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春後,閒暇時,獨自一人到田野裡去走走。

從公路下到地裡,沿著田間的小路慢慢往田野的深處走,經過一個冬天的寒凍,小路上的土軟軟的、鬆鬆的、泡泡的。

輕輕踏在上面,彷彿踩在海邊鬆軟的沙灘上,有一種深入和被接納的快感。

路邊是成片的油菜地,地裡的油菜雖然很瘦弱,但都倔強的綠著,而且挺直了腰桿,不想在天寒地凍的時候耷拉著腦袋,可能它們也知道春天向它們走來了,冬天也快要回到遙遙的北方休眠去了。

偶爾,有一棵樹在地間矗立,像是為它周圍的地把天撐起來,看得見樹上的新葉已經在開始打苞了,原來連樹每年也會為自己編織新的衣裳。

一隻鳥飛過頭頂,接著是另一隻,都是從南邊飛來的,有的在樹枝間找去年的舊巢、有的還在繼續往北飛,可能它的家在更遠的北方吧。

鳥兒真是聰明的動物,它一年四季總是不停的飛啊飛,雖然很累,但它總生活在充實的生活中,並享受到了生活和生命的樂趣。

和鳥兒相比,人就苦多了,人不是不能過鳥兒遷徙的生活,只是人的牽掛太多,想搬一次家也太不容易,於是只能在一個地方一住就是多年,雖然由此少了很多的勞累之苦,但也少了許多快樂的體驗,少看了許多精彩的世界。

這麼邊看邊想,我在這開闊的曠野裡悠閒地走著,風迎面吹,雖然立春有一段日子了,但乍暖還寒季節,風吹在臉上,還是有股寒意,但從風中,我聞到泥土的氣息、油菜苗的氣息,這是春天的氣息,這氣息讓我清醒、給我快樂、帶給我一絲冬天裡沒有的溫存,何況,還有陽光照著、摟著。

這個春節,天始沉沉的陰著臉,現在,被天關了很就的太陽,終於能把她積蓄的熱量,傾灑給她愛著的萬物,在春天剛剛抬頭的日子,有陽光的呵護和摟抱真是件開心的事。

此刻,怕不只是我有這份對陽光的感恩,這些地裡的莊稼、田頭的樹木、天空飛翔的小鳥,他們一樣會感謝這久別的陽光。

是啊,春天來了,我們可以打開門和窗子了,我們可以脫下身上厚重的衣裳了,這時,很閒逸的走在這田野了我,就盼望什麼時候,我也能對世界痛痛快地敞開自己的心。

全站熱搜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