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天前,我和一位朋友搭計程車,下車時,朋友對司機說:「謝謝,撘你的車十分舒適。」

這司機聽了楞了一楞,然後說:「你是混黑道的嗎?」

「不,司機先生,我不是在尋你開心,我很佩服你在交通混亂時還能沉住氣。」

「是呀!」司機說完,便駕車離開了。

「你為什麼會這樣說?」我不解地問。

「我想讓台北多點人情味。」

他答道:「唯有這樣,這城市才有救。」

「靠你一個人的力量怎能辦得到?」

「我只是起帶頭作用。我相信一句小小的讚美能讓那位司機整日心情愉快,如果他今天載了二十位乘客,他就會對這二十位乘客態度和善,而這些乘客受了司機的感染,也會對週遭的人和顏悅色。這樣算來,我的好意可間接傳達給一千多人,不錯吧?」

「但你怎能寄望計程車司機會照你的想法做呢?」

「我並沒有寄望他。」

朋友回答:「我知道這種做法是可遇不可求,所以我盡量多對人和氣,多讚美他人,即使一天的成功率只有百分之三十,但仍可連帶影響到三千人之多。」

「我承認這套理論很中聽,但能有幾分實際效果呢?」

「就算沒效果我也毫無損失呀!開口稱在那司機花不了我幾秒鐘,他也不會少收幾塊小費。如果那人無動於衷,那也無妨,明天我還可以去稱讚另一個計程車司機呀!」

「我看你腦袋有點秀逗了。」

「從這就可看出你越來越冷漠了。我曾調查過郵局的員工,他們最感沮喪的除了薪水微薄外,另外就是欠缺別人對他們工作的肯定。」

「但他們的服務真的很差勁呀!」

「那是因為它們覺得沒人在意他們的服務品質。我們為何不多給他們一些鼓勵呢?」

我們邊走邊聊,途經一個建築工地,有五個工人正在一旁吃午餐。

我朋友停下了腳步:「這棟大樓蓋得真好,你們的工作一定很危險辛苦吧?」

那群工人帶著孤疑的眼光望著我朋友。

「工程何時完工?」我朋友繼續問到。

「六月」一個工人低應了一聲。

「這麼出色的成績,你們一定很引以為傲。」

離開工地後,我對他說:「你這種人也可以列頻絕種動物了。」

「這些人也不會因我這一句話而更起勁工作,這對所有的人何嘗不是一件好事呢?」

「但光靠你一個人有什麼用呢?你不過是一個小民吧。」

「我常告訴自己千萬不能洩氣,讓這個社會更有情原本就不是簡單的事,我能影響一個就一個,能兩個就兩個。」

「剛才走過的女子姿色平庸,你還對她微笑?」我插嘴問道。

「是呀!我知道!」

他答道:「如果她是個老師,我想今天上她課的人一定如沐春風。」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藍色憂鬱 的頭像
藍色憂鬱

夢想天空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