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個人的記憶都是自己的私人文學。──英國文學家赫克斯科

有個女孩被男友劈腿背叛。

分手不久,女孩就聽說他喜孜孜地挽著新女友出門。

新女友不但臉蛋姣好、身材高挑,據說還是個千金小姐。

自己哪裡比得上人家?

女孩的心好像被插了一把刀,徹底被撕裂了。

長達數年的「療傷」期間,她簡直生不如死。

經過兩人曾經去過的地方、聽到電台傳來一起聽過的情歌,都一次比一次更強烈地掀起她的傷疤。

她也陸續交了幾個男友,但總覺得沒有一個比得上當年那個「他」。

女孩絕望地想:曾經滄海難為水,我曾經跟這麼完美的人交往,怎麼可能再接受其他的男孩呢?

一年又一年過去,女孩在職場打滾多年,逐漸褪去了往日的青澀,也早已將那個男孩埋藏在內心深處。

只是偶爾想到他,心頭還是一陣隱隱的痛。

就在一個夕陽璀璨的傍晚,女孩下班後走在繁忙的街頭,遇見了他。

他也看見了女孩,微笑地向她走來。

他的一切都還是這麼完美!

她的心初戀般「怦怦」跳個不停。

兩人閒聊了幾句,決定共進晚餐。

多像是愛情片裡,數年不見的舊愛在街頭巧遇,愛苗似乎有太多重燃的理由。

但,人生畢竟不是電影。

一在餐廳坐下,女孩就發覺不對勁了。

男孩沒有徵詢她的意見,擅自決定了一桌的菜;他在餐桌上滔滔不絕地說近年的「豐功偉業」,如同她辦公室裡那些喜歡自吹自擂的中年同事;他的眼睛好像比記憶中來得小,指甲裡藏有汙垢;天啊,吃飽飯,他竟然打了一個大大的嗝。

晚餐結束,他輕挑地問:「想不想來我家?」

「不了。」她毫不考慮的拒絕了。

這天,她突然明白過來:自己心中的那個「他」,早就不存在了。

她念茲在茲的早已經不是那個男孩了,而是她心中殘存的幻影。





討論

故事中的女孩與難以忘懷的舊情人相聚,沒有浪漫的結局,只有血淋淋的事實。

是男孩改變了嗎?

不,其實改變的不是那個男孩。

因為「愛」讓人眼盲,因為「愛」好像迷幻藥,讓我們以為舉目所見,都是最美好的,即使那個人早已不在身邊,也不例外。

因為我們總會不自覺的美化自己的記憶,認為「得不到的,就是最好的」。

許多走不出情殤的人,從來不曾發現:我愛的已經不是他了,而是一個幻影。

我有個好朋友,失戀後到廟裡求籤,誰也沒料到這支籤點醒了她。

她抽到的籤詩,其中的一句是「李白水中撈月」。

水中明月怎麼可能撈得起來呢?

不是大汗淋漓白忙一場,就是跌到水裡,活活淹死。

那個剎那,她覺悟了什麼是幻影,什麼是真實。

我們的心湖中,倒映著我們「錯失」的一切。

那倒影可能是無緣的舊情人,可能是一份得不到的工作,可能是一次錯失的良機。

面對這個倒影最好的方法,就是朝它扔一顆石頭!

水面起了波瀾,影子也就散了!

然後我們抬起頭,大步地向前走。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藍色憂鬱 的頭像
藍色憂鬱

夢想天空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