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我下夜班回家,已經很晚了,我在衛生間洗嗽,忽然聽到門口有動靜。

好象是有人在門口撬我的鎖。

於是我大喝一聲:「誰,幹什麽?」

誰知道那賊卻在門口答道:這麽晚了還不睡覺,搞什麽搞。

說完就沒有聲音了。

我一時不知所措。





第二次,我白天在家休息,正在上網的時候,忽然聽到廚房有聲音傳過來,我輕輕的走過去一看,原來是個小偷撬我的防盜門窗。

我抽出一把菜刀走過去對他說:「你要幹什麽,再不走我就報警。」

那賊不慌不忙地收起工具,然後對我甩出一句話:「你有病呀,家裏有人,做個聲呀!害的老子白忙活了半天。」說罷轉身走了。

我哭笑不得。





第三次,我一個人在街上散步,一個十五、六歲的小男孩掏我的衣服口袋,我轉過臉對他說:「小孩,掏什麽。」

「廢話,當然是錢了」小孩答道。

我看他是小孩子,就嚇唬他說:「我沒有錢,你不用再來掏,要不然送你去公安局。」

小孩瞪了我一眼說:「你沒有錢,還凶什麽凶!」

說完氣呼呼地走了,我一時氣的說不出話來!





第四次,公共汽車上覺得腰間癢癢,好像內衣帶子斷了似的,不過沒在意,下車時聽見車上有人說:「搞啥嘛!鈔票縫得這樣結實,還綴內衣裏,到商場咋往出掏?」





第五次,某次出差回來,剛下火車,發現包的拉鏈被拉開了。

打開一看,資料還在。

不過資料的空白處多了幾排小偷寫的字:「這麽漂亮的包,裏面不放錢,你沒錢擺什麽闊?浪費我的感情!」





前不久,朋友送給我一只名叫樂樂的京巴小狗,這小狗通體純白,還特講衛生,從不在家裏隨地大小便,每次便急,它都會提前「汪汪…」叫上兩聲,然後往我給他准備好的托盤中大小便,這樣一來省去了很多麻煩;星期天上午,我帶著樂樂去了趟銀行,在銀行的營業大廳裏剛取完款,「汪汪」樂樂突然衝我叫起來。

我知道它又要出恭了。

這雖然不是咱家,但也要遵守社會公德呀!

急中生智,連忙拿出剛在報攤上買的報紙給樂樂方便。

樂樂如願以償地拉了個痛快。

事畢,我小心地用報紙把這堆廢物包成一個紙包,一手拿著,一手牽著樂樂向外走,準備扔到街邊的垃圾筒中去。

剛走到馬路邊,只聽「嘎」的一聲,一輛摩托車急刹車停在我的身邊。

就在我發愣的一瞬間,坐在後座上那個戴墨鏡的小夥子一把奪過我手中的紙包,伴隨著強烈的馬達轟鳴聲,摩托車隨即飛馳而去。

我站在路邊半天沒醒過神來。

隱約聽到幾個剛剛目睹了這一幕的過路人小聲談論著:「這哥們真夠倒黴的,剛出銀行門就讓人給搶了,有幾萬吧?」

全站熱搜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