核對身分,坐車到登山口。

看著前方山勢,感覺背上的重量,這才醒悟:我們是綿羊。

從登山口到排雲山莊,約走七小時。

這段路不陡,但有些地方很窄,而窄路旁就是萬丈懸崖。

散步經過,都要小心,不要說身上還背著四十公斤的行李。

我們學到的第二個人生道理:輕裝簡從。

大老闆習慣有跟班,身後總有人提東西。

大老闆也有錢買玩具,所以出國需要三個LV皮箱,和一袋高爾夫球桿。

但那是平地,行頭讓老闆稱頭。

在玉山,行頭只會害老闆氣喘。

登山包上肩那一刻,我後悔台北的生活太複雜,而我竟把那種生活的道具都扛了上來。

筆?

不用了,沒燈給你寫字。

手機?

不用了,沒訊號。

充電器?

別傻了,沒插座。

保養品?

別笑死人了,上面連洗手池都沒有。

上玉山,要把生活必需品減到最少:防水保暖衣帽、頭燈、鐵碗鐵筷、毛巾,這就夠了。

其他東西都用不到,也背不動。

董事長的生活,總是不斷往上加。

原始人的生活,必須一直向下減。





第三名:沒人能踽踽獨行

因為大家都背了不必要的行李,每隔半小時就要休息。

休息時,補充水分,和第三個人生道理:人生路像玉山,你不可能獨自走過。

嚮導是個像《海角七號》中茂伯那樣直爽的老鳥,休息時他警告:「玉山只有一條路,每天幾百人在上面,但山難還是一直發生。你要注意前後的人,不然自己或別人掉下去,沒人會聽到。」

