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變世界的起點很浪漫、近乎奇想,然而,人因夢想而偉大,就算失敗,也是個美麗的失敗!

「公益不是退休富人的贖罪券,而是青春年少的蛋白質。」

做善事不必等退休;投身公益也不見得要創辦社會企業。

有了創意的發想,努力去實踐,人人都可以行善。

眼望著堆在家中近3000公斤、90麻袋的咖啡生豆,吳子鈺的心情錯綜複雜。

「一年前還是嘴巴裡講的東西,現在咖啡豆裝在印著『雨林咖啡』的麻布袋中,真的回來了!」

達成使命的成就感,加上理想在現實中衝撞的挫折,箇中滋味宛如眼前堆積如山的咖啡,苦澀中帶著甘甜。

這些吳子鈺口中「100輩子都喝不完」的咖啡豆,是4個月前他親赴印尼,以高於產地3~5%價格直接向農民購買進口的頂級阿拉比卡咖啡。

今年36歲的吳子鈺,濃眉大眼,921地震後不曾再修剪過的三千煩惱絲隨意紮在腦後。

意外的是,粗獷的外表下,他有顆敏感、細膩又近乎孩童般的心。

民國88年921後,吳子鈺一直在家鄉東勢參與災後重建工作;4年前南亞海嘯後,他又與建築師謝英俊、大隘文化生活圈協進社總幹事蘇詩偉等社運前輩一起到印尼受災最嚴重的亞齊省訪視,此行開啟了他探索、瞭解印尼之門。

隨後他就讀的台大環工所指導教授於幼華參與了蘇門答臘北方Bakkara村的環境永續發展計劃,更種下如今吳子鈺在台灣賣起蘇門答臘「雨林咖啡」的種子。

在得知印尼年產35萬公噸咖啡、是全球第4大原豆出口國,而蘇門答臘的雨林卻以每年200萬公頃的速率消失中;更在驚覺台灣現階段生活消費所需資源來自全球,必須要耗用29個台灣才足以支撐,自己也是環境的「剝削」者時,吳子鈺決定要為印尼do something。

「沒有貼近追索,沒有謙卑反省,同情和理解就無從發生,行動也無從展開,」吳子鈺說。

目前台灣市面上所銷售的公平貿易咖啡,幾乎都購自西方特許商,而吳子鈺要做的是,直接到產地農村去進行第一線採購。

為了籌募資金,他開始寫信給朋友,請他們努力轉寄,希望號召400位長期訂戶,採2年為期、一個月一磅的方式,預購他滿懷理念與抱負的雨林咖啡。

雖然反應與他預設的目標有很大差距(目前只有二十多位),吳子鈺仍在去年12月親赴亞齊省咖啡產地Takongon拜訪。

今年6月,他花費台幣80萬元,從農民手上買回第一批、總計3公噸的雨林咖啡。

「雨林咖啡走的是社會企業路線,利潤不分配給股東,而是回饋當地農民。」

吳子鈺指出,整個計劃分3部分,公平貿易是起點,他要讓咖啡交易透明化,帳目、利潤的使用完全公開。

後續的「雨林計劃」,則把雨林咖啡的盈餘用到熱帶雨林的關懷和復育上。

目前贊助雨林研究計劃的行動已經展開。

今年6月,吳子鈺與蘇門達臘蘇北大學的生物系主任簽署協定,從9月新學期開始,提供一位教授(5000美元)、5位研究生(每人500美元)合計7500美元,從事當地熱帶雨林的基礎研究,累積雨林相關資料庫。

「我衷心盼望他們能成為印尼擺脫貧窮的種子。」

吳子鈺心懷感激地說,由於雨林咖啡目前還賣出不到十分之一,營收困難的情況下,這筆研究經費是由老師於幼華教授「贊助」的。

吳子鈺以2年為期,把它當作是一種實驗。

如果2年後計劃仍能存活,吳子鈺希望能進一步以購買或承租的方式,開始進行雨林復育工作。

吳子鈺坦承,雨林咖啡計劃「很浪漫、近乎奇想」,然而,人因夢想而偉大,就算失敗,也是個「美麗的失敗」!

最讓吳子鈺感動的,是那二十多位雨林咖啡計劃的最初支持者,除了熟識的朋友外,竟有一半是只憑網路上的一封信就出資支持的陌生人。

支持者是吳子鈺心中很大的助力,「為了他們,不管再怎麼辛苦,我也要不折不扣地把計劃完成!」吳子鈺堅定地說。

    全站熱搜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