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夜,思緒似銀光灑滿一地,讀著唐詩宋詞的古韻,靜思其遠,幽幽的讓心深邃。

是誰清唱,隔岸紗窗孤影,庭院深深深幾許,獨依燭影闌珊,誰在聽伊人相思寂寥,流年已白,不見馬蹄聲,紅顏瘦,幾淒涼,只能,飛花入夢與君偕。

風吹葉兒落滿地,惆悵一地掃不盡,今兒月明,小橋流水清清,昔年與君共橋頭,今夜獨自橋徘徊,顧影自憐潭中人,一絲白雪染鬢角,二條魚紋留眼梢,三番過往寫額頭,人,老,情還未歸。

不曾想,已過千年,夢難忘,夜,還是那夜,天空還是那片天空,改變了的只是時間和人心;

思念,在我空寂的心里張揚,淡淡的月光,履滿屋邊青苔,如思念般青澀,我,已經只剩下惦記你的思念了。

總喜歡一個人在夜里靜思,讓淚沾染思念的味道滑過臉頰,哭泣不是我的多愁善感,而是對你的眷念,一顆心在夜里被月光映照得忽明忽暗,我什麽也不在乎,只在乎你的幸福。

夢若飛花與你共,此生註定相思苦。

你問我:「你是我的過客嗎?我真的不知怎麽回答,千百世,風水不停的轉,也許,前世我是你的過客,而今生我們是對方的過客。」

落筆入了夢,揮毫寫下花兒片片,思念是風,卷起淡淡愁眉,墨跡未幹,而我又如何讓你見我的思念,千世前的溫柔,已經被我揉碎了在夢中。

花落,夢醒,人依舊!

    全站熱搜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