此語一出,我們突然覺得前面山友的屁股真好看。

嚮導威脅:「你們一步一步好好走,不要受傷,我做了三十年,從來不背活人!」

大老闆常把活人當死人一樣使喚,但在玉山,沒人聽你使喚,於是我們學到求助的重要。

求助別人,除了掉下山崖時有人聽到,是當背包重到扛不下去時,有人分攤。

扛不下去,未必是因為什麼大東西。

有時候只因為多裝了六顆公家的蘋果,就變得寸步難行。

走了三小時,來到白木林觀景台。

我偷吃掉一顆,把剩下五個交給一位比我還瘦小的隊友。

「你OK嗎?」我問。

「我OK啊。」他回。

毫不起眼的對話,是我能走下去的唯一原因。





第四名:不需要吃那麼好

八小時、十次休息後,我們在下午五點到達排雲山莊。

八十個來自各國的山友齊聚一堂。

那真的是「一堂」,整個山莊只有一間教室那麼大,兩間通鋪寢室以穿堂隔開。

飯菜裝在鐵製洗臉盆中,放在門外,大夥兒摸黑著舀,一下雨就把洗臉盆拿回屋內的穿堂。

我們吃著摻了雨的花椰菜、香菇、蠶豆湯,咀嚼出第四個人生道理:人不需要吃得那麼好。

這裡沒有頂上魚翅,因為頂上是3952公尺的主峰。

這裡沒有進口紅酒,五度的溫度只有紅色血液在竄流。

黑漆漆的廚房煮出來的粗茶淡飯,卻讓習慣吃排毒餐的老闆們吃了三碗。

原始人日出而做、日入而息。

寢室七點半熄燈,平常此時我們甚至還沒踏出辦公室大門。

我和剛認識的女登山客「睡在一起」。

熄燈後,我們零星的交談就像天上的星星,既遙遠又接近。

這裡沒有KTV讓你唱歌,我卻發現講話是自古以來最好的娛樂。

隔著睡袋沒有任何肢體碰觸,我卻覺得她才是我的公主。

兩點半起床,清粥小菜後分批攻頂,趕在五點半前登頂看日出。

一顆顆頭燈照在漆黑的山路,好像星星掉到山壁間彈跳。

但抬頭看星星,它們還在天上,閃亮得像櫥窗裡的Tiffany鑽石。

我的老闆朋友們買得起Tiffany,卻已失去了去買Tiffany的心意。

我的老闆朋友們曾夢想去摘星,如今忙著摘掉像星星一樣大的腎結石。

我們都無法回到過去,卻可以來到離過去最近的地方。

那地方在今晚,叫作玉山山頂。

登頂前一小時最危險。

因為路窄而陡、空氣稀薄,而且一片漆黑。

平時體力最好的朋友因為懼高症而開始發抖,平時最吊兒郎當的朋友卻自願殿後。

一位朋友牽著另一位,半步半步走。

一位朋友低下頭喘氣,大口大口吸。

任何人有狀況,整條隊伍停下。

但沒有人不耐煩,因為每個人其實都嚇得要死,偷偷把握別人出狀況的時機喘息。





第五名:玉山無法征服

最後十分鐘,天色慢慢放亮。

我發現黑夜很漫長,但天亮只在一瞬間。

終日沉溺於挫折,挫折便奴役了你。

但當我們把挫折或黑夜當作習慣,陽光便悄悄出現在山的另一端。

漆黑的山路和沉重的行李下,解脫似乎遙遙無期,但我們不停下腳步。

不停就是不停,就算龜步和龜息,還是要走。

登頂沒有獎杯,陽光出來反而很熱。

但我們繼續向前走,因為後退很boring,而且沒有朋友同行。

太陽和我們同時到達山頂,我沒有預期的那麼高興,因為想到待會兒還要原路走回去。

但那一剎那,我疲憊而和平。

另一隊說:「恭喜你們征服了玉山!」

但我知道:「我們並沒有征服玉山。」

日出日落,玉山一直在那。

這麼多年人來人往,一直有山難。

沒有人能征服玉山,我們只是在爬玉山的過程中,逼出了自己體力和內心的極限,然後用一步接一步的方法,突破那些極限。

沒有人能征服玉山,我們頂多只是征服了自己。





第六名:重心放後面

登頂後大功告成?

不!

其實下山比上山危險。

因為下山速度快,容易傷膝蓋、扭到腳。

人生也是這樣。

大家總以為上台難,一輩子汲汲營營往上爬。

卻沒料到下台更難。

爬上檯面的比比皆是,優雅下台的有幾個?

嚮導大吼:「側身、蹲低、重心放後面!」

這對大老闆們,豈不是強人所難!

我們花了一輩子強出頭、往前衝,怎麼能叫我們蹲低一點、重心放後面?

但不服氣歸不服氣,仔細一想有道理。

畢竟我們都已經開始人生的下坡路,不需要也不應該再頂天立地、正面迎敵。

就把重心放後面吧,讓更年輕的人才去搶、去爭、去衝鋒、去達陣。

下坡路再繼續衝,又能衝到哪裡?

上坡時忙著攻頂,眼中只有山頂。

下坡時沒有目標,反而能欣賞上坡時錯過的美景。

三天兩夜的旅程,就像一夜情:壓著重物、不停喘息、沒有前戲、大汗淋漓,結束後第一件事,是去沖洗。

我們回到各自原本的生活,玉山上的登山包換成更重的業績壓力,玉山上急促的呼吸變成公司中找人出氣。

山下,我們的床不像山上那麼硬,唯一硬的是我們的心。

山下,我們的食物不是放在臉盆,唯一丟在臉盆的是下屬的尊嚴。

訓練到能上玉山的狀態要三個月,恢復到山下的狀態,只要一念間。

但那個周末仍偶爾在我心頭浮現。

會議室中的氣溫,有時比山頂還低。

商場的空氣,有時比山頂更稀薄。

在現實世界,我們不得不把道德的標準降低,卻發現越低的地方,空氣反而越稀薄。

於是當我在平地呼吸困難時,會想起在高山上朋友們互相「打氣」的情景:分攤背包、掩護撒尿、深夜聊天、一起失眠。

我知道:那才是難以「單攻」的高峰,那才是我們走這一趟,真正的意義。

全站熱搜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