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深人靜時想想自己在生活中的某些…想想自己人生的缺憾,我真的想對自己說聲「對不起」。

我渴望真誠,但我也時常虛偽,有時面對自己最討厭的人,還要微微一笑,為了面子,不願意太得罪人。

我最不喜歡在外應酬的場合,那種用笑容來答謝對方的方式令我感到疲憊,面對別人討論的自己不喜歡那些話題的,也要偶爾說上幾句。

人們常說在外人前只能講三分真話,為此我曾戰戰兢兢,說真話別人不愛聽,說假話違背自己的良心,也許我不會完全講出真話,但我绝不願意講假話,最後我只好選擇保持沉默,有時想想這樣活著真累,可我還是要自己安慰自己:現實本來如此!

我喜歡開心快樂,但我卻常常給自己的心添加沉重淒慘的情緒,而且對悲劇的故事總是難以忘卻,對悲傷的歌曲也特別容易記住,我也不知道為什麼,那種淡淡的憂傷情懷特別能打動我,讓我自己的心情也融入其中,我也看過些喜劇和笑話,當時也確實能讓我心情舒暢,但是過後好像發現它們的確沒有憂傷能令我長久的得到一些精神上的東西,所以如果說同時看一部喜劇和一部悲劇,我可以肯定的說悲劇給我的印象更深些,它將人性的痛苦昭然若揭,在一段充滿傷痛的洗禮中用無言的淚花洗卻世俗的汙濁,使人得到心靈上的安寧。

面對自己在乎的人時,我會對他說出心中最想說的話,面對自己並不太在乎的人時,我也能用真心講出動聽的話語,而如今,對於有些人,有些話,我只能放在心裡對自己講、對空氣講。

還有一些自己早就應該做的事情遲遲沒有做,而有些無關緊要的事情卻被自己做的很好。

整日忙忙碌碌,卻發現自己在做著一些不喜歡做的事,在生活中,在與人的交往中,自己一直在扮演著不喜歡的角色。

我也想過自己喜歡過的生活,可想聽聽音樂都覺得好奢侈,以至於好多次只能在睡前聽會自己收藏的歌。

我喜歡聽音樂,但我卻不懂音樂,不會樂器中的任何一種,在所有樂器中我最喜歡的是葫蘆絲,不單單是因為它好聽,我還喜歡鋼琴,有一次看過一篇纏綿悱側的愛情故事之後,裡面的那個女孩很喜歡彈鋼琴,她愛上了一個自己不該愛上的人,那個人也同樣愛她,而且彼此動了真情,但最後她為了找回尊嚴,也為了找回原來的自己,她還是毅然離開了他,她在離開他的前一天晚上彈了一夜的鋼琴,想了很多很多,想起了很辛苦但不依賴任何人把她拉扯長大的媽媽,想起了貧困但快活的童年,想起了以前天真活潑、獨立自主的自己,想起了現在錦衣玉食但成天擔驚受怕的自己,所以她還是選擇了離開。

鋼琴對於她不僅僅是一種樂器,更是一種精神的寄托,人活著一定要有可以讓自己寄托情感的方式,這種方式我也真的很喜歡。

我喜歡大海,但我卻從來沒有見過真實的它,我只能千百次的想像它的博大與深沉,想像如果有一天,我真的可以見到它會是怎樣的心緒澎湃,我喜歡穿白襯衣和牛仔褲,我也常想像著的自己靜聽著海浪的聲音,海風從我的身邊吹過,與我的襯衣一起翩然起舞的聲音和樣子,甚至我還想學學,學學電影裡的人漫步海邊,一邊裝作若無其事的望著大海,一邊迎著濕潤的海風拔撩起遮住視線的一縷長髮,再學學他們怎樣聳聳肩,怎樣嘆口氣,然後告訴自己如果不幸的事情已經鑄成,就做出無所謂的樣子,既然一切都這樣現實和具體,就讓來的來,讓去的去吧,海水與淚水永遠都是那樣相似,卻又那麼不同,就像人與海同樣都有著漲潮和退潮,可是海卻從來不會同情人的淚水,人與人之間的山盟海誓卻永遠也說不完,就像那滾滾而來的潮水,一次次向我的心底湧來,淹沒了我的思緒,然而在它退潮之後,那些思緒又會更加清冽明晰。

我喜歡在夜晚看滿天繁星閃爍,它們仿佛離我是那樣的近,星星知我心,它閃爍著我內心深處的樂與悲,我遠遠的凝望它,我已不再想要得到什麼,因為得到了以後,有一天我又會失去,我無法忍受失去的痛苦,也許我根本就得不到自己真正想要的,既然這樣,不如就這樣默默的欣賞與凝望。

我知道它們喜歡安靜,但我不知道它們有沒有一些想對我講的話,因為我就是這樣喜歡靜靜的時候讓自己的思想情感任意遊戈馳騁,我把切切的思念,寄托星光的撫遠,希望它知道我心願。

此時夜深人靜,我在想生活中可以去追求的東西實在太多了,我心中有一些切實可行的夢,也有些虛妄無邊的夢,有些夢或許一生都不會實現,但我不願抱怨,甚至我也不會去奢望什麼,人生的缺憾往往也可以反襯人生的另一種完美,我不可能每天過自己最想過的生活,我不可能讓自己天天都快樂,我不可能讓己的每一個夢想都成真,我也不可能為自己找可以掩蓋這一切的藉口,我只想對自己說聲「對不起」。

    全站熱搜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