詩人邂逅了淑女,這是一個美麗的巧合。

詩人來時,游意已倦。

可意外的遇見了淑女。

興致一下湧起,委隨而至。

詩人知道唐突,君子般的就謝過一道茶,便離開了。

意猶未盡,亦是無可奈何。

詩人不能盡興,也是不捨,像女子住所旁的桃樹一樣。

逶迤千言,卻不得說出口。

一切只是個意外,那就留給這樣滿是桃花與羞澀的風景一個意料之中的結局吧!

如果有緣,總會相見,「人生無處不相逢。」

詩人撇下蒼茫飄渺的詩意,含笑踏步離去。

他身後的女子,似桃花般含羞的立在桃樹枝邊,默默地,宛若融進了一片片粉黛的胭脂裡,和桃花一起,溫暖濕潤著這一片世俗之外的秀山秀水。

等待又一個桃花盛開的日子,詩人的期待,比桃樹凋零的時間還要久。

一年了,整整一年了。

他來到那片桃林時,意料之中的繁盛桃花讓他本就澎湃的心,更加洶湧了。

詩人的直覺告訴自己,吸引他再次前來的,不僅是這滿園的桃花,更是在那桃花樹下的美麗女子。

他是特意來看淑女的。

意外與失落的是,詩人並沒有看到女子的身影。

詩人惆悵於胸,也懊悔於心。

粉色的桃花似一抹抹流酥,飄蕩在那間詩人很熟悉的房屋旁,也飄揚在這濕潤的春色裡,飄落於詩人淡淡憂傷的心裡。

只在驀然間,看盡世間路。

詩人滿腹的詩意無處揮撒,悄悄細雨裡,有種東西在微微聳動,發芽,生長。

詩人不敢想像,欲訴不休,欲訴不休。

他已經在自言自語了,那種叫相思的東西已經在他心裡生長起來了。

詩人清醒地知道這一切,他不再敏感這了。

相思的紅豆,他寧願擁有。

詩人的才氣是真實的,就像他對淑女的相思一樣真實。

詩人甚至是一個癡情的人!

所以,詩人會有滿腹的句子。

他只是隨心而吟,隨意而吟。

而止於詩人意象裡的絕句,卻在這滿園的桃花前,渾然天成:「去年今日此門中,人面桃花相映紅。人面不知何處去,桃花依舊笑春風。」

詩人悻悻不捨,含淚捧起一瓣鮮艷的桃花,嵌入衣袖中,消失在粉紅的世界裡。

即使桃花依舊,又怎樣呢?

因為沒有你,即便桃花依舊,我又怎能安心而愉快的去欣賞呢?

第一次聽到這個故事時,我心裡冷冷的。

如果可以,我寧願是故事中的那個女子,我不會把傷感留給詩人;如果可以,我還希望自己是一無所知的女子,那樣,我甚至連傷感都可不用給別人。

不知道,有時便不再煩惱。

雖然,我知道,女孩後來是死了,是為思念詩人抑鬱而死的。

我時常幻想著,在桃花零落的深谷,有絕艷的孤影在獨自徘徊。

我猜測,那影子就是那個淑女。

不知道,在那個淑女重生以後,在面對著詩人滿心的若霧惆悵時,在面對屋旁絕美的桃花舊景時。

是否,那盛情而淡雅的桃花也會於心不忍的流淚呢?

我不是詩人,我也不是淑女。

我什麼人都不是,我只是自己。

為了一個虛榮的明天,我一再傻傻的向前,慌亂地將自己殘忍地放棄,我會得到什麼呢?

在回憶這個很久前的故事時,我突然醒悟:除了疲憊,我什麼都得不到!

想想桃花依舊的詩人與淑女吧,想想他們幸福的生活,還有,那一園繁華的開在世俗之外的美麗桃花!

這不是故事,這,是屬於我們所有追逐愛與夢想人的期待與幻想!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藍色憂鬱 的頭像
藍色憂鬱

夢想天空